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兰台说史第1期:揭秘宋彬彬道歉背后隐藏的历史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面对这样的红二代的连续公开道歉,本期专题要谈一谈道歉背后隐藏的历史。

在澄清文革历史之前 当年未成年人的道歉意义不大

应当澄清的史实还未明晰,应当明确责任的当年的成年人们还未承担其应有的责任。当年的未成年人的道歉意义不大,因为宽恕和谅解都建立在真实之上。

(率先道歉的陈小鲁)

据陈小鲁介绍,对于他的道歉,干部子弟内部并无统一看法。“‘文革’这段经历,谁都忘不了,却未必都会道歉。即使私下说对不起,也未必敢公开说。一些红二代甚至说我“不像话”,另一些人还在为过去辩护。”⒀

实际上,对于当年的未成年人的中学生红卫兵来说,首先出来忏悔道歉,虽然不是很多,却很值得尊敬。但文革的责任,首先应该由当年的成年人来担当,而不应该由当年的未成年人先出来承担。

(宋彬彬在道歉会上)

正如文革口述史学者米鹤都所说”人民出版社的一位老社长,也是一位对文革具有深刻反思精神的学者,但是她的书中曾这样愤愤不平地说:“有些人把自己的苦写成小说,如梁晓声、阿城、张抗抗、史铁生、叶辛……现在已经成名。但是,他们的小说里,都只写了自己如何受苦,却没见一个老实写出当年自己十六七岁时,……自己的思想是究竟怎样变成反对一切、仇恨文化、以打砸抢为光荣的,一代青年是怎样自愿变做无知的。”这话讲得可以说很严厉,而且是在批评一代青少年人。但是如果反问一句:他们十六七岁就走上无知的道路,难道不是控制这个社会的上一代给他们安排的?而是娘胎里带来的?五、六十年代那些从事中共宣传工作、从事文化教育工作的上一代人,向未成年人灌输的是什么?难道不更应当反思、承担责任吗?今天怎么能这样轻松地把责任推到下一代身上,怪十六七岁的他们“仇恨文化、以打砸抢为光荣”。如果这是事实,那首先是整个社会教育的失败!我觉得具有这种认识的不在少数,但太过肤浅、太缺乏自我反思了。如果社会缺少自我反思,谈到的都是别人该反思,那么这对于真正总结历史教训和提高民族素质,特别是纠正其体制上的弊病以保证民族长治久安地发展,其作用甚至是本末倒置。“⒁

(负罪当年打死人的前红卫兵王冀豫)

从这个角度上说,如果仍晦暗不明的文革历史得不到澄清;当年真正应当负责的成年人不能明确应当承担的责任。那么今天陈小鲁、宋彬彬这些当年的未成年人红卫兵的道歉也就意义不大,反而会引发新一轮撕裂社会的争论。因为所有的宽恕和谅解都建立在对事实的廓清和对责任清晰的认定上,舍此别无他途。

注释:

①据王友琴《恐怖的”红八月“:红卫兵打杀教师》,《炎黄春秋》2010年第10期

②据陈人康口述《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

③⑩据高华《阶级身份和差异--1949-1965年中国社会的政治分层》

④⑦据孙言诚《血统论和大兴”八三一“事件》,《炎黄春秋》2012年第2期

⑤据刘松茂《”文革“中毛泽东对待武斗的态度》,《老年人》2004年第12期

⑥据米鹤都《”破四旧“的表与里》,《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

⑧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⑨⑾据孙沛东《裤脚上的阶级斗争》,《开放时代》2010年第6期

⑿据王冀豫纪彭《”红小将“王冀豫的反思:个人的罪恶是不能掩盖的》,人民网

⒀据陈小鲁范承刚《陈小鲁:我是红二代,我是少数派》,《南方周末》2014年1月2日

⒁据米鹤都访谈《米鹤都:反思文革不应先追究未成年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彬彬 红八月 红卫兵 道歉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