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日“花冈和平纪念馆”落成

2010年04月12日 14:00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谢德良

西松建设建立二战劳工赔偿基金

本报驻日特约记者 谢德良

10月23日,日本西松建设公司设立2.5亿日元(约合1850万元人民币)赔偿基金,用于对二战劳工的赔偿以及建立纪念碑等事项。日本《朝日新闻》24日建议,“鸠山政权应从道义出发,向受害劳工道歉并促成其他相关企业行动起来,彻底解决二战劳工受害赔偿问题。”

10月23日,日《每日新闻》以“强制中国劳工案:中国原告和西松建设达成和解……设立赔偿基金并谢罪”为题,进行了全面报道。

1944年,360名中国劳工被强掳至日本广岛县做苦力。从1998年起,邵义诚等5名中国劳工及遗属共8名原告,向广岛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获得2750万日元的赔偿。但该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诉讼请求。

2004年,邵义诚等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并获得广岛高等法院的支持。广岛高等法院认为,“1972年签署的中日《共同声明》,并未明确写入放弃(中国人的)个人索赔权”,且“时效主张明显违反正义原则”,勒令西松公司按原告要求支付赔偿金。西松公司不服判决又上诉至日本最高法院。

2007年4月,日本最高法院审判长中川了滋最终裁定称:“根据中日《共同声明》,中国人的个人索赔权已遭放弃,在审判层面上,原告没有根据提出诉求。”但中川了滋同时建议,“对于受害人所受的精神及肉体痛苦,期待相关者作出救济努力。”

共同社在报道该裁定结果时分析认为:由于原告的索赔权本身被否定,类似中国劳工索赔案都将以败诉而告终。但很多坚持正义的日本法律从业人士,一直没有停下支持中国劳工进行诉讼的脚步,同时也在摸索诉讼以外的解决方式,并曾建议日本政府与企业成立总额1千亿日元的基金。

2009年10月23日,西松公司和8名原告在东京达成和解协议,决定向包括8位原告在内的360名二战中国劳工进行赔偿,还将赔偿对象扩大到曾被强掳至新泻县为该公司劳动的180名二战中国劳工。该公司所设立的受害救济信托基金,总额为2.5亿日元。

《每日新闻》的相关报道中显示,基于1942年的内阁决议,在1943年至1945年间,有4万多名中国劳工被强掳至日本的企业、煤山和港湾,其中6830人死亡。在此后的二战劳工赔偿诉讼中,只有“花冈事件”中的受害劳工和日本鹿岛建筑公司达成和解、获得赔偿。该报特别提到:德国在处理类似二战劳工问题时,政府和企业共同创设基金,向受害劳工进行补偿。

《朝日新闻》24日评论认为:中国劳工被强掳的事实明了。如果日本政府不积极行动起来,劳工赔偿问题就不能得到彻底解决。希望“秉持直视历史理念”的鸠山新政权拿出相应勇气,和相关企业联手解决该问题。

另据共同社10月23日报道,为纪念造成强掳中国劳工死难的“花冈事件”,由日本当地居民筹资建设的花冈事件纪念馆顺利落成。

1945年,在日本投降前夕,很多中国劳工被强掳至鹿岛组花岗办事处当苦力,残酷的劳动环境使劳工们忍无可忍,奋起反抗,结果遭到镇压,约400名劳工遇难。日中邦交正常化后,中国劳工生还者及死者家属向鹿岛建设公司提出了道歉、赔偿与建造纪念馆三项要求。鹿岛方面进行了道歉,并在2000年与受害方达成和解、设立救济基金。23日,这座纪念当年受害中国劳工的“花冈和平纪念馆”落成。

在纪念馆落成仪式上,“花冈和平纪念会”副理事长谷地田恒夫表示:“建设该纪念馆的意义,在于由作为加害者后代的我们将其建成,以此表达不再重复历史悲剧的决心,有助于更好地赎罪、建立真正的日中友好关系。”共同社评论指出:由当地人建设、反思加害行为的纪念馆在日本实属罕见。

[责任编辑:刘延清]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