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谁是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并非刘斐郭汝瑰

2011年06月28日 08:12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高龙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华东野战军先后派干部陈子谷、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和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前去与韩练成联络。据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回忆,当时双方“谈起义之事未成,只取得一协议,由我方派一机要员去,供给密息”(《董必武年谱》中关于韩练成在莱芜战役中的说法是:“韩率部到山东莱芜一线后,在一九四七年二月莱芜战役中举行起义”)。舒同与韩练成商定了配合华东野战军赢得胜利的办法,并留下杨斯德和解魁负责与解放军联络。

1947年1月底,国民党集结重兵,制定了“鲁南会战”方案,想迫使华东野战军在临沂地区进行决战。国民党济南绥靖区主任王耀武派遣副主任李仙洲率3个军由胶济线南下,乘虚占领莱芜、新泰、蒙阴,对华东野战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国民党南线兵力为整编第19军军长欧震指挥的8个整编师)。当时,华东野战军放弃临沂,派主力秘密北上包围李仙洲集团,并在李仙洲集团向北突围中分割包围,最终歼灭了国军七个整旅共7.6万人,俘虏了李仙洲,是为莱芜战役。

莱芜战役的胜利是综合因素的结果,但韩练成起了重要作用。莱芜战役打响后,韩练成使得莱芜城内的部队推迟一天突围。在1947年2月23日突围开始的关键时刻,又放弃了对所部整编第四十六师的指挥,使得这个师陷入混乱,很快被歼灭。

莱芜战役激战中,韩练成乘前线混乱,由联络员杨斯德引导,到了华东野战军前指司令部。据前来迎接他的新华社华东前线分社社长康矛召回忆,陈毅见到韩练成,担心他的安全,但韩练成立即表示:“只要能为人民有所贡献,个人安危非所计也。”《周恩来年谱》中提到,两天后的2月25日,周恩来致电陈毅、粟裕、谭震林:“关于韩练成问题,如他本人愿意秘密放回,当然甚好。如他本人不愿回去,还请考虑,不要勉强,因韩与我及董老发生关系已经多年,他在去鲁前,曾向白(崇禧)辞职多次,反对内战,此次又单独投诚,恐在部队中已难隐瞒。”

虽然在战前和韩练成有过间接的沟通,但在当时,陈毅对韩练成背景的了解是有限的。在1947年3月的讲话《关于增强纪律性,反对不良倾向,加强政治工作等问题》(收录于《陈毅军事文选》)中,陈毅提到:“像韩练成这种人,将来还是有的,看到人民蓬勃,法西斯腐朽溃败,他们会更动摇。”

韩练成冒险回到南京,编造了战场脱险的话,蒋介石深信不疑,还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到返京,极其忠勇可嘉”。韩未受处分,于1947年4月调任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

杜聿明向蒋告密,逃离南京

危险正在迫近。在国民党庞大的情报网络中,韩练成的行为受到了怀疑。国民党整编第四十六师有个团长从解放区逃回,华东野战军有个团级干部叛变,都谈到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的失常表现,但没有具体证据。杜聿明的情报系统获悉韩练成“通共”的可疑情况后,报告了蒋介石。关麟征将紧急情况密告韩练成。韩练成第二天到蒋介石办公室作了说明,化险为夷。

1948年春节前后,韩练成两次去香港,与潘汉年取得了联系,定下了经香港脱离国统区的路线。1948年3月,何应钦就任国防部长,按陈诚的建议,将韩练成调出参军处,降任西北行营副参谋长、兰州保安司令兼保安旅长。在韩练成返回南京的一天,中统局局长叶秀峰到他家找他谈话,进行审查。他身边的服务人员也安插有军统特务。

1948年10月,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蒋介石批准逮捕韩练成。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张治中送韩练成上飞机,要他到南京直接向蒋介石面报。韩练成到了南京,住进了傅厚岗李宗仁公馆。据郭汝瑰回忆,一天晚上,韩练成来他家对他说:“我要走了,先到香港,然后到那边去。等我先去站住了脚,你和石如兄(吕文贞)再随后来吧!”韩练成于说话的当晚(1948年10月30日晚)离开了(原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常务理事、《铁军》杂志主编夏继诚告诉南都记者,韩练成的警惕性很高,不会轻易对人这样说,郭汝瑰的回忆可能有误)。

关于韩练成的脱险经过,韩练成之子韩兢在《韩练成小传》中写道:“韩练成听到风声后,只身前往上海,拿着总统参军处参军唐君铂在年初提供的空白护照,填上了昆仑电影公司摄影师‘许冰’的名字,由潘汉年接应,乘飞机潜入香港。”(郭汝瑰回忆的情节是:“时在侍从室第二组工作的唐君铂同志,带信叫他逃走,并给他到香港的护照一张。于是韩当夜逃到香港。”)

1948年11月,韩练成辗转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平山。见到周恩来后,他询问自己可否入党。周恩来说:“可以和(李)克农谈。如果需要的话,要克农把材料交给我。”1950年5月,韩练成由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介绍,履行了入党手续,成为中共正式党员。此前,周恩来评价韩练成:“他是没有办理正式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张治中曾问周恩来:“韩练成是蒋身边的红人,并非常人从表面上看到的‘杂牌’军人,也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也会跟共产党走?”周恩来答:“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1954年9月,韩练成作为山东省选出的代表参加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并当选第一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5月,韩练成任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同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此后,韩练成还任训练总监部科学与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于1965年冬离休。1978年2月,作为军队的特邀代表,韩练成出席了第五届全国政协会议,当选为常委。1984年2月,韩练成去世。

在一次公开讲话中,韩兢分析,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群体的人格魅力,是韩练成选择追随共产党的最主要原因:“试想一下:如果周恩来冷冰冰,董必武没有为师、为长的风范,李克农、潘汉年没有亦兄亦友的态度,我父亲只有心中的那个抽象的‘理想社会’,却看不到活生生的、有人格魅力的、共同为那个‘理想社会’献身的高尚人群,他这个‘追随者’去追随谁?”

参考资料:

《韩练成小传》(韩兢,中共党史资料第六十七辑)

《韩练成诗词选》(洪流等编注,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隐形将军》(韩兢,群众出版社)

《周恩来年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中央文献出版社)

《董必武年谱》(《董必武年谱》编撰组,中央文献出版社)

《陈毅军事文选》(陈毅,解放军出版社)

《打入蒋介石侍从室》(夏继诚,中共党史出版社)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韩练成 1950年 1941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