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荣:在日本赔偿中国劳工上为何闹分裂
2010年04月28日 09:28 中国山东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资料图:花岗受难者联谊会

“4月26日,183名原中国劳工及其遗属代表与西松建设公司的代表在日本东京简易法院达成和解。西松建设方面接受原告方提出的和解条件,承担了‘历史责任’,支付赔偿金额共计1.28亿日元。”——新华社

昨天,日本西松建设公司正式向二战中国劳工谢罪并赔偿,但部分劳工拒绝日方赔偿,称“救济款”是侮辱人格和国格。

这次达成所谓的和解协议,从后续报道看出,我们的劳工内部是受到些许压力的,向日方提出的要求不尽相同,最终形成“妥协派”和“抗争派”,笔者不认为哪一派是绝对正确的,哪一派是“叛徒”,笔者只是觉得汗颜。时至今日,我们的人还是如同当年一样,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意见不一致,屈服于某些压力集团。

明白的人一定能体会到笔者说的不是那些受尽屈辱的劳工,而是某些平日里张牙舞爪,关键时刻却暗中勾结日方,甘愿做所谓“和事佬”的人。目的无非是让这些历史旧账,成芝麻烂谷子,不要影响到今日两国的和谐关系。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分化,历来是日本最善于使用的手法,面对日本这个昔日的战败国,我们的人却很难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胜国那样取得赔偿。

现在一派接受和解,另一派坚决拒绝。双方对和解协议的看法大相径庭,一方认为来之不易,是胜利;另一方认为丧权失格,是屈辱。媒体新闻镐内容针锋相对,甚至一方指责另一方,就是这种矛盾的又一次体现。

凭良心讲,对于当年遭受屈辱的这些老人而言,无论从年龄还是精力、财力都耗不起了,风烛残年,不妥协又能如何?要知道他们面对的不是当年的那些直接加害者,而是那些年富力强,昔日侵略者们的后代。

在和解过程中,支持和解的律师还特意将日语“救済”翻译成“补救”,用心不可谓不良苦,就是想让劳工们迅速的接受,鉴于救济、补偿、赔偿这样的概念虽然含义不同,但给人的感觉也差不多,所以一概当作“赔偿”接受,对于一些耗不起的老人来讲,不妥协又能如何?

其实,媒体也不用特意支持哪一派,网友们也不必互相攻击,愿意签协议的人,就去签,不愿签的人,还可以接着抗争。同样的事情,对于不同的人,价值观念是不一样的,感受也不一样,又怎么可能处处保持一致?不管是妥协还是继续抗争,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这些年事已高的劳工,他们的勇气、这些个律师和支援团体的无私奉献,共同谱写了中国劳工对日索赔的壮丽篇章。

逝者已矣,历史也早成过眼云烟,生者若能借助类似诉讼和解等渠道和桥梁走向心灵和解,或许是对逝者最大的尊重和怀念,也是对历史对未来真正负责任的直面和担当。

更为重要的是,和解协议中的“谢罪道歉”进一步确认了日本侵我华夏,辱我同胞的史实,以法律的形式对日本民众进行正确的历史观教育,这对于两国民间在历史问题认识上缩小差距、并逐步走向最终的和解,意义更为远大。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赵子荣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