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社科院学者:乌克兰大饥荒因苏联为工业搜刮农民口粮


来源: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网

人参与 评论

饥荒的主要原因有: 第一,强制推行农业全盘集体化招致农民反抗,以富农为代表的农民抵制集体化运动。

这些领导人包括联共(布)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约瑟夫·斯大林、苏联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中央委员会书记拉扎里·卡冈诺维奇、乌克兰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斯塔尼斯拉夫·柯秀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苏维埃中央委员会主席弗拉斯·丘巴里,还有乌克兰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第二书记门捷尔·哈塔耶维奇等。判决指出,就是这些人于1932—1933年在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境内组织制造了对乌克兰人的种族灭绝,并“人为创造了目的在于部分地从肉体上消灭乌克兰人的生活条件”。

在公布判决结果的新闻发布会上,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发言人还宣布,乌克兰将通过法律途径对那些种族灭绝的死难者予以物质赔偿,甚至返还给他们当时被不合法地没收的财产。对于基辅上诉法院的审判,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作出了积极反应。他肯定,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意义的判决书”,将“重树历史公正”[10]。不过,较之于2008、2009年“大饥荒”的纪念活动以及宣传报道而言,这一结论性的“审判”引起的反响总体上很小。2010年总统大选前后,尤其是亚努科维奇就任乌克兰总统后,乌克兰“大饥荒”问题逐渐淡化。

综合上述情况不难看出,有关“乌克兰饥荒”问题的研究有一个发展与演变的过程。最初,关于乌克兰1932—1933年饥荒是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历史进程中发生的一个不幸事件,在“改革、民主化、公开性”口号推动下,成为被揭开的苏联历史的“空白点”,是一个历史问题。之后,西方和乌克兰的舆论与宣传不断演绎,把乌克兰饥荒作为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件从上世纪30年代初遍布苏联产粮区的饥荒中剥离出来,说成是发生在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内的“大饥荒”,是“莫斯科政权”有意识地种族灭绝乌克兰人而造成的灾难。

进入新世纪后,乌克兰政府向俄罗斯提出赔偿与道歉的要求,并要求联合国承认这是种族灭绝,使这个问题远远超出历史范畴,上升到了意识形态和政治的高度。这个演变过程实际上也正是乌克兰与西方国家把乌克兰“大饥荒”这一历史问题政治化的过程。

其手段可以这样概括:先是把整体史实碎片化——把乌克兰饥荒从苏联1932—1933年饥荒的整体史实中剥离出来,只把乌克兰一个加盟共和国农业区的饥荒现象作为研究对象,在披露饥荒“真相”的过程中,下手处、着眼点均落在乌克兰,由此造出一个专有的指代名词“大饥荒”;二是把被碎片化的历史事实绝对化。部分乌克兰和西方的学者、政论家极力夸大乌克兰的饥荒情况,把乌克兰饥荒放大到用来取代苏联饥荒的全部事实,并把饥荒发生的原因说成是“莫斯科政权”有意制造的,意在消灭乌克兰人,并在政治家的推动下,借助各种传播媒介用多种方式来演绎和宣传。于是,大肆渲染另一个专有名词“种族灭绝”或“种族灭绝——大饥荒”。

那么,一部分西方和乌克兰的学者、政治家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实质是借历史问题发挥,把历史问题政治化。对乌克兰的一些政论家或研究者而言,其目的首先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进行反共、反苏宣传,这种情况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及苏联解体之初的90年代尤甚。他们意图通过披露历史真相,揭开历史“空白点”,来揭露“斯大林主义”、苏联“极权社会主义”的黑暗,与当时甚嚣尘上的批判斯大林、指控列宁、批判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的浪潮结合到一起,对社会主义苏联进行“清算”;其次是反俄。苏联解体前,对饥荒死难者的纪念活动就与乌克兰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推动了乌克兰的离心倾向。

苏联解体后,在独联体内部这种思潮加重了反俄倾向,部分乌克兰政论家甚至提出要求“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向乌克兰人民道歉,并要求俄罗斯给乌克兰饥荒的受害者以经济赔偿,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做法影响了乌俄两国关系。而对一些西方国家的政论家或者研究者而言,把乌克兰饥荒问题政治化的目的主要也有两个:一是对苏联“极权”社会主义制度展开批判,以加强反共宣传。在苏联后期,他们借助“民主”、“人权”口号来推行西方的意识形态,在乌克兰加盟共和国推行西方的反苏、反共策略,借乌克兰饥荒一类的问题大加渲染苏联的民族矛盾,加剧了乌克兰的独立倾向,从而在苏联演变过程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苏联解体后,西方借乌克兰饥荒问题插手后苏联空间,在独联体事务上,尤其是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上做文章。

在一些西方国家煽动下,乌克兰屡次在欧盟会议以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1932—1933年饥荒问题,使国际社会就这一问题大体分成了两种态度:一类是支持乌克兰,承认种族灭绝说法的。到目前,“种族灭绝说”已先后在国际上得到了十几个国家立法机构的承认。另一类是不支持“种族灭绝”说法或者对这一问题不表态的。可以说,苏联解体前,乌克兰“大饥荒”问题还是乌克兰流亡者或者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与苏联国家之间的事情,苏联解体后变成了乌克兰与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之间的问题。加上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参与,导致苏联时期的“国内问题”国际化,并越来越复杂化。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饥荒 乌克兰 苏联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