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我们太走运了”:布什与斯考克罗夫特追忆苏联末日

2011年12月20日 02:07
来源:当代世界 作者:姚晓南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就这样,一切都完结了。确确实实,所发生的事情是我从来没有预想过的,我没有想过这个奇迹会在我的有生之年出现。其突发性使我目瞪口呆。

本文摘自:《当代世界》2000年第4期,作者:姚晓南,原题:《“天哪,我们太走运了……”——布什与斯考克罗夫特追忆苏联末日》

九年前,本世纪最大的一场对抗——冷战——结束了,苏联解体了。在这些事件中美国——苏联在冷战中的主要敌人——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布什与斯考克罗夫特合著的《转变了的世界》一书中回答了这个问题。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布什任美国总统时,斯考克罗夫特担任他的国家安全顾问,1989年他们领导美国政府时,他们甚至连作梦都没有想过会在冷战中取得完全彻底的胜利。

突然间——胜利到来了。这个胜利他们没有预想到,也不是他们理所应得的。回忆录中直言不讳地叙述了华盛顿如何目瞪口呆地观察了苏联在1991年8月事件后自我灭亡的过程。

关于“8·19”事件之后……

1991年8月末,戈尔巴乔夫刚从佛罗斯返回——斯考克罗夫特回忆:

“政变失败加速了苏维埃政权,尤其是名声日下的共产党,而归根结底则是戈尔巴乔夫本人的权力在中央的崩溃。政变也发出了加盟共和国影响增强和叶利钦在政治舞台上飞升的信号。同时它还改变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之间的关系,究竟程度如何,在叶利钦宣布禁止戈尔巴乔夫参加8月23日召开的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会议后,大家就心领神会了。叶利钦抓住一切机会侮辱戈尔巴乔夫,借以显示,现在是谁在掌权。这意味着,戈尔巴乔夫时代结束了。”在同一页上,布什回忆起另外一件事,他焦虑不安:

“尽管叶利钦按照惯例呼吁戈尔巴乔夫重新执政,但依我看,他的做法过分残酷。我早知道,他们互相没有好感,但有时叶利钦对待政治上已经处于弱势的戈尔巴乔夫简直可以说是过分轻蔑。那些日子他胜利了,正春风得意。他其实可以表现得更友善一些,因为戈尔巴乔夫已经退到了后台。更何况,政变出人意料地导致曾几何时还交过锋的对手建立了联盟,因为他们都争取恢复控制局面,不让反对派力量东山再起。

政变失败后的那个星期发生的事情让人不可思议。当然,势必要清洗掉与戈尔巴乔夫关系最铁的人,而且不仅仅针对直接参与政变的那些人。我始终不理解,叶利钦到底决定刷下来多少人,在他的亲自干预下会有多少人被撤换。戈尔巴乔夫倾向于不要处罚职衔很高的策反者,将莫伊谢耶夫留职了一段时间。很快我们就得知,叶利钦逼迫戈尔巴乔夫把这位年轻的前程远大的将军撤了职。我很尊敬也很喜欢莫伊谢耶夫,当听说他参与了政变,我十分难过。而得知亚佐夫也有份时,我就不那么伤感,我从未想过他会招人喜欢。”

关于波罗的海三国独立

顺便说一句,美国领导人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感伤。接二连三地发生了那些导致苏联彻底解体的事件,但那时谁都想不到。有些时候美国总统被震惊得甚至要抓住座椅的扶手才能坐稳。首先是波罗的海沿岸的三个共和国。布什讲:“戈尔巴乔夫仍然拒绝承认波罗的海三国独立,他坚持说,应该由人民代表大会作出决定,但这种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了。俄罗斯已经承认了波罗的海三国,叶利钦请求我们也照此办理。

为了挽救戈尔巴乔夫的政治生命和发展苏美关系,我寄希望于他会在西方采取实际行动之前允许波罗的海三国独立。美国总统回忆:

“我请盟国领导人在开始O行动前再等一段时间,然后我与戈尔巴乔夫通了话,对他说,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我通告他,我们将于8月30日承认波罗的海国家独立。戈尔巴乔夫请求我们等到9月2日,因为新成立的苏联国务委员会届时将讨论这个问题。我同意了。我觉得,最好说服他们,让他们自己作出这样的决定,总比我们单方面承认波罗的海国家独立好,当然谁都知道,我们无论如何也会承认其独立的。而这只能降低戈尔巴乔夫在国际舞台上的声望,会更加削弱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的苏联。”

布什在1991年9月2日的日记中记下:“尽管苏联局势动荡,这仍是这次美好的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不禁想起了1944年9月2日那一天。47年前正是在这一天,我驾的飞机在日本的博宁群岛上空被击落。47年来我的生活和世界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啊!

今天我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我承认了波罗的海三国独立。”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戈尔巴乔夫 布什 叶利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