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云南建设兵团如劳改场 知青哀求解放军叔叔饶命

2012年03月21日 15:44
来源:凤凰网知青 作者:邓贤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忽然人群起了骚动。一个犯人试图向干部讨水喝,挨了呵斥,很快就有几个民兵奔过去,枪托齐下,将那个犯人打倒在地。于是一个尖利的稚声的惨叫回荡在滚烫的空气里:“解放军叔叔,饶命呀!饶命……”有人悄悄告诉黎明,这些犯人都是建设兵团的知青,团里各单位都有劳改队。他不明白,这里的空气为什么浸透了一股血腥味儿,这个建设兵团为什么更像一个巨大的劳改农场?新华社分社记者的心不寒而栗。与其说他被眼前这幅反常的和非人道的残暴图景所震撼,不如说他为更多知识青年的命运忧心如焚。

本文摘自《中国知青梦》作者:邓贤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新华分社记者黎明在屋子里不停地踱来踱去。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老资格记者,头发花白,轮廓分明的脸膛上有一条醒目的伤痕,那是战争留给他的永久纪念。他腰板依然挺直,保持当军人时的英武气概,只是一条腿不大灵便,使他的行动看上去相当艰难和步履蹒跚。

一连两天,他把自己关在招待所房间里,谢绝一切来访,不吃不睡,忽而伏案写作,奋笔疾书;忽而烦躁地踱来踱去,好像一头关在铁笼子里的发怒的狮子。他被一种同时来自内心和外部的双重压力挤压着,心脏咯咯呻吟,思想扭曲变形,他分明感到自己的战斗激情和呐喊声正在慢慢减弱下去。屋子里烟雾腾腾,地板嘎吱作响,到处散乱的烟灰和烟蒂好像许多秋天飘零的落叶。

桌子上有一份刚刚写成的内参稿件,新华社分社记者面临的两种选择是:要么保全自身,将内参稿束之高阁,然后绕道而行。要么尽忠职守,将稿件发出去并承担全部后果。前者意味着打起白旗投降,意味着临阵脱逃,见死不救,明哲保身以及一切自私自利变节堕落的行为。后者是战士,是冲锋陷阵英勇无畏的真正的勇士,但是勇士必须时刻面对粉身碎骨的死亡。

黎明猛地站住。他看看表,时间已经来到公元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凌晨六时。他明白,他必须在今天,也就是新华社指定发稿日的最后时刻作出明确选择。二十六天前,新华社分社记者黎明接受一个任务,到滇南某军事基地列席党委常委会,了解部队批林整风和学习中央文件的情况。

会议结束后,他匆匆搭乘一辆便车,计划到河口部队去看望在那里当炮兵的儿子,顺路也看望几位刚刚解放的老战友。但是他很快改变初衷。在金平县,准确说是汽车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十八团团部驻地抛锚,于是黎明无意中看到许多犯人被武装民兵押解劳动。这些犯人看上去都很年轻,个个蓬头垢面,有的单薄得像未发育成熟的孩子。民兵威风凛凛,走来走去地吆喝。一名穿军装的干部坐在树荫下悠闲地喝茶。烈日当空,马路上尘土飞扬,犯人抬石修路,黄豆大的汗粒顺着他们肮脏的脸膛和脖子往下淌。

忽然人群起了骚动。一个犯人试图向干部讨水喝,挨了呵斥,很快就有几个民兵奔过去,枪托齐下,将那个犯人打倒在地。于是一个尖利的稚声的惨叫回荡在滚烫的空气里:“解放军叔叔,饶命呀!饶命……”有人悄悄告诉黎明,这些犯人都是建设兵团的知青,团里各单位都有劳改队……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新华社 云南建设兵团 知青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