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周道生:难忘的大兴安岭生活
2010年05月17日 15:44 凤凰网知青 】 【打印共有评论0

形势渐渐有利起来,森林警察改变了战术,组织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放火烧防火道,这叫围歼战。我们利用河道等自然屏障,烧出一条条十几米宽的防火道,对火灾区形成包围圈,把火势控制在包围圈内。当然,火魔绝不甘心束手就擒,不时的寻找缺口试图突围,什么地方有火突围,我们就扑向那里。坚决把它歼灭干净。天黑前,围歼战终于取得了辉煌战果,山火被控制住了。包围圈里的火势已无回天之力,正在慢慢地自我消亡。

战斗结束了,分散了的兵力逐渐集中起来。战友们个个成了大花脸,这时候,大家都觉得大花脸犹如是一朵朵的光荣花,我们仿佛都成了立了功的大英雄。

凯旋归来后的当夜,帐篷中的烛光亮了很久,战友们都心情激动地在日记中记下了这场难忘的战斗,当然,我也不例外。

马上要开国防公路开工誓师大会了,将有许多领导干部莅临。可炊事班犯了难,领导来,总得好好招待一下吧,而仓库里除了白面,油盐酱醋外,就一无所有了。问题上报后,执勤分队领导立即决策:向大自然索要。

这天还没天亮,我们被选中的十名会游泳的男兵和十名女兵就出发了,还有二位林业工人带队同行。在35公里处木屋旁,大家坐上卡车,向东行驶。天黑蒙蒙的,看不到什么景色,只有卡车的大光灯照亮着前方的路面,大家披着棉大衣,倦缩在冷风飕飕的车厢里继续着回笼觉。几个小时后,车子强烈的颠簸起来,把大家都颠醒了,一看,天不知啥时放亮了。车轮下已不是公路,而是灌木丛生的土道。卡车摇头晃脑地向低洼地区驶去……

太阳慢慢升起,我们身上开始暖和,精神也上来了。

远方出现了一条大河,据说这里已是诺敏河上游地区了。车子不一会到了河边,沿着边上的沙滩继续开,但开不了多久便陷住了,任凭发动机如何轰鸣,车轮依然原地打转,越陷越深。于是,领队发令下车。

一名林业工人领着女兵们到附近的林子里去了,她们的任务就是采摘蘑菇,挖野生韭菜等。

我们男兵们带着林业工人提供的几挂逮鱼用的丝网,水桶等,向河边走去。

大河有二十几米宽,水清澈无比。仔细观察,果然有鱼在水中悠闲地游着。大家兴奋起来,轮到我们的领队显身手了。他先安排二人游到对岸,然后解开一副丝挂网,这是用很细的尼龙丝编织而成的,一米多宽,二十来米长,网的最下部还拴着一个个小铅球。领队用根引绳,一头拴上块石头,抛向对岸,另一头系着丝网,让对岸的人把网慢慢牵引到河中央,由于铅球的重力,丝网像一副倒挂在河底的排球网。就等着鱼儿上套呢!

隔了几十米河段就下一个网,留下一人看着,一个小时后,带来的丝网全部下完了。

看网以外几个剩余人员被领队赶下了水,让他们在河中扑腾游泳,驱赶鱼儿往套里钻。

我密切注视着自己负责看管的那张网,突然,发现河底张网处有了银光在闪动,像被固定住不再移动了。叫来领队后,他说挂上鱼了。游动的鱼碰到网,就被尼龙丝缠住了鱼翅,难逃法网了!一条,二条,三条……闪动的银光越来越多,我高兴极了,直忙着点数。

午后,大家开始收网,我的网上贡献最大,共捕到二十三条。

本来,有人带了一些油盐,指望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家先尝尝鲜的,但总体上战绩不够理想,捕的鱼虽有四十来条,却不太大,加上二十多人,狼多肉少,大家就闻闻腥,咽咽口水算拉。

女兵们也带着战利品逐个回来了。有几个惊慌的告诉我们,在林中发现一个被野兽吃剩的动物尸体,领队一听来了劲,出来就是来觅食的,那有这等好事,难道天上掉下来块肉?领队立刻带着几个人去查看。

看样似乎是只狍子,可惜剩下不多的肉上爬满了蛆虫,早已腐败了,他们只好失望而归。

不管怎样,今天没有白来,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收获,应该能够交差了。于是,领队指挥大家用力推出被陷的卡车,打道回府了。

国防公路施工誓师大会顺利召开之后,筑路工程大会战真正打响了。

所有的战线被划分成好几片战区,由各部队分头作战。

在原始森林中要开辟出一条简易公路来,实在不容易,沿线上地形很复杂,要遇到树林,小溪河流,草地沼泽……因此,遇到林子挡道,只能伐树开道,那些巨大的树根要用炸药才能去除。而遇到溪河,必须建涵洞架桥。相对而言,最好对付的是草地,最难啃的骨头就数沼泽地了.因此,沼泽地只能多调些兵力。

我所在的班排,主要的任务是配合桥梁工兵施工。为他们放树造材,提供建桥需要的建材。

眼下最紧迫的就是打通与35公里处已有公路的连接道路,这里河流小溪密布,入夏后,雨水增多,河水暴涨,这水位一高,机车进来更没门了。我们后勤供应都因此受影响,所有吃的,工具等急需物资,只能靠人抬进来。可见,我们肩负着不轻的担子。每天,大家扛着斧锯,冒着晨露,迎着朝阳进林子放树。有时候,路过密集的灌木丛林时,惊动了刚孵化的野鸡群,毛绒绒的小鸡崽吓的四处乱窜,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可爱极了。林子中处处充满了生机。但是,我们重务在身,无心欣赏这一切美景,还是拉自己的大锯去吧!

桥梁工兵大部来自工程连的木工排,本来就同一连队,因此大家都很熟,工作配合很默契。

桥梁完全是用木材建造的,桥墩桥梁承受重压,因此,要选用很粗的落叶松才行。这种重要的材料,一定要桥梁工兵亲自选择。能用的大树经过他们的圈点,就交由我们处理了。手上锯放的树越来越大,粗一点的一个人已无法用刀锯放倒,需二人拉大锯才能完成。几天下来,我们的胆子练大了,技术也熟练了,已由大城市的小书生转变成合格的伐木工人了。

林子中天气反复无常,时不时会突降暴雨,一看天色忽暗,乌云密布,邪风四起,就知道雷雨马上要来了。大家立即放下手上活,到附近去扒桦树皮,把它顶在头上。在这特殊的雨篷下,大家听着一阵阵惊心动魄的怪雷声,冒着倾盆大雨,互相大声地叫喊以此壮胆,直到现在,那叫喊声好像依然在脑海中的山谷里回荡……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周道生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