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一大”与会者:为何有人不认真?

2011年06月28日 07:2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官君策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毛泽东在“一大”上做了什么?

关于毛泽东的行止,与会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反应,在会上他非常沉默,几乎完全不说话,静静的听别人讨论发言,即使是休息时候,也不过是在房间中溜达,有人向他打招呼也看不到,因为被人评论是“书呆子”“神经病”。

会场转移到嘉兴时候,根据王会悟的记忆,毛泽东随同众人来到了嘉兴,包惠僧也回忆说:“记得开会时,何叔衡与毛主席坐在一起,在我的对面。”这种说法似乎是证明了何叔衡并未中途被撵回湖南。

但是,毛泽东自己却从不回忆关于在嘉兴南湖开会的点滴,倒是他的一位友人萧瑜记得,曾与毛泽东一同坐火车来到了嘉兴,并且共住一间房:

“会议在游船上继续进行,舒适华丽的16米长的游船飘荡在水面。代表们品尝着南湖的鱼,决定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并且每个月向莫斯科的总部汇报。那天晚上毛泽东很迟才回到旅店。他打开蚊帐,爬到双人床上与萧瑜睡在一起,他热得满身是汗但没洗澡。第二天早晨,毛泽东没有去参加会议。他起得很迟,这是他的习惯。他起来后便与萧瑜一起去杭州览胜。他们在西湖附近的花园、小山和寺庙中度过了整整一天。”(《毛泽东传》,作者:[美]罗斯·特里尔)

毛泽东游览杭州一节,与刘仁静后来的回忆相符,不过,刘仁静是在参加完“一大”后与友人前往西湖,并未与毛泽东同路,仅仅是在西湖偶遇,彼此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刘仁静》,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这样一看,借着开会的机会游山玩水,也似乎是此时毛泽东心中的迫切愿望,毕竟这个时代一向手头很紧的他,突然手上有了一笔“巨款”,略微放松下,游览下杭州、南京,会会老朋友,也是人之常情。

究竟是谁引来的巡捕?

中共“一大”召开时候,参加会议的不过十五个人,地点又是上海租界,而租界当局是在7月31日公布新规定,禁止租界内大规模的群众聚集事件,这样说来,召开“一大”的时候,并不违法,为什么会招来巡捕的跟踪甚至踹门搜查?

这事比较怪,比较正统的说法,是因为马林,这位荷兰先生1921年3月从莫斯科出发,不走西伯利亚,反而悠悠在在的在欧洲旅行,途径维也纳、威尼斯,通过苏伊士运河,科伦坡、巴东、新加坡、香港到达的中国。这一路转悠,看不出是参与共产主义活动,怎么看都好像是旅游。可马林旅游都不安分,在经过维也纳时候,还被当地警方逮捕并驱逐出境。正是由于他引起了上海租界当局的注意,才让中共一大召开中间被人踹门。

现在也有观点指出,早在6月份,租界就得到了日本方面的情报,说“支那”共产主义组织要集会,其中还有日本人参加云云。虽说,这份来自日本警视厅的情报把时间弄错(6月30日),可地址却明确无误的指出是“上海法租界贝勒路”,即今天上海中共“一大”会址。

远在千里之外的日本警视厅何以情报如此准确,已经不可考,但是,当年法租界巡捕督察长薛畊莘的一段话,却让我们听后感觉分外惊心动魄:

1921年6月底的一周,中央巡捕房的便衣巡捕在公共道路萨坡赛路(今淡水路)上例行巡逻时,拦下两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操着一口北方话,紧接着在他们身上搜出两颗手雷。带回巡捕房政治组后,我们对这两人进行审问,最终了解到,这是北京政府许诺,如果能将这两颗手雷扔到共产党开会的地方,就给他们一万大洋。他们还透露,即将在7月开会的12位红色政权领导人中的一人,将开会的信息出卖给段祺瑞元帅,而这天被认为是共产党的成立之日。(《同舟共进》2011年第5期作者:苏智良原题为:《夜闯中共一大会场的不速之客》)

难道说,就在中共刚刚成立,“一大”代表中,已经有了叛徒?或许,这将是千古之谜。若是按照这种说法,马林身上岂不是背了长达90年的黑锅。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周佛海 陈公博 毛泽东 巡捕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