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的励精图治将北宋送上灭亡之路

2012年11月17日 17: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高飏

宋仁宗朝权力的第三极:制衡与监督君权和相权的台谏

本文摘自:《宋代台谏制度研究》,作者:虞云国,出版:上海书店出版社

宋代作为中国封建君主官僚制度的最后长成期,其政令制度健全成熟的正程度,即使是稍前的唐代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就给君主官僚政体下的统治思想带来深刻的影响与变化。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对君权也必须给予合理的制约。

宋代君主与宰执的双向制约关系,原则上是“大权而在人主,而政本归中书。盖权在人主,下无专政之嫌;政由中书,则上无自用之私。君臣之间,两尽其道”。然而怎样才能“两尽其道”呢?自然不能仅仅指望君相们的明智与自觉,而必须引入相应的制衡机制。侍从与台谏被纳入中枢权力层,就是出于权力制衡的需要。

宋代一改唐代谏官无举劾权的旧制,使台谏对上至宰执大臣下至一般臣僚都拥有弹劾纠举的特权,大大提高了台谏官僚圈的实力与声望。但宋代台谏最重要的制衡对象显然是宰执,所谓“宰相之尊反隶于台谏举劾之内”。其目的无非通过台谏监察权对宰执行政权的制约,起到“失在庙堂,救在台谏”的作用,因而“委事执政而台谏实参论议”,便成为世代相承的宋代家法。

将台谏官僚圈引入中枢权力结构无疑出于权力平衡的考虑,即“政事之臣得以举其职,议论之臣得以行其言,两者之势适平”,乃“禁止大臣使不得自放之术也”。君主则得以在台谏监察权和宰执行权的制维平衡中始终居于裁断是非、抉择利害的主宰者的地位。然而,只要在原则上承认台谏对君主的谏诤权,台谏官僚圈一进入权力中枢,便不仅仅构成对宰执的单向举劾关系,君权也就决不会超然其外,而是形成了君主、宰执、台谏三者之间的相互制衡的格局。

在这一分权制衡格局中,“坐乎庙堂之上,与天子相可否者,宰相也;立乎殿陛之间,与天子争是非者,台谏也”。台谏在制衡相权的同时,对君权的制约监察的功能,也是显而易见的。宋仁宗有段说明宰执与台谏对君主产生的联合制衡的话:“屡有人言朕少断。非不欲处分,盖缘国家动有祖宗故事,苟或出令,未合宪度,便成过失。”

总之,君主端拱于上的中书行政制与台谏监察制的分权制衡,是宋代政治制度成熟的主要标志,也是封建君主官僚政体自我完善的重要表现之一。这样君权只要通过对代表最高行政权的宰执圈和代表中央监察权的台谏圈的直接监控,便能实现对整个官僚机器的有效控制,并得以避免前代君主那种自任聪明、躬亲万事而随时可能出现的失误和偏颇。

宋初,太祖、太宗两朝对台谏制度未甚注意。真宗始着手台谏制度的整顿,天禧元年(1017年)别置御史谏官的诏书,是宋代台谏系统走上新轨的标志。经真、仁两朝的制度完善,台谏系统进入较佳运行状态,故宋人说:“台谏之职在国初则轻,在仁宗之时则重;在国初则为具员,在仁宗之时则为振职。”

 

台谏并不是当时唯一拥有制衡和监督权力的部门。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变法 北宋 灭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