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导演李文化:文革时红卫兵令我岳母“只能吃草”

2011年02月12日 09:38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文化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我真的想一走了之。可忽然想到,这样走不符合组织原则,当初是拿着介绍信来的,现在还必须拿着介绍信回去向北影领导报到。我找到八一厂政委把情况说了一遍。领导哭丧着脸,双手一摊:“哎呀,我们都瘫痪了,都没有人身自由了,还开什么介绍信呢?”我转头去故事片主任的办公室。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主任对在门口监视站岗的红卫兵说:“你们喊着让人家滚,人家是拿着介绍信来的,还得拿着介绍信走啊。”红卫兵瞥了我一眼,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冲主任一挥手:“快点办啊,快点回来!”主任被放出来,给我开了介绍信。

这天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一阵喧闹声。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是岳母,垂手而立,衣衫不整,神情呆滞,刺眼的是一头秀发被剃成了阴阳头。她胸前挂着一块牌子,上书“地主老太婆”几个大字。老太太周围,几个红卫兵怒目而视,很显然,他们就是这个场面的制造者和守卫者。

我没有回房,在大门口巴巴地等着。爱人回来得知此事,眼泪立刻涌出眼眶,扒开人群,抱住母亲失声痛哭。一个红卫兵把人群驱开,手里端着一盘草:“记住!她是地主婆,地主婆不能吃饭,只能吃草。”然后手一挥:“你们可以走了!”他也回到自己家,但还是不时地推开我家的门,狠狠地说:“只能吃草,不能吃饭!”

又急又气的老太太,嘴角不停地抖动,真要吃那些草。我急忙把盘子拿开,朝门外看一眼,回身把门插上,端来饭菜让老人吃饱。再把盛草的盘子蹭到老太太嘴边,附在她耳朵上说:“妈,装个样子,不要真吃。”随后忙把插着的门打开,以免红卫兵砸门。老太太会意地点点头,红卫兵果然不时过来巡视,发现老太太已吃了草,得意地把脖子扭了几扭。

随时带着一份检讨

经过一番周折我又成了北影厂的人。

想不到刚进厂大门,就看到大字报:“大毒草”《早春二月》的摄影师李文化站出来,在大会上作40分钟检讨。我心里清楚,《早春二月》导演谢铁骊成了“黑帮”,进了“牛棚”,自己等于是陪谢铁骊。一天里大喇叭随时都有可能喊:“‘大毒草’《早春二月》的摄影师李文化出来开会检讨!”为了适应形势,缓解环境的强大压力,我连夜写了一份一个半小时的检讨书,反思自己的错误和罪责,尽量做到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开大会时,我上台,头一低,打开稿纸,从头到尾,照本宣科,一念一个半小时。

说不清哪天大喇叭又会喊:“‘大毒草’《早春二月》的摄影师李文化要作20分钟检讨。”我立时“腾”地一下站起来,摸出上衣口袋里一个半小时的总检讨,从里面挑出几段,凑够20分钟应付,上台就念,念完了就走。那段时间,这份检讨一直放在衣兜里。

电影学院摄影系的教师还组织起来,专门批《早春二月》,包括摄影方面的错误。所谓错误就是:你拍得那么好,就是为资产阶级服务,就是属于个人内心的资产阶级倾向。

北影厂和社会上的红卫兵一样,四处审查、抓人、批斗,即便是厂里的人也互相斗。转机恰恰在最混乱的时候到来了。先是派来了支左的工人宣传队,接着在1967年9月,毛主席的警卫部队8341军宣队派驻北影厂,两者合起来统称工军宣队。工军宣队一进厂,立即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规定所有职工都在北影厂统一住宿,男女分开,统一搭地铺;进行军事化生活管理,吹号起床,跑步训练,统一学习。另外,批斗和“打砸抢”一切行动听指挥。在一系列措施下,失控的北影厂逐渐有秩序了。

(批《早春二月》暂告一段落,李文化又获得了拍片的机会,开始了“政治导演”生涯,包括把《红色娘子军》搬上银幕,历经命运跌宕,直到1979年导演《泪痕》获政府奖、百花奖才重获艺术的青春。)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李文化 文革 红卫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