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抗战中国飞行员开辟驼峰航线 蒋介石重奖三块金表

2012年10月30日 15:0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刘小童

核心提示:陈文宽机组这次飞行,横越中国西北,途经荒漠,拦腰跨过天山、喀喇昆仑山,硬是在从从没有飞机到过的地方为抗战中的国民政府打开又一处空中通道,任务圆满完成,交通部、中国航空公司特为此作出表彰。最高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也非常满意。机组回到重庆不久,三块背面刻有“蒋中正赠”字样的金表送到他们手中,可见,委员长对这条通道的重视。

本文摘自《驼峰航线》,作者:刘小童,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蒋委员长没有时间理会他的“参谋长”,此时,他正忙着制定一项计划,这项计划,也只有最高军事委员会、交通部少数几个了人解。

小鬼子很轻易地占领缅甸,截断中国陆路、空中通道,对国民政府抵抗能力打击太大,虽然现在“中航”飞行员们冒死飞连接昆明、汀江这条驼峰航线,勉强维持前方和政府给养,但日本人已经扬言,要继续向西北推进,打到汀江、打到加尔各答,彻底“解放”印度,把侵略者(英国人)赶出去。想想,小鬼子不是空嚎,凭他们势头正旺,万一哪一天真要是猝不及防再把汀江、加尔各答给占了,后果不堪设想!

蒋介石早就想到过印度问题,为此还给宋子文专门发电,现在看来这种“猜测”未必不准确。怎么想都是一身冷汗。

未雨绸缪,必须再闯出一条新路。军事委员会把绝密任务下达给交通部,并严格限定:参加者,必须为中国人!交通部再密令王承黻:挑选最好机组,不计任何风险和代价,必须再打开一条新通道。

说不清蒋委员长和军事委员会当局是什么心态,是生命线对于一个主权政府、一个国家太重要还是怕树大招风,或是担心消息走漏会带来不测?抑或有意提防还是无意惊扰美国?反正任务是层层都以“绝密”级下达,所有的一切都在极度机密之中准备和进行,把美国人蒙在鼓里,连“中航”董事长邦德都不知道。

2004年4月1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使本已夏意昂然的上海在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吴东中路一幢破旧大楼前,毫无准备,穿着T恤出来、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我按多年目视寻找习惯——哪更陈旧、破烂,哪就可能是我要寻找的老人家!凭感觉敲响一扇铁门,能听见蹒跚的脚步移动很是一会儿,接着,防盗栅栏打开一条门缝,一位感觉是几个世纪前的老人褶皱的脸露出一小块,那一刻,和任何一次采访的心情相同,砰砰乱跳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是他,华祝,从1938年进入“中航”经历过太多事情的老人。

90多岁的老人记忆还算不错,听我说明来意后,脱口而出:“各里各达(加尔各答)。”

新航线起点定为重庆。为此,王承黻背着邦德特地调拨一架C—53,机组也是他特挑选的:机长陈文宽,副驾驶潘国定,随机报务员华祝,全是“中航”精英。按委员长、最高军事委员会、交通部的指示,王承黻只给机组规定航线要必经四点:重庆、迪化(今乌鲁木齐)、白沙瓦、卡拉奇,绕开缅甸,直接进入印度(当时,印度、巴基斯坦还未分离),至于怎么走、怎么飞,全权下放机组。

说白了,就是要在新疆和印度(今巴基斯坦)之间的鬼门关上再打开一条通路,华祝老人说,从航线挑选看得出,国民政府为了避免再被堵死,费尽心思、殚精竭虑地要再闯出一条新的航线。

准备时间只给了2天。好在C—53和C—47基本相同,无须特别改动,只是担心高空严寒,特地加装一个供暖管。1942年7月17日下午,三人准备飞往成都,按计划,那里是航线的起点。在临上飞机前,王承黻把机长陈文宽拉到一边,神色凝重地递给他一个密封着的信封,并嘱一定要在成都落地才能开封。

在成都落地后,陈文宽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是总司令王叔铭亲笔执书:

兹有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毛邦初、衣复恩搭乘本架飞机监督全程飞行。

王叔铭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驼峰 航线 陈文宽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