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文革”群众权力争逐:签订和解协议立即被撕毁

2011年04月11日 09:33
来源:社会科学论坛 作者:唐少杰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尽管兵团总部为了加快成立“革委会”而同“414”代表坐到一起谈判并签署协议,这实际上等于承认了“414”的“合法性”,但是,“414串联会”可谓“变本加厉”,不仅不承认“四项协议”,而且公开地无视谢富治以及北京市革命委员会的权力和权威,这也就意味着清华文革两派的问题解决已不是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力所能及的了。

本文摘自:《社会科学论坛》2005年第11期,作者:唐少杰,原题:《“文革”群众权力争逐的典型例证》

1967年初,“文化大革命”(以下简称文革,且不带引号)进入了全国性的夺权斗争阶段。根据文革“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部署,各单位(或部门)和各地区按照“三结合”原则(即由解放军代表、革命群众组织代表、革命领导干部代表)组成文革的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1966年12月经过上述“司令部”授意、出自打倒刘少奇等需要而成立的“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在其出现的四个月里,因为在文革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分歧和论战,致使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这一文革著名的群众性组织于1967年4月14日分裂为“团派总部”和“414串联会”(又简称“团派”和“414”或“四派”)。对于清华大学可能出现的“革命委员会”而言,“解放军代表”由于是上级指派而没有什么争议,“革命群众组织代表”和“革命领导干部代表”由于上述分裂而无法达成两派群众的共识。而“革命委员会”问题直接关系到两派的权力地位、权力分配等,更主要的关系到两派权力的合法性即权威性与否的问题。十分有趣的是,刚刚产生不久的四派所投入的与团派斗争的“角斗场”就是这类问题。

1967年4月30日,井冈山兵团总部根据“新形势”召开扩大会议,做出了《关于建立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决议》,宣布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以下简称“革筹小组”)由“革命群众代表”、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总部第一号人物蒯大富以及革命教职工代表、革命干部代表11人组成。兵团总部所说的“新形势”,名为文革进入建立文革权力机构的筹备和建立阶段,以及北京一些高校逐渐建立起革命委员会等,实为针对“414串联会”的成立,兵团总部竭力加快使自己的权力合法化、权威正规化的步伐,从而打击“414”。5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的庆祝观礼活动上,毛泽东、林彪等接见了新成立不久的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全体成员并合影留念。身为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常委的蒯大富还把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的袖章献给了毛泽东。周恩来在与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员座谈时,关切地向蒯大富问起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何时成立,并答应派军代表来清华。蒯大富回清华后把上述消息传给大家,一时间兵团上下喜悦有加,出现了“毛主席关心咱井冈山人”“毛主席给咱井冈山人撑腰,咱井冈山人为毛主席争气”等大标语①。

5月2日,“革筹小组”开始与兵团总部一起具名行文,发出通知,于5月3日至7日集中召开全校批判大会,除了几个官样文章的内容之外,一个内容就是批判无政府主义思潮,这显然是针对“414”的。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文革 414 蒯大富 谢富治 周恩来 革委会 红卫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