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以张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立宪派支持袁世凯上台

2012年04月10日 16:33
来源: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杨波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张謇绕道彰德过访袁世凯,一夕深谈,达成默契。袁对张说:“有朝一日,蒙皇上天恩,命世凯出山,我一切当遵从民意而行,但我要求您,必须在各方面,把我的诚意告诉他们,并且要求您同我合作。”张謇对此感奋不已,满意而去。张袁的政治默契,反映了资产阶级立宪派对袁世凯深笃的政治感情和隐约的期待。武昌起义后四天,以立宪派为主体的江浙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就开始制定拥护袁世凯以收拾大局的计划,即有名的“惜阴堂策划”。

本文摘自《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年02期,作者:杨波,原题:孙中山让位给袁世凯的原因探析

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最终以孙中山让位给袁世凯而落下了帷幕。当历史的幕帐徐徐落下的时候,绝大多数的资产阶级——革命派和立宪派都在为他们的这一选择而欢欣鼓舞,只有当袁世凯称帝的野心逐步昭然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的选择是如此的愚昧。从那时起,人们就开始进行反思:为什么当时会把民国的政权拱手让给袁世凯呢?对这一问题许多历史学家都曾作过解释,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愚以为,孙中山先生让位给袁世凯,不是某一个人的主观意愿,有其复杂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是历史合力作用的结果。

第一,辛亥革命以后的国际国内形势,呼唤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收拾局面,而此人非袁世凯莫属。

武昌首义猝然发动,猝然成功,全国各地积极响应,不数月半壁江山易帜,革命形势发展如此蓬勃,如此喜人,但是蓬勃之下掩盖着混乱,欢喜之中浸透了忧虑。摆在国人眼前的景象是:“盗贼纵横,土匪充斥,失业之民,全国皆是,焚烧劫掠,盗窃淫戮,商民之家,被其害者日必数起。”“言外患则日逼南满,俄涎蒙古也;言内忧则会党充塞,匪盗如毛也。再观内部意见丛生,内讧可惧,四崩五裂,论之堪忧。呜呼!天欲祸吾国乎?”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每逢夜半,枪声四起,睡不安忱,惊惶起坐。”社会动荡,列强环伺;而革命尚未成功,清军尚在眼前。软弱的资产阶级迫切需要一个铁腕人物来完成革命的任务——推翻满清,同时又帮助他们稳定秩序,清除内乱,迅速统一内政,以防外人干涉。

有谁能担当这样的重任呢?环顾海内,似乎只有袁世凯才是最佳人选。因为袁世凯手握重兵,位高权重。他在当时可以说是革命军推翻满清的头号敌人,但在战场上从来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今天最强大的敌人,明天也许就是最有力的盟友。袁世凯有转变为革命军盟友的可能吗?应该说是有的。武昌起义之后,阶级力量发生急剧变化,清朝的反动统治迅速土崩瓦解,统治阶级内部迅速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之中。在这种形势下,袁世凯“始悟大势已去,决非一人所能挽回,虽表面强为支持,而其中已有转圜之意矣”。于是对武昌起义由言剿改而言抚,由言抚进而言和,向革命党人进行和平试探,应该说,在当时来说,袁世凯有转变为革命军盟友的可能性。

第二,袁世凯在清末“新政”中,政绩颇著,得到了资产阶级的信任和欢呼。

1905年7月2日,袁世凯在戊戌变法后第一个奏请大清国实行立宪政体:“救亡非立宪不可,立宪非取法邻邦不可。”9月2日,袁世凯和张之洞联合上奏:诸立停科举,以便推广学堂,咸趋实学。已经延续千年的封建专制的人才基础——科举考试,竟然在袁世凯的推动下寿终正寝。10月23日,袁世凯又有奏章呈递:请谕准大清国自造京张铁路,并保派侯选道詹天佑先行查勘。这是中国第一条自力更生建造的铁路。同时,在“新政”时他还曾编练新军,并运用这支武装力量,游刃于尖锐复杂的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矛盾之间,并把势力渗透到朝野上下,成为中外推崇的“强人”。他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时,不遗余力地推行“振兴实业”、“奖励工商”等政策,运用政权力量建立起以一批现代企业为主干的经济基础,并在地方自治、吏治、司法、警察、兵政、教育、路矿、财政等方面进行了系统革新,客观上促成了直隶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和资产阶级的成长,洋洋大观的“北洋新政”得到了各地资产阶级的青睐。在立宪运动中,袁世凯与立宪派进一步建立了政治联盟,为宪政改革而痛切陈词于皇上,奔走策划于京津,竭力敦促清廷实行立宪改革,从而赢得资产阶级的喝采,称他为“伟哉”。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张謇 资产阶级 立宪派 袁世凯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