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謇等立宪派为何信任袁世凯:多年旧友 同出一源

2012年04月01日 12:15
来源:历史研究 作者:章开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清末国内立宪派是一个很大的新兴群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救国图强者有之,锐意革新者有之,而投机取巧追名逐利者亦有之。但张汤等人的人生态度与政治追求则始终都是真诚的,他们可能瞻前顾后、步履蹒跚,并非经常都能跟得上社会转型的急速节奏。但他们每接受一种新的政治理念都经过深思熟虑,因而每一步前进都是扎扎实实的。他们推动立宪与转向共和,虽然没有实现自己原来预期的结果,但并不等于他们的劳绩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印痕。我在近著中曾对张謇有所评论:“甲午战前,也就是他40岁以前,基本上是一个具有强烈爱国心的士大夫,完全属于旧营垒。甲午战争以后,也就是他在40岁以后,外来侵略的强烈刺激与西方文化的浸润潜移,促使其经世致用的传统学问增添了‘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等新内容。他经由官绅队伍跨过企业家群体的门槛,也就是从旧营垒游离出来并且趋向于归属新营垒。由于已经具有‘大魁天下’的显赫声名,又经由翁同hé@①而接近新旧党派斗争的核心,所以真正是‘崛起于新旧两界线之中心’,使他的转化产生一般人难与比拟的社会效应,其辐射作用决非仅限于‘倾倒东南’,而实际上是波及全国。不过这又是一种藉断丝连式的转化,也可以说是新旧相互包容式的转化,在转化过程中缺乏具有足够力度的冲突与决裂。没有刀光剑影的惊险,没有叱咤风云的雄武,然而却是脚踏实地改变着中国社会的根基,其影响甚至在百年以后也可以看见。”(注:章开沅:《张謇传·引言》,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2000年,第3页。)这一评论大体上也适用于汤寿潜,尽管他在晚年比老友更趋于消极。

革命派在胜利后失去政权,这当然也不是他们原来预期的结果;而由于历史的结局总是经由合力形成的,所以革命原来预期的结果从来都不是一蹴可就,都需要经过不屈不挠再接再厉、迂huí@⑨曲折的顽强斗争。辛亥革命是一次早熟速成式的革命,同盟会成立不过6年,武昌起义的爆发便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许多省区的相继独立终于导致清王朝土崩瓦解。胜利来得太快,革命党还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何况同盟会原本是一个松懈的而且已经有所分裂的政团联盟。他们多年以来都是忙于策动小型分散的武装起义,连大规模的阵地战或运动战都未能一试身手,还谈得上什么议会政治与安邦治国的实际经验。历史学家应该学会设身处地,力求“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陈寅恪语),脱离前人时空环境的无根苛求,从来都是不可取的。革命派并没有完全失败,他们领导民众推翻了延续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这难道不就是英雄盖世的大手笔。尽管政权易手,共和变质;但民主富强之途毕竟已开通,后人无非是仍然走他们没走完的路而已,而这就称得上是伟大的先驱。张謇当年有一段说话得很好:“若孙中山者,我总认为在历史上确有可以纪念之价值。其个人不贪财聚蓄,不自讳短处,亦确可以矜式人民。今中山死矣,其功其过,我国人以地方感受观念之别,大抵绝不能同。然能举非常大事人,苟非圣贤而贤哲为之左右,必有功过互见之处。鄙人愿我国人以公平之心理、远大之眼光对孙中山,勿爱其长而因护其短,勿恨其过而并没其功,为天才惜人才,为万世存正论!”(注:《追悼孙中山演说》,《张季子九录·文录》。)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不管有多少风云变幻,不管有多少迂huí@⑨曲折,历史的发展总是有内在规律的,而前进的方向总是无可逆转的!这就是辛亥革命留下来的最深刻教训。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袁世凯 立宪派 旧友 张謇 民国 北洋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