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以色列以及地缘政治
2010年06月01日 14:55 lz.book.sohu.com 】 【打印共有评论0

美国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国家正好分别是伊朗的东邻和西邻,小布什政府一再有打击或入侵伊朗的意图。这不是偶然的。这个事实反映了美国控制欧亚大陆南端的企图。如果美国控制住了这三个绵延相连的国家,它不仅可以主宰中东的石油生产和石油供应,打击最强硬反美、反西方的伊斯兰势力,还能够斜刺插入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对中国和俄国的后方构成威胁。但这个任务实在太巨大了。所以,当初白宫和五角大楼一再对伊朗发出威胁,却迟迟不能下定采取军事行动的决心。今后美国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和气焰。美国的相对实力在下降,处在战略收缩期,不会急于向别国动手。其实,即使美国占领了伊朗,与伊拉克、阿富汗的美军占领区连成一体,美国在欧亚大陆的地缘环境也未必得到改善。相反,它可能陷入更大的泥潭,更快地耗费国力。在现代,征服三个异教徒的国家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任务。

如果伊朗企图主导破碎地带的中段,它在本地区内不会遇到竞争对手。印度是破碎地带上最大的国家,经济规模、军队实力都最大,还是有核国家。但印度是一个印度教徒占绝对多数的国家,而且它的地理位置偏东,巴基斯坦阻挡了它与其他伊斯兰国家交往的陆上通道。所以,印度成为破碎地带中坚力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20世纪中期,埃及一度是呼声较高的伊斯兰的领袖。但在以色列的打击下,以及它与以色列媾和,都影响了埃及在伊斯兰世界的声誉。萨达姆想做伊斯兰世界的代言人,伊拉克以强硬反以、反美的姿态出现。但美国占领了伊拉克,把他消灭了。萨达姆的消失为伊朗的崛起扫除了一大障碍,这大概是美国没有预料到的。随着双方力量的消长,今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各一部分可能被纳入伊朗的势力范围。

伊朗的面积只略大于印度的一半,人口还不到印度的7%。这是伊朗的不足之处。但伊朗在本地区建立伙伴关系的潜力比印度大得多。伊朗现在因核武器和选举问题遇到了很多麻烦。不过,从一个较长时期看,如果能够改善国内的发展条件,以较快的速度增强国力(这才是最重要的),伊朗仍然有很好的机会成为地区大国。如此,在欧亚大陆的南端,在中东石油向东方的运输线上,将出现两个互相竞争的地区大国。这样的局势符合中国的利益。要成为伊斯兰世界利益的代言人,伊朗也有不利的一面。首先,伊斯兰世界是分裂的。其次,伊朗的人口以什叶派和波斯民族为主,不是伊斯兰教的主流教派逊尼派和先知最早传教的阿拉伯人。但这不是很大的不利条件。代言人总是对外的,内部的差异不那么重要。伊朗强硬的反美和反以立场已经赢得了许多穆斯林的支持。在伊斯兰世界内部,代言国家仍需要较长的时期才能出现。伊朗第一步是建设成为地区大国。伊朗必须以经济实力为基础,核武倒在其次。

伊朗有自己的核计划,自称是为了和平利用能源,它正在发展核武器所需要的技术,制造核材料。显然,伊朗也和印度一样,把核武器当作大国的门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国家能够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但另一方面,伊朗必须明白,要成为地区大国,仅有核武器以及反美和反以的立场还不够,它还需要发达的经济和技术,以及有吸引力的文化。与本地区其他国家相比,伊朗的社会较为开放。伊朗也许可以成为一个较发达的伊斯兰国家。

支持伊朗复兴的有古帝国的记忆,还有古老的文明,尽管这个古文明因伊斯兰教的传播而中断。古代波斯的文明有很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传播到很远地方。中国古史中的大食大食的藏文对音是“Stag gzig”,即Tajiks(塔吉克),“指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同时也指被阿拉伯人征服以前的波斯”。唐朝人也以“大食”称灭亡波斯萨珊王朝的阿拉伯帝国。波斯在汉朝被称为安息。见张云:《上古西藏与波斯文明》,116页,中国藏学出版社,2005年。就是今天的伊朗。起源于波斯的拜火教(祆教、琐罗亚斯特教)渐次向东传播到中亚、中国,流行于中亚,到达中国内地的时间大约是6世纪初北魏时期,盛行于隋唐,后渐渐消失。祆教的光明与黑暗、善与恶的二元对立,在西方文化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现在的祆教徒大多生活在印度,善于经商。塔塔集团就是祆教徒的公司。摩尼教也起源于伊朗,曾经传播到中国。西藏原始的苯教起源于象雄,象雄在今天西藏西部阿里地区的扎达县、普兰县,以及印占克什米尔东部的拉达克。这一带在狮泉河(印度河上游)流域。在松赞干布统一吐蕃之前,象雄是一个独立的王国。有很浓重的波斯文化痕迹,比如天葬、一妻多夫等习俗。苯教现在流行于藏东和川西一带,已被藏传佛教所接受,称为黑教,与藏传佛教的四大教派并列。塔吉克人是波斯人的分支,占塔吉克斯坦人口的60%,阿富汗人口的30%。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前,与塔利班作战的北方联盟就是以塔吉克人为主。中国有4万多塔吉克族人,主要分布在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县。中巴边界上的红其拉甫口岸就在这个县的境内。

伊朗目前的政体不是一个人的独裁,比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多了不少合法性和灵活性。在有限范围内,伊朗民众可以表达不同意见,高层人物之间也有对抗。有了这个基础,伊朗走向封闭的可能性减小了,而有可能实行政治和经济改革,成为一定程度上的世俗化社会。这大概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世俗化不会影响伊朗成为伊斯兰世界代言人,比如俄国是一个世俗国家,却长期要(在)做东正教的保护国。伊斯兰世界现在还没有这样一个国家,伊朗是一个候选国。

在2009年6月的伊朗大选中,西方国家力图在信息传递等方面帮助伊朗的民主进程,揭露不公正的选举,把反西方的内贾德赶下台。伊朗选举过程中的抗议和动乱加剧了它与西方国家的对抗。与专制国家相比,伊朗有一定的民主,多种力量可以公开竞争。当然,选举后的暴力抗议和镇压是一个污点,但西方政府的干涉是它们数百年传统的延续,与正义无关,却与伊朗的核武器计划关系密切。如果不是美国在1953年的伊朗民主进程中策动政变,扶植独裁政权,也许它们这次能够有所收获。伊朗不会不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而保持警惕。在另一方面,当伊朗拥有更加公正的民主时,将采取较为温和的外交政策,这一点大概没有疑问。同时可以肯定,自由与民主将促使伊朗更快地发展,为伊朗的复兴提供更雄厚的基础。不过,这样的前景却未必符合西方的利益。到那时它们就会设法进行另外的干涉了。

巴基斯坦:中国全天候的朋友

巴基斯坦与中国有着很多共同利益。两国的友好关系经常被称为“全天候”的。不过,双边合作受到地理限制。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陆上邻国。中国的一侧是新疆的西南部,巴基斯坦一侧是克什米尔。两国的边境地区是喀喇昆仑山区,有许多大雪山和荒凉的山谷。中国-巴基斯坦公路(喀喇昆仑公路)是两国之间的唯一陆路通道。公路经过的红其拉甫山口,海拔高度有4800米,现在已较少使用的明铁盖山口也有4700多米。公路所经地区高寒荒凉,人烟稀少,而且漫长。从新疆喀什(一个边境小城,离乌鲁木齐很远)出发,经红其拉甫山口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共有1300公里。从伊斯兰堡到港口城市卡拉奇还有1000多公里。这条公路的运输成本非常高。

巴基斯坦对中国的作用,首先是保证中国西北边疆的安定,其次是与中亚的陆路联系。至于印度人一直担心的事情--中国借助巴基斯坦牵制印度--倒在其次,中国与印度的关系还没有恶化到那一步。在国土面积、人口、经济发展诸多方面,巴基斯坦与印度相比明显处于劣势,国内的政局也不如印度稳定。一个动荡混乱的巴基斯坦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也不符合印度的利益。那时,东突必将利用巴基斯坦国土作为袭击中国的基地,印度也必将发生更多的恐怖袭击,印控克什米尔也必将难以控制。巴基斯坦是阻挡伊斯兰激进分子进入中国和印度的防火墙。所以,中印两国在巴基斯坦问题上有共同的利益。这个利益大于它们之间的分歧。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