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王耀武杀瞿秋白 中共活捉他后为何不执行枪决

2012年07月31日 09:34
来源:文学自由谈 作者:陈鸿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我点数了一下,《思考》中“王耀武”三字,凡八见,可知绝非“笔误”,在下亦未错读;然而,历史的基本事实是“再三规劝”和最后“执行”命令将瞿秋白“杀害在长汀”的,乃是另一“国民党军阀”,此人姓宋,名希濂,虽与王(山东泰安人)不同籍(湖南湘乡人),却与王同出黄埔,且为“学兄”(宋一期、王三期)哩!

本文摘自:《文学自由谈》2005年第6期,作者:陈鸿祥,原题:《“寻找瞿秋白”三问》

李更先生新作《在长汀思考面子与良心》(《文学自由谈》2005年第5期,以下简称《思考》),记述作者随珠海市文联的朋友前往“红色之旅”中之一站——福建长汀。纵意而谈,娓娓动听,主题是“寻找瞿秋白”,文章则做在“思考”上,有道:

进入他当年被囚禁的阴暗小屋,忽然发现,今天(引者按,1935年6月18日),是他的忌日,70年前的今天,他被国民党军阀王耀武杀害在长汀。

乍见“王耀武”三字,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本人“老眼昏花”,抑或作者“一时笔误”?再往下读,始知大谬不然。那么,莫非作者在其“红色之旅”中有了惊人的“新发见”?看来,也不像。于是,有了“寻找”中之以下三问:

一问:瞿秋白是被“残酷的王耀武”杀害的吗?

且让咱们顺着《思考》往下瞧:“毫无疑问,直到他被王耀武再三规劝,作为一个梦想共产主义者,他的立场还是坚定的。”

“毫无疑问”,斩钉截铁遥想当年,“打下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而今,看你王耀武再往哪里跑!所以,《思考》又有道:

残酷的王耀武成全了永远年轻的瞿秋白,当然,那个山东人后来投降共产党时,说:一切责任在蒋介石。他也可惜瞿是个人才。于是共产党没有枪毙王耀武,……王耀武的投降,按照现在的意思,是与时俱进,是识时务的,……咱们上了王耀武的当。放了王耀武,愧对瞿秋白。

不惟如此。《思考》还从反思历史的层面上作了“瞿王比较论”,说:“国民党改造不了文学青年的瞿秋白,共产党却改造了恶贯满盈的王耀武。我们现在再去朗诵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去理解诗人的悲愤?”

写得多么好啊!不过,咱们也不能因为欣赏文“好”而无视基本的史实。我点数了一下,《思考》中“王耀武”三字,凡八见,可知绝非“笔误”,在下亦未错读;然而,历史的基本事实是“再三规劝”和最后“执行”命令将瞿秋白“杀害在长汀”的,乃是另一“国民党军阀”,此人姓宋,名希濂,虽与王(山东泰安人)不同籍(湖南湘乡人),却与王同出黄埔,且为“学兄”(宋一期、王三期)哩!

宋希濂杀害了曾为“共产党的一把手”的瞿秋白,一、有中央纪检委1980年瞿氏平反昭雪所作“复查报告”,引录了“原国民党第三十六师师长、现为全国政协常委”的宋希濂之“两次回忆材料”(1956年4月2日与1979年8月28日),加以确认;二、有参与平反复查的相关负责人访问“宋先生”(希濂)的谈话记录,加以确证;三、更有宋本人所撰《瞿秋白被捕和就义经过》,加以佐证,兹录其“责任在蒋介石”的一段文字:“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七日,我先后接到蒋介石和蒋鼎文均是“限即刻到”的电令:“着将瞿秋白就地处决具报。”当天晚上,我和向贤矩及政训处长蒋先启、特务连长余冰研究了执行这个命令的具体措施。商定六月十八日上午十时在中山公园枪决。”

顺便说一句,在狱中对瞿劝降(“再三规劝”)及赞瞿“是个人才”(原话为“有真才实学的人才”),等等,皆为宋希濂,而与“残酷的王耀武”,全然无涉。

当然,这决不是说,王之“恶贯满盈”次于宋,他俩原是“校长”手下的乃兄乃弟嘛!但各人都有一本账。如将宋杀害瞿的前后作为一古脑儿安到王头上而予以“枪毙”,岂非制造了新的“冤假错案”?况且,昔日有“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之说,被斥为“牢骚”;而今某些影视(如新编《一江春水向东流》)则干脆申言:汉奸、反革命,要做就做大的,小的抓起来就枪毙,做大了反倒没事,还能升官,等等。然则,《思考》颇为愤愤不平的“放了王耀武(按,应为宋希濂),愧对瞿秋白”,非一家私见,余亦同感耳。然“愧”则有之,愤则无奈。因这是无可更改的“历史”啊!

二问:瞿秋白“就义前高喊毛主席万岁”,却“没有替他说话的人”吗?

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者之一。在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瞿秋白文集》卷首《序》的开头第一句是:“不屈不挠的共产党员,不朽的烈士,瞿秋白同志,他的一生是完全献给了祖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的。”

这个由当年冯雪峰等人参与的文集“编纂委员会”所撰的序言,对瞿秋白所作的评述,在我看来,堪称“句句实在,字字到位”。《思考》对瞿秋白显然是怀有深深的敬意,故在“寻找”中对某些不实的评述颇为不屑,说:“有些后来的好心宣传,为了拔高他的形象、为了他的历史地位,说他就义前高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实际上,他在为自己找到更生之地时,只说了四个字:此地甚好。”

如果真有这样的“好心宣传”,那不是在“宣传”瞿秋白,而是在演唱“样板戏”《杜鹃山》、《红灯记》或《智取威虎山》了!

真实的历史原貌,应该怎样呢?在上述“复查报告”里有一节专述其“从容就义”,转述如下:一九三五年六月十八日晨,国民党第三十六师特务连长出示枪决命令,瞿秋白同志镇静地说:“人生有小休息,有大休息,今后我要大休息了。”并在去刑场途中,唱《国际歌》、《红军歌》,呼喊“共产主义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胜利万岁”等口号。到达刑场后,他盘膝坐在草坪上,点头微笑说:“此地很好!”饮弹洒血,从容就义。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瞿秋白 王耀武 宋希濂 中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