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国歌词作者建国前后均遭关押 含冤离世登记用假名

2011年05月30日 14:51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杜高:江青要来掌握对文艺的领导权,她要搞京剧革命,她就是要把这些戏剧舞台上所谓的帝王将相,牛鬼蛇神通通都赶下去,她是这样一个革命的名义,来发动这个京剧革命的,所以这就不能不把这一批人打倒,因为他成了江青来领导这个文艺工作的一个障碍了。

解说:上海30年代左翼戏剧运动,热火朝天的地方40年代末期,反蒋抗美民主运动之叱咤风云的城市,次次都有田汉的身影和足迹,在他享有剧坛老大的威望的时候,当时一位名叫李云鹤的演员,曾投在他的门下,她后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江青。

张颖:她第一个丈夫叫俞启威,她那个时候,她山东人,她在山东的时候,就跟俞启威就恋爱过,后来呢这个俞启威呢就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就离开了山东,江青一个人就跑到上海跑到上海她找什么人了,俞启威也不在,俞启威后来可能被国民党抓了,她就去找的田汉。

田申:她来找我父亲,我父亲不好找啊,我父亲在上海经常搬家,不好找,不知道在哪里住,不知道啊,只有我奶奶家是固定的,那好找,是不是,但是她在我家里住了几个月,我父亲没有同意跟她见面,到最后才同意跟她见面的。

解说:此刻当田汉愤然离开上海时,这位当年他曾经助过一臂之力演员,正走向时代浪潮的尖峰,而田汉本人却被卷入这场浪潮的漩涡,即将面临不侧的命运。

张颖:她大概可能1964年就要搞京剧现代戏会演了江青就找田汉谈过一次话,她就说让田汉把《红色娘子军》也要改成京戏,因为我跟他不是关系很密切吗后来就等于我就帮助田汉,来整个领导这个协会了,我就两个主要刊物我在那儿管,所以他就找我,他说张颖这个《红色娘子军》很难改,他没法唱,他说你京剧里没有长的唱段,你就根本立不住的。

解说:尽管后来《红色娘子军》被改编成了京戏,当时,却让熟知京戏创作的田汉,深感到为难,无从下手,在张颖的回忆中,这部至少七易其稿的,《红色娘子军》京剧本几次送交江青审查,但都被退回来重写,终究没能完成。

张颖:写出来就送到江青那儿了,江青又打回来了说你田汉你写什么别的剧本都写得很好,我的意见要你写这个剧本,你就怎么写不好,结果江青后来就火了,说他不听她招呼,对田汉批判不是,文革就开始了。

解说:1966年文革爆发随着群众的进一步发动各级当权派一个个被打倒,狂热浪潮席卷全国,形形色色的造反组织争相发布各自的观点,宣言声明,传单小报漫天飞舞,位于王府井大街的文联大楼,一时间成为革命小将们频繁光顾的场所。

张颖:那时候我们的文联不是都在现在的商务印书馆那个地方办公吗,那个时候中央文革一开始就定了四个开放点,青年团一个文化部,一个中宣部一个就文联这四各单位什么人都可以去进到里面就要斗谁就斗谁,那最有名气的就是在文联了,所有的艺术家都在那儿吗,。所以那个时候田汉是最遭罪了。

屠岸:初中女学生,不知道为什么奇怪,那些女孩子特别厉害,用那个皮鞭,皮鞭上面有钢的就打那个田汉,田汉就说注意安全,意思就是你不要打我了,还有一次我也看到他写的东西听到国庆的时候,广播在光国歌,放的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是他作词的,聂耳作曲的,他写的那里边有一个,他说我今天又听到了国歌的声音了,我还感觉到,毕竟还感觉到一点安慰。

张颖:他不是糖尿病经常就根本不管他的病,不该吃的给他吃,根本没人管,这个事都没办法,后来总理跟我讲,他好像都一点办法都没有。

解说:1971年冬百虽老人易克勒穿穿着陈旧的棉衣,正天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房门口,她心里牵挂着儿子的饮食起居,冷暖安危,却不知他身在何处,直至去世的那一天,她也没有见到儿子的面。

田申:他逮捕经过我奶奶的床,我奶奶就拉着他,他就说妈妈你放心吧,我还会回来的,就这一句话结果我奶奶每天就搬那个小板凳,坐在大院子里头痴痴地等他回家,这么一等,等了好几年。

解说:事实上田汉已在三年前的1968年12月10日死于狱中,在他的骨灰盒中只有他的眼睛、钢笔,和生前创作的《义勇军进行曲》《关汉卿》。

杜高:1968年的12月,据说那天北京飘着雪花,他在禁闭室里头死去,他死的时候,在名单上写的名字是个假名字,叫李伍,不是田汉,都化了名字,就跟刘少奇主席死的时候一模一样,那种悲惨的局面。

屠岸:看管这些所谓黑帮分子的那个造反派,有的人有点人性有的人是很残酷的,看管田汉的那个人非常不好,因为田汉有糖尿病他有的时候小便就掉在地上,这个看管他的人就要田汉趴在地上把那个喝掉,吃掉,后来他就被逼死了。

解说:1968年12月10日在寒冷的北京,田汉带着无限的遗憾和悔恨离开了人世,没有亲人和朋友来与他告别,然而鬼使神差一般,当田汉离开人间之时,广播里正响着他作词聂耳作曲的《毕业歌》,在那阵狂热过后,青年学生们将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然而人们并未注意到广播中歌词的真意,与它们的处境相去是多么遥远,他们哪里知道这充满爱国主义激情的歌词,是出自一位以被他们参与国的“革命”毁灭的诗人之手。

曾子墨:夏衍曾说田汉一生不知钱为何物,如果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那么田汉就是一块九成以上的金子,郭沫若曾说田汉是中国人值得夸耀的一个存在。他肝胆照人,风声树世,威武不屈,贫贱难移,从创建现代中国的戏剧事业,到组织革命的戏剧运动,他被誉为是一部中国话剧史,是真正的梨园领袖,一生从事文艺事业的田汉,以不竭的精力和不息的激情,创作话剧隔距60余部,电影剧本20余部,戏曲剧本24部,歌词和新旧体诗歌近2000首,各种文字竟有1000多万言,很多人知道田汉而且终身不忘,是因为他是国歌的词作者,这个身份太大太重,几乎掩盖了他另外的光芒,感谢您收看《我的中国心》。下周我们在见。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田汉 国歌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