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9年:“贵族阴谋”谣言与法国大革命的激烈化
2010年08月27日 15:55 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三、贵族在大革命中的命运

1789年7月14日,巴黎民众攻占了巴士底狱,尽管这是一起偶然事件,“它是由纵横交错的恐慌引起的,而夺取武器的欲望、接二连三的误会、狱长的愚拙则直接导致了事件的爆发,”11但是,它在显示革命爆发的偶然性、残酷性的同时,却成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事件,成为反抗专制主义最伟大的行动之一。随后,大革命便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了。群众被发动起来了,革命如火如荼地展开。当声势浩大的全法国人都起来造反的时候,没有谁知道大趋势是走向何方。然而,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确出乎当时所有人的预料。发动了大革命的贵族们,当大革命真正到来时,却招致了飞来横祸。法国大革命的红色里浸染着贵族的血。

阅读法国大革命的史料,我们无法不对“大恐慌”时期留有深刻的印象。对于大恐慌时期关于贵族阴谋的谣言我将在稍后提及,这里先让我们看一下它的部分后果。

阿瑟·扬曾描写过贝桑松地区的情况:

“在这个地区的山里和沃苏勒发生的犯罪行为接二连三并且惨不忍睹。许多城堡被焚毁;另一些被洗劫一空;封建领主们像野兽们一样被人驱赶捕捉;他们的妻子和女儿遭到绑架;他们的文件和证券被付之一炬;他们的全部财产被捣毁。那些因为自己的行为和品德早已声明狼藉的人反而安然无恙。……”12

在旅行途中的阿瑟·扬需要不停地向阻拦和怀疑他的人表明自己属于第三等级,否则就会被当作贵族,那将是不可饶恕的。

有一个议员曾描述:“在弗朗什孔泰、马孔和博若莱,150座城堡遭到焚毁!烈火有烧尽一切财产的危险……难道还需要再谈那些对贵族的残杀和凶暴行为吗?……”13费里埃后爵这样描写:一个贵族在他已临产的妻子面前被肢解了;另一个被吊在井里;这里有人被烧焦了双脚;那里有人被拔掉眼眉和头发……他说:“……许多贵族在吞噬了他们城堡的火焰中丧生,国民议会正是在这些人的尸体包围中颁布了关于禁止侵犯合法财产的神圣占有权的法令!14”

最终,在各种压力下,在诺阿耶子爵和艾吉永公爵的提议下,贵族们开始做出让步与牺牲。在国民议会的一片嘈杂的讨价还价声中,贵族们同意将自己的非法所得被捐献给整个法兰西民族,贵族特权也随之土崩瓦解。这就是著名的“8月4日之夜”。

大众对贵族进行革命,至少应该有一个前提,即贵族与大众之间长期的不信任。这种互不信任是导致谣言起作用和暴力发生的心理前提。互不信任的存在主要的原因就是等级制。等级制的存在,一个最重要的表现就是特权等级享有第三等级所不享有的特权。贵族享有荣誉、经济和财政方面的特权:佩剑、教堂专座、被处死时受斩刑而非绞刑,尤其是不承担人口税、养路徭役、留宿军队等义务。他们还有狩猎权,并独揽军队、教会、司法及行政部门的高官要爵。拥有领地的贵族还可以从农民身上征收封建捐税。当然,仔细考察起来,“贵族并不是一个统一的、真正意识到其整体利益的社会阶级。”15但是,说贵族是一个特权阶层无疑是能够成立的,在维护自己的特权方面,贵族是毫无异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例如,他们破坏纸券的信誉,试图阻碍国有产业的出售;他们甚至对穷人说,特权阶级的破产将使穷人失去劳动和施舍。

平民大众并非是天然就接受这样的等级安排的。在大革命前夕,农民的生活日益艰难。税收压得农民们喘不过气来,什一税和领主征收的贡赋更令人不堪忍受。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尤其是到特殊时期,如灾难、饥荒、政治危机等时刻,人民大众更容易倾向于把自己的利益与特权阶层的利益对立起来,这也正是革命的固有之意。所以,早在攻陷巴士底狱之前,很多地区已经发生了农民的暴乱。农民们组织起来,袭击贵族乡墅和修道院,焚毁文契档案,强行取消领主权。

法国农民对小块土地有着特殊的偏爱,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村的土地暴动开展地也非常积极。在1790年,法国农业获得丰收,但是,地方性的危机并没有因此平息。资产阶级并没有热心于农民的利益,1790年3月15日法国重申贡赋必须购买,这使农村继续处于混乱状态。各地农民起义不断。日益严重的威胁促使贵族以更加强硬的态度进行抵抗,由此引起的贵族的反动和流血惨案使混乱局势进一步恶化,使阶级对抗更加严重。

作为特权阶层,贵族自然不乐意放弃自己长期享有的特权。这对我们而言就像理解“有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样容易。第三等级也很快相信,贵族将顽固地维护他们的特权。贵族们很快就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反对第三等级代表加倍和反对按人投票。贵族们当时并没有充分地估计到他们这幺做的后果将是多幺严重。首先,贵族的做法让人们产生了种种怀疑,而怀疑又转向反面的肯定:贵族将不择手段地压垮“村俗小民”;贵族将解散三级会议;贵族将坚守城堡,挑起内战;贵族要让第三等级陷入饥饿,为此他们已经存粮囤积……16

本来,三级会议的召开给平民带来了深切的期望,它似乎预示着美好的生活即将奇迹般地开始,正像一个贫穷的妇人在7月14日向阿尔蒂尔·扬格所诉说的那样:“听说,一些大人物将为减轻穷人的苦难做点好事,……愿上帝给我们带来好世道,各种赋税实在太重了。”17然而,贵族不但对这个希望视而不见,却还要埋葬人民的希望。于是,人们把对贵族的不信任和对乡匪盗患的恐惧结合了起来。一种恐惧气氛迅速蔓延开来。而贵族勾结外国势力的传言更加重了人们普遍的担心,以至于几乎整个第三等级都相信,贵族在搞阴谋。很快地,人民就表现出了革命情绪:既然你在搞阴谋,我就可以杀你!从1789年7月起,一些平民就擅自进行监禁、施刑和杀人。年底,阴谋似乎已被挫败,镇压就放松了。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昝涛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