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文革时周恩来对红卫兵运动提出10条要求
2010年11月18日 10:17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随后不久,周恩来还主持制定了不得对被批斗干部进行体罚的有关规定。

为保护各级领导干部,主持制定相关的政策。

为了制止种种令人触目惊心的违法乱纪行径,保护各级党、政、军领导干部,周恩来提出必须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制定有关“文化大革命”的各项政策,并认真进行政策宣传、教育。首先,周恩来要求红卫兵和造反派注意政策界限。

1966年9月13日,他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第二司令部全体红卫兵大会上,对即将分赴广西、长沙、成都、广州串连的一万二千多名红卫兵讲话,强调要注意党和国家的政策,严格区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区别文斗和武斗,区别校内和校外,区别国内和国外。他指出:并不是所有文教机关、党政领导机关的当权派,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现在有一些领导同志犯了错误,但犯了路线、方向错误的是不是就是黑帮?不能那样讲。不要滥用黑帮这个词。上海有人问我是否说过上海市委不是黑帮,是革命的?这话我确实讲过。不能说犯路线错误就是不革命,就是反党。不能把人民内部矛盾一下子提到敌我矛盾。②

为了严格区分两类矛盾的性质,注意分清政策界限,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9月14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碰头会,研究制定有关“文化大革命”的政策、措施。会议决定,先由各部门负责人指定人员组成小组,收集材料,研究并提出问题和初步处理意见,提交中央碰头会讨论后,报毛泽东审批,或中央政治局讨论决定。当天,根据会议精神,陶铸主持起草了《关于抓紧研究文化大革命中有关社会政策问题的通知》,并报周恩来审定。《通知》提出在当前文革中急需解决的8个政策问题。其中有:对地、富、反、坏、右分子的改造处理政策;对民主党派、民族资产阶级、工商联及其代表性人物的政策;对自然科学家和其他高级知识分子政策;以及华侨、外事、民族、宗教等政策。

周恩来对这个《通知》稿作过多次审阅、修改。9月23日,他批写道:“上述八个问题均请中央文革小组考虑先行派出各报社记者或其他工作人员,分赴有关方面和重要城市进行调查研究,收集材料。”“拟国庆节后在碰头会的务虚会上,按问题缓急、准备如何,排列先后,一个个地进行讨论。”

在研究制定有关“文革”政策的过程中,受到江青等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刁难、阻挠。为制定“文革”中有关经济政策,9月20日,周恩来致信江青,要求他们不要拖延。信中写道:“文化革命中有关经济政策方面,农业和工业方面、科研两个通知发出后,对生产很有利。财贸和手工业一个通知修改稿,已送文革小组几天,务请商伯达同志抓一下,以便议后再提请中央政治局讨论。”

为制定和贯彻好“文革”中的有关政策,9月22日,周恩来召集国务院各口、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他在会上提出,领导干部要“宣传解释政策”。他说:“干部要经得起考验,要清醒,不要怕‘炮轰’,戴高帽子也不要紧。在群众面前,要敢于承担责任,接受委屈。红卫兵是新生事物,势不可挡。对他们一是支持,二是保护,三是宣传解释政策。不能利用两派互相斗争,否则,把问题复杂化了,越闹越麻烦。‘黑帮’、‘黑线’不要再用了。‘黑五类’这个说法也不好。”③

周恩来不仅主持研究制定“文革”中的有关政策,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宣传、解释这些政策,而且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围绕政策问题,周恩来在许多场合,为保护各级领导干部和各界人士,反复强调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缩小打击面,扩大教育面。

仅举数例:

1966年8月24日,为了有组织地集中向红卫兵宣传、解释党和国家的政策,根据周恩来的意见,中共北京新市委成立了北京市大、中学校红卫兵联络总站,并由市委书记雍文涛主持总站工作。26日,周恩来在成立大会上讲话指出:设立联络总站的主要任务是宣传、解释党的政策。党中央、国务院在总站内设立办公室,及时解决红卫兵提出的问题。

随后,9月1日和10日,在两次红卫兵座谈会上,周恩来听取红卫兵们的意见,并有针对性地向他们宣传、解释党和国家政策。对于周恩来苦口婆心地宣传、解释党和国家的政策的情况,雍文涛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周总理为稳定大局所作的不懈努力》一文中写道:“正确宣传、解释党的政策,首先是我们的周总理。从8月下旬总站成立到12月中旬,我被江青点名停止工作的3个多月时间里,周总理为教育引导青少年按照党的政策办事,亲自参加红卫兵组织召集的大型汇报会、座谈会等在40次以上。小型的、个别的约见谈话就更多了。无论是大型会议,还是小型个别会见,周总理都不失时机地向青少年宣传、解释党的政策,作了大量工作。有些会议长达四五个小时,有些会见谈话则是通宵达旦进行的。周总理在青少年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他那种不辞劳苦、日以继夜地忘我工作和高度负责的精神,激发了同志们宣传党的政策的热情,克服了畏难情绪。”④

10月3日,周恩来接见来京参加国庆观礼的全国红卫兵代表时说:党内领导人犯了路线错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绝大多数党、政领导机关不是黑帮,属于方向性、路线性错误。对兄弟民族领导干部要抱爱护态度,要体现党的民族政策。破“四旧”、立“四新”也要经过社会调查,这是个长期任务。中国封建统治时间那么长,封建势力那么浓厚,习惯势力那么大,要一下解决问题是不行的。在大民主下,要有高度的集中,有些权力不能下放。法律逮捕权应掌握在法院手中,宣传权,党报、新华通讯社、广播电台等,不能由哪个红卫兵组织使用。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你们就会出偏差。

10月15日,周恩来接见“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有关人员时,针对有人提出“上海以总理说上海市委是正确的讲话为盾牌,压制革命”,明确指出:“我给上海市委打电话,说过他们不是黑帮,是革命的。革命反革命是敌我矛盾,正确不正确是人民内部矛盾。这是两个问题、两种不同性质的矛盾,一定要区分开来,不能混淆不清。我已讲过多次了。”

10月28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周恩来对前一时期研究制定的一些有关“文革”的政策规定,作了实事求是的解释。在谈到有关干部政策问题时,他说:对党、政各级领导,红卫兵有权要他们到现场解释问题,检讨承认错误,但无权决定停职反省和罢官,也不应该扣人、抄家,也不要打人、体罚。要向红卫兵讲清楚这些政策。对红卫兵做工作,我个人的经验,有四条:一是敢于挺身而出,跟他们接触;二是热情支持他们;三是先当学生,才能当先生,灌输式的没有不碰钉子的;四是站稳立场,解释政策,不能什么都让。

11月27日,周恩来在接见来京师生和群众组织代表时强调指出:要区分两类矛盾,犯路线错误的同志,一般说是人民内部矛盾,我们应该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来解决。他还说:大民主,也应该有个限度。谈民主、自由,要与集中、纪律统一起来。要尊重、信任专政机关和人民解放军。对各级党、政领导的罢免或停职反省,是各级党委和中央的权力。最后通牒的方式不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办法。

1967年1月25日,周恩来在“首都科技界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新反扑大会”上讲话,强调指出:夺权斗争要严肃认真,不能放任自流,不允许无政府状态。对犯错误的干部要一分为二,不要扩大打击面。“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是无政府主义思想,不是毛泽东思想。不能说因为革命了,愿意怎样就怎样。这是无政府主义。

1月29日凌晨,周恩来接见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造反派时,严肃指出:戴高帽子、罚跪、扒领章、游街、抄家,这是不好的,是对解放军的污辱。当权派也有好的,任何时候都要一分为二。当得知造反派不唱萧华作词的《长征组歌》时,他说:人家有一点错误,就连人家歌子也不唱了?!要唱,我还要唱呢!萧华是人民内部矛盾,他过去是“红小鬼”。

1月31日,周恩来接见全国机要人员代表时,严厉批评北京的一些造反派随意抓走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和省、市、自治区负责人的违法乱纪行径。他强调说:一定要事前打招呼,不然,可能会出意外的乱子。这个乱子不是小乱子,是关系到我们党、国家和人民的命运问题。他还特别嘱告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秘书局和国务院秘书厅的工作人员:“就怕我们内部插一刀,背后插一刀,我们毫无防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刘武生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