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作家莫言谈1976年9月9日:毛主席怎么能死呢?

2011年12月22日 07:24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彭子诚 陈敬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闲话不说,书归正传。

轮到我发言了,我也想学刘甲台,哭出一点眼泪,赢得班长的表扬。

但心里没有悲和恨,挤鼻子弄眼,死活也哭不出来。其实,我特别希望能恢复高考,因为像我们这种中农子弟,永远不能被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哪怕你手背上都磨出了老茧。

当时,所谓的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纯属一句空话。

每年就那么几个名额,还不够公社干部的子女们抢的,哪里轮得到村里人?

但如果是凭考试分数,我也许还有希望。因为我的大哥就是在“文革”前考上了大学。尽管内心对《决裂》有看法,但我还是装出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痛骂了资产阶级的教育路线,痛骂了邓小平妄图复辟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狼子野心。

痛骂之后就是歌颂,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文化大革命”有啥成果?其实我也不知道。

从这里也以看出,中国老百姓里,其余的绝大多数,都跟我一样,是一些人云亦云的糊涂虫,让批刘少奇咱就跟着批刘少奇,让批邓小平,咱就跟着批邓小平。有时候心里有那么点别扭的感觉,也闹不清是怎么回事,但我想,即便我像张志新一样发现了真理,也未必有勇气挺身而出。手里掌握着真理,又不敢挺身而出,这种痛苦肯定比感冒严重。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生就“难得糊涂”了。想当年郑板桥创作这句座右铭时,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说到这里,忍不住又想瞎扯几句。孔夫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理解这话,就是要敢于承认自己觉悟低,不要像有的人那样,林彪当副统帅时,祝他“永远健康”的调子喊得比谁都高,但等到林彪一出事,马上就换了一张脸,说: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东西跟在毛主席身后,一脸的奸臣相。

我们正批着邓小平,业务科的一个参谋满脸神秘地走进来。我们单位人少,干部战士之间的关系很随便,这个参谋是高干子弟,据他自己说他爹跟国家领导人多次出国访问,还把一些模模糊糊的、发了黄的照片给我们看。

虽说是高干子弟,但他却出奇的吝啬,好占小便宜,夜里值班时,常从窗口钻进厨房偷鸡蛋,被我们警卫班擒获过多次。因此他在我们班里一点威信也没有。

他一进来我们班长就往外轰他:“滚滚滚,没看到我们在批邓?”

他不说话,过去拧开了班长床头柜上那台红灯牌收音机,顿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男播音员那沉重、缓慢的声音响彻全室:各位听众请注意,各位听众请注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于今天下午四点播放重要新闻,请注意收听……

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谁也没听过这样的广播。

有什么事接着说不就行了么,为什么还要等到下午四点?

我们班长毕竟是老兵,政治经验比我们丰富,他的脸顿时就严肃了起来。

他盯着那参谋的小瘦脸,低声问:“会有什么事?会有什么事?”

参谋把班长拉到门外,低声嘀咕着,不知说了些什么。班长进屋后,看了我们一眼,好像要对我们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

我们都盯着他看,他说:散会吧,各人把东西收拾收拾,给家里写封信吧。

班长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他跟我们的管理员是密友,两个人通宵达旦地研讨马列主义,我看到他钻进了管理员的宿舍,知道他们俩又研讨国家大事去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班长走了,刘甲台为了王,他说:要打仗了,肯定是要打大仗了,我估计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弟兄们,准备着上战场吧!

刘甲台的话激得我热血沸腾,打仗好啊,我太盼着打仗了。

因为家庭出身不是贫下中农,政治上不受信任,见人矮三分,自卑得很,上了战场,用勇敢、用鲜血洗刷耻辱,让他们看看,中农的儿子作战勇敢、不怕牺牲,牺牲了也给爹娘挣一块烈士的牌子,让他们在村子里昂起头、挺起胸,再也不必见人点头哈腰……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主席 作家 言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