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制度内部权力制衡是脆弱的 易被集权征服造成奴性社会

2012年11月13日 21:34
来源:理论月刊 作者:曹延汹

本文摘自:《理论月刊》2011年第5期,作者:曹延汹,原题:《从纵向权力架构到横向权力架构:关于“权力制衡”的深度思考》

作为政治核心内容的权力在运行过程中基本表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无制衡权力形式:一种是制衡权力形式。前者是纵向权力架构的基础;后者是横向权力架构的基础。两者在人类社会的不同历史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中都曾经发挥过各自的功能。从宏观的历史视角看,无制衡的纵向权力架构必将为历史所淘汰。而有制衡的横向权力架构将承载着人类政治文明的美好前景,为人类有秩序的和平发展服务。横向权力架构是一种权力与权力、权力与权利之间的对等对抗性、利益冲突突显的制衡体系。是能够实现法治的权力架构。

一、纵向权力架构的逻辑思考

“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在宏观的历史进程中,把“绝对的权力”只理解为腐败是狭隘的鼠目寸光。以“绝对的权力”为逻辑起点,腐败、平庸、混乱与人权践踏就成为历史的逻辑过程;恐怖、社会动荡、战争、国家覆亡就成为了历史的逻辑结论。无制衡的权力是纵向权力架构的基础。它需要的是绝对的服从与奴役。从人性论的视角,家天下背景下的帝王对天下负责毫无疑问地是对自己与后代负责。任何贪污腐败与平庸无能。败坏的不仅仅是朝廷的形象和现行制度,更核心的是它将毁灭自己的王朝。从这个意义上,他必然对下级权力具有极强的监督与制约欲望。然而帝王统治集团无论用多么残酷的刑罚手段,腐败还是促使这个王朝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唯心主义史观往往将一个王朝的覆灭归罪于最后一个统治者。甚至归罪于这个统治者的女人身上。实质上专制政体从它一开始建立就已经预示着它的必然灭亡结局。这种纵向的权力架构具有三个致命的弱点。一是权力的绝对性容易形成刚愎自用的决策机制。从而导致违法犯错的几率过高。违法犯错的绝对权力面对错误或拒绝承认或避而不谈或主观地减弱当量。除了自我反省、后悔、自责的道德制约与“打龙袍”式的惩罚外,不会对自我进行更多的有效监督与制约,更不会主动让贤。二是自上而下的对下位权力监督与制约虽然是有权威的,但又不是一对一的。而是一对多的,这很难实现对所有下位权力的有效监督与制约。统治者只能利用“杀鸡做猴”的策略和树立几个“廉政”典型进行“刻苦改造世界观”的道德约束来制约权力。殊不知一时的“杀鸡儆猴”却不能长远“儆猴”,个体的“改造世界观”实现不了“体制上改造世界观”,最终导致权力腐化到处蔓延,遍及全身,不能自治。上位权被下位权所腐蚀就会形成“二合一”的相互照应的利益集团,权力制约成本越来越大,甚至不可制约。孟德斯鸠认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有权力的^会无休止地使用权力,直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三是靠自下而上的监督仍然来自上一级权力的赋予。因此单个个体对政治权力的监督与制约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最终造成个体的牺牲与不得不屈服。每个个体的屈服蔓延为整个社会屈服。最终导致奴性社会的形成。

无制衡权力的社会必然导致政治上的王朝灭亡与重建。人类的物质文明在不断地兴亡周期中毁损,而人类的政治文明却在每一循环中渐渐衰落和倒退。从历史的宏观视角.无制衡权力会逻辑地导致人类社会的五种现象。一是统治集团运用绝对权力自我论证为真理的永久持有者,即永远正确。“永久掌握真理”是绝对权力合法性的护身符。“为了强化体制的合法性,权力支配者被先验地赋予道德上的优越性和政治上的正确性。”然而“绝对”的特性又使它经常偏离甚至是排斥真理。认识到谬误的存在并加以纠正的过程反过来又证明其“绝对”的特性。谬误只是暂时的、偶然的一时疏忽,它不仅不能成为统治者退位让贤的理由,相反纠正谬误还能证明统治者勇于追求真理的宽广胸怀.进一步证明自身的永久正确。绝对权力的自身优势往往形成自高、自大、自我中心、自我优越、自我赞誉的政治心理与品质,习惯于跟自己进行纵向比较,回避国与国之间的横向比较。二是无制衡权力的社会必然导致兴亡周期更替。任何一个新王朝的统治者都期待江山永固。都不会也不愿意认识到几百年之后,其子民及王朝覆灭的巨大悲剧。新统治者利用绝对的权力可以暂时的实现清明政治和兴旺发达,但腐败也伴随着权力不断滋生与蔓延。当上下一体腐败网络形成的时候,当腐败积重难返的时候,再精明再勤政的君主靠自身的力量也无力回天。专制体制内的人权缺失与生灵涂炭进一步演化为体制外的战争与无辜生命的屠戮。“君权神授”、“历史证明”、‘爆力革命”等理论可以证明执政的合法性,但也可以证明执政的非法性。新王朝推翻一个“家天下”,又建立了另一个换汤不换药的“家天下”,这不代表着社会进步,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革命。“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燃而这里的“民主”绝不是披着民主外壳的抽象民主.它必须是权力能够得到有效制约的真正民主。三是无制衡权力的社会必然积累形成奴性文化,进而形成奴性社会。中国古代的政治体制造就了等级森严、绝对服从的以孔盂之道、程朱理学为主要内容的政治文化。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临死前还要“谢主隆恩”,这就是奴性社会的生动写照。几千年的奴性文化积淀迫使近代的民主革命步履维艰。奴性文化的相对独立性反过来又成为社会进步的巨大障碍。明末清初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豪言壮语到三百年后却变成了“割掉辫子就是割掉命根子”的无可奈何。无制衡权力架构与其铸就的奴性文化相互配合形成了阻碍文明进步的庞大势力,使得任何真正的政治文明刚刚露出一点点曙光,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今天的人们已经不再为头上没有“辫子”而痛心失去“命根子”了。然而人们心中的新“辫子”是否又长得更长了呢?四是无制衡权力的社会必然导致朋党之争。历来专制统治都恐惧朋党,视朋党为王朝统治的最大威胁,因此也不断试图消灭朋党。朋党不同于近代政治斗争产物的政党,“在中国古代是指一种特殊的利益集团,它虽然没有明确的组织形式。但却在师生、故吏、同年、乡族等亲情关系的推动下。基于共同的或相似的政治利益,以一人或数人为核心。形成了比较稳定的政治宗派。其成员在政治生活中采取相同的或相似的政治立场,相互呼应,彼此支持,相互攀缘。以维护宗派的利益。”单个个体的政治诉求往往达不到自身利益与政治价值取向的最大限度的满足,所以朋党的出现就成为必然。当朋党与最高统治者政治价值取向一致时。其可以称之为“君子之朋”;不一致时,就会威胁整个统治的政治命运。潜在的不公开的派系之争往往超越国家法度,不顾国家和民众利益而力求自身利益的实现。使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导致恐怖、社会动荡和战争频仍,最终导致国将不国。五是无制衡权力的社会采用的官员任命制是腐败的温床。政府官员的政治命运不在民众,而在于他的上位权。官场上“唯上不唯下”的政治理念成了卖官鬻爵的内在逻辑。虽然历史上也不乏清正为民、才能干练的官员,但最终的结局都是被这种政治理念与政治体制所吞噬,不是与腐败同流合污,就是罢官、离任、贬谪、赐死等等。官商勾结、警匪一家、行贿受贿、欺压百姓、碌碌无为就成为社会普遍的“合理”现象。

二、人类社会选择横向权力架构的依据

“权力制衡”是民主体制建设中重要内容。从雅典城邦民主政制到18世纪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思想家对“权力制衡”的理论设计。再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三权分立”与“多党制”的实践。“权力制衡”已经成为政治文明中普世性价值追求。中国古代统治者虽然建立了组织独立。自成系统。制度完备的监察制约制度,但终究不能避免覆亡结局。原因就是这种制约并没有实现有效的“制衡”。在专制社会中,权力制约来自“纵”横”两个方向。前文提到纵向权力架构的三个致命的弱点说明其虽然具有局部的暂时的有效性,但从整个政治架构和宏观历史中却容易导致集权与腐败,从而失去权力制约的终极功效;横向权力制约在人类民主进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纵向权力只有在横向权力架构中才能发挥其“制衡”作用。横向权力架构中多元政治力量的“对等对抗”、“利益冲突突显”能够实现权力的有效制约。从而实现“法治”社会。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权力 奴性 内部 制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