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二战后日本“北方领土”外交出尔反尔 最终惹恼俄罗斯

2012年08月16日 09:49
来源:俄罗斯研究 作者:董青岭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二、冷战后日本政府“北方领土”外交的推进

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国力大衰,急盼日本的经济援助,同时在其推行的“重返欧洲”的西向战略屡屡受挫之后,俄罗斯开始重视东方外交,逐渐调整对日关系,积极主动谋求改善日俄关系。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感到有机可乘,再次将北方四岛的移交问题提上两国关系的议事日程。

(一)积极推动叶利钦总统访日,共同发表《东京宣言》。叶利钦自从执掌苏联实权以后,在不同的场合多次就日本关心的北方领土问题进行表态,称俄方愿意“根据国际法的平等、正义、和平原则加以解决”,[3]力图采取灵活态度谋求日俄接近。日本对俄罗斯的动向做出积极回应,认为“以日本比较满意的方式谋求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的时机已经到来。”[4]1991年俄罗斯独立以后,日本政府随即积极推动叶利钦总统访日,意图通过开展首脑外交加快解决日俄领土之争。在日方的一再推动下,1993年10月叶利钦对日本进行了正式的访问。访问期间双方共同发表了《东京宣言》和《经济宣言》,其中东京宣言的核心就是北方领土问题。《宣言》称:“两国首脑一致认为必须克服两国关系中存在的困难遗产,并就齿舞、色丹、国后、泽捉岛的归属问题进行认真的谈判。”通过推动最高层的日俄首脑外交,日本方面收获了领土外交上的两点进步成果:其一、《东京宣言》提出了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的新的指导原则,即“立足于历史和法律事实,以两国间制定的各种文件及法律和正义为基础加以解决”;其二、《东京宣言》通过确认“日苏间的所有条约于其他国际承诺在日俄间继续适用”,从而间接的确认了1956年《日苏联合宣言》中苏联所作的交还北方两岛的承诺继续有效。鉴于《宣言》在北方领土问题上取得的的上述进展,时任日本首相的细川护熙对此评价甚高,认为《宣言》为解决北方领土问题寻找到了新的基点。

(二)、实行“多层次接触”,加强日俄政治对话。叶利钦总统访日后,日俄双方在北方领土问题和经济合作问题上仍坚持各自原有的立场,相互关系并未取得新的进展。从1996年起,桥本内阁开始主动推动日俄关系的发展,放弃了执行多年的“政经不可分”和“扩大均衡”的原则,制定了“多层次接触”方针,并呼吁日俄双方加强政治对话,进一步发展日俄关系。所谓“多层次接触”方针,内容包括:(1)进行以北方领土为中心的和平谈判;(2)开展首脑间与阁僚级政治对话;(3)对俄经济改革予以合作;(4)与俄远东地区进行地区间交流;(5)开展安全对话;(6)在联合国等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7)就东北亚地区稳定问题进行磋商。[5]新方针虽然仍把解决领土问题放在对俄政策首位,但却不把它作为追求的唯一目标,而是在谋求上述各领域平行取得进展的过程中,力求该问题的解决。同“政经不可分”和“扩大均衡”原则相比,新方针在处理对俄关系方面显示了较大的灵活性,一提出便深受俄罗斯欢迎并得到俄方积极响应。1997年日俄双方就在两国间建立电话热线和日俄首脑每年定期会晤制度达成协议。同年7月,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发表对俄政策演讲,提出新的对俄外交三原则:“互信、互利和长远的观点”,并强调“在解决领土问题上不应区分胜利者和失败者”。[6]叶利钦总统对此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三项原则将从根本上将为日俄关系开创新篇章,并带来更大的活力,使之更加充实。”日俄关系的接近推动了领土谈判,当年11月桥本和叶利钦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非正式首脑会晤,俄表示同意在2000年前解决领土问题并缔结和平条约,这是自1956年《日苏联合宣言》发表以来双方在领土谈判中取得的最大进展。

(三)扩大对俄经济合作,诱俄做出领土让步。90年代后半期,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俄罗斯的经济状况犹如雪后加霜,每况愈下。针对俄罗斯急切想取得日本的经济援助这一强烈愿望,日本频频挥动“经济合作”牌,企图在经济上给俄一点甜头,诱俄在领土问题上做出新的让步。1997年11月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同叶利钦签订了一份名为《桥本——叶利钦计划》的一揽子援助协议,其主要内容是:在2000年前日本重点在高技术领域、整顿俄国内投资环境、培养企业人才和开发俄远东西伯利亚能源方面提供援助和合作。此外,桥本还许诺向俄提供15亿美元的输出入银行贷款。1998年11月小渊惠三首相访俄,主动表示日方愿意继续履行《桥本——叶利钦计划》,并愿意在原先许诺的15亿美元的基础上在对俄追加1亿美元的援助,同时双方签署了《日俄投资保护协定》,决定成立“共同经济委员会”,进一步加强经济合作。在日本“金元外交”的攻势下,1998年,俄方再次做出让步,同日本交换了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的初步方案。日本的方案是,在日俄和平条约中明文规定在择捉岛、乌鲁普岛之间最终划定两国边界线,在商定的归还日期以前,日本承认俄拥有施政权,继续维持四岛现状。俄罗斯方案是,在2000年前制定并签署日俄和平条约,在条约中载明继续探讨双方可以接受的解决边界问题的方案,同时继续就缔结在上述岛屿之间划定边界的条约进行谈判。[7]这两个方案虽然在内容上相去甚远,双方均表示难以接受对方的提议,但这一进展却表明双方关于领土问题的谈判已越过要不要归还四岛的争论阶段,而进入如何归还四岛的“短兵相接”阶段。

此后,日本政府乘胜追击又陆续提出过新的领土解决方案。2001年3月,日本首相森喜郎曾向俄总统普京提议,解决北方四岛可以分两步走,先交还齿舞、色丹两岛。据说这种方案曾得到过普京的认可。但森喜郎的建议一经宣布,立即招来日本国内的批评和质疑,他们担心两步走的方针,可能最终只得到这两个面积最小的岛,而另外两岛的主权归属则难以确定。

与冷战时期日苏之间的僵持关系相比,冷战后日俄关系的发展逐渐摆脱了意识形态对抗和东西方冲突的羁绊,双方互有需求、不断接近,这为“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创造了较为有利国际政治环境。日本政府巧妙的利用经济手腕不失时机的推进了“北方领土”外交,并随着时代的发展融合进了新的战略考虑:第一、通过收复“北方领土”以壮国威,加快迈向“政治大国”的战略步伐;第二、在冷战后的大国关系的调整中构筑有利于己的多边外交环境,借机提高国际地位、增加外交回旋余地;第三、在强化日美同盟体制的同时,通过加强对俄政治、安全对话,改善日俄关系,借以牵制中国的崛起,平衡亚太力量对比;第四、觊觎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希望能在俄西伯利亚和远东的资源开发中占得先机,以保障本国的能源供应安全。正式出上述战略谋划,冷战以后日本灵活的调整对俄政策,在各个领域全面发展对俄关系,与俄谈判的手段也日显多样性、隐蔽性,这表明日本在北方领土问题上已开始从长计议,企图以退为进,曲线收岛。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北方领土 日本经济新闻 择捉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