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风水大师出身的少将 1949年受命为毛泽东恢复祖坟

2012年05月16日 12:19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周军:林彪当时建议就是说把黔敌,他眼睛里只有黔军,他也不知道中央军,就是把黔军全部集中在娄山关、遵义这个地域以后,我们参展的兵力陆续到达,到达以后我们对这八个团的兵力发起突击,把它全部解决。他这个建议本身来说也无可厚非,这个也是很合理的建议,但是他有一点,他没有考虑中央军,他当时不知道,中央军已经在向遵义增兵了,就是吴奇伟纵队。

解说:就在林彪、聂荣臻乐观估计形势的同时,作为突前一部被派去进攻娄山关的红十三团,却已在离关隘尚有十余里的红花园与黔军接上火了。在贵州当地,有桐梓是遵义的大门,娄山关是遵义的二门,大门易进二门难开的说法。

原红十三团特派员周彬少将回忆的《四渡赤水亲历记》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周围的山峰如剑,直插云霄,两侧的山峰夹着一条十步一弯、八步一拐的起伏不平的公路,大有一夫当道、万夫莫开之势,娄山关上只有两间茅草房,一块刻有娄山关三个大字的石碑,把守关口的敌人是王家烈的钢铁第十团宋绍奎部与守板桥金祖典部及其他两个团遥相呼应。从整个情况来看,我军要突破娄山关,不是轻而易举的。

这位1930年参加革命,参加过五次反围剿的江西籍开国少将,还是一位风水大师,1949年解放军南下,到达南昌之时,周彬曾经受命,去韶山帮助毛泽东恢复被湘军何健毁坏的祖坟,然而当他的胞弟提出,要为他们的父亲重择风水宝地,修建高碑大坟时,却被他以抓紧时间进行生产建设,好好学习知识为由拒绝了。

此时面对娄山关如此险峻的山路,周彬只能靠一只好脚与部队一起行军,他的另一只脚在苏区的一次战斗中受伤,由于缺医少药落下了残疾,只能拖着一只伤贾与部队一起踏上长征的道路。

在此时红军队伍里,与周彬一样,带伤参加长征的官兵也不在少数,更何况在红花园不敌红军的黔军,此时已退守娄山关,险要的地形和黔军从制高点猛烈的扫射,成为红军正面夺取娄山关最大的阻碍。

(广告)

陈晓楠:红十三团进攻娄山关受挫的消息,很快被红三军团指挥员彭德怀、杨尚昆得悉,并且报告给了中革军委,而与此同时负责无线电侦查的二局也得到一个更重大的消息,那就是中国军吴奇伟的两个师已经渡过乌江向遵义进发,如果中央红军不能够快速拿下娄山关,就很有可能被黔军、中央军、川军,甚至赶来的滇军一起压制在从桐梓到遵义这段狭长的地形里,形成一个决战的态势。

面对有可能形成的40万国民党军队对3万中央红军,这样一个不利局势,中革军委下了一个决心,那就是换将,以力主速攻娄山关的彭德怀替换准备缓一天再打的林彪,迅速发起攻打娄山关的战斗。

解说:在公路四通八达的今天,我们已经很难用眼睛看到娄山关的险要,然而在76年前,当彭雪枫、苏振华率领红十三团来到娄山关前,看到的是蜿蜒而上的遵桐公路,从山下仰望犹如一条飞舞的长龙,直插群峰峭立之中,成为前往遵义的唯一要道,然而此时,黔军一个团却已抢占了先机,将公路封死了。

由于娄山关右翼山峰一律是悬崖绝壁,不可攀登,左侧主峰点金山,虽有黔军重兵防守,但相对坡度较小,可以攀爬。且攻占之后,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控制娄山关,由此攻占点金山,成为夺取娄山关的关键所在。

争夺点金山战斗持续了一夜,至26日拂晓,红十三团的猛攻,已经迫使黔军开始步步后退,然而黔军依仗制高点的优势集中火力扫射,双方依然保持着对峙状态。与此同时,从娄山关另一面攻击的红十二团也遇到了凶猛的阻击,刚刚投入战斗的十二团,第一次冲锋,就被黔军的机枪挡了回来。

看着战士一批批得倒下,十二团团长谢嵩和政委钟赤兵决定换一种战法,组建一个500人的敢死队,由钟赤兵带着趁夜色,突击黔军阵地。

钟剑平:那个时候彭德怀下死命令了,你打不下来,不能活着回来见他的,那就拼了,当时500人的敢死队,我父亲当时刚过20岁的生日,刚过20岁生日,他几乎是这支部队年纪最大的,只有一个伙夫比他年纪大,剩下全是十几岁的娃娃,真是不要命。

解说:这位1914年出生在湖南平江,一个码头工人家庭的孩子,在1928年,带着200多个年龄十五六岁的同乡,参加了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从此开始他的军旅生涯。

与其他官兵不同的是,钟赤兵是用左腿走完整个长征的行程,他的右腿在一次战斗中永久的失去了,这场战斗正是娄山关之战。

钟剑平:主席说呢,说钟赤兵这个同志原来我不知道,娄山关一战打出了名,这是一次最高指示了,以后陆陆续续一共是四次最高指示,从1966年1967年一年之间,其中说到了钟赤兵是个好同志,是打出来的干部。

解说:1935年2月25日夜,钟赤兵带领500名平均年龄十六七岁的敢死队员翻越峭壁,摸到黔军的阵营上,随即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等到后续部队赶到时,敢死队只剩下20多个人还有呼吸,这其中包括倒在血泊中的钟赤兵。

钟剑平:我父亲一直把自己称为是幸存者,他们这些人活下来是很难的,就是绝大部分非常优秀,非常勇敢的士兵,基本上都没有看到全国胜利,都没有看到,这几百个孩子的话,有两批我父亲是反复提过几回,一个是从平江带出来那200多个孩子,有的是被打死了,有的是失踪了,有的是半路,他们叫妥协,就是当逃兵跑到了,到建国的时候,只剩下他跟钟伟。第二批就是娄山关这批孩子,娄山关这批孩子,其中相当多一批还都是参加红军没有几个月,没有几个月,就在敢死队,上去就打死了。

解说:由于在红军长征途中,一直处于缺医少药的状态,从娄山关被抬下去的钟赤兵,一共做了三次没有麻药的截肢手术,才得以保住生命,但是时年20岁的钟赤兵却永远失去了右腿,自此只能靠一条左腿踏上未来的征程。

陈晓楠:在红三军团的猛烈攻击之下,黔军开始陆续从娄山关撤退,到26号晚上八点,通往遵义的门户娄山关到黑神庙一带,已经被红三军团完全控制了,此时形势可以说一片大好,中央红军主力已经实现了毛泽东建立黔北根据地的第一步目标。

危机并没有因为娄山关的胜利而被化解,此时中央军吴奇伟部的两极师已经渡过乌江了,如果不能赶到吴奇伟之前拿下遵义的话,被夹在一个狭长地带和数倍之敌决战的态势,依然是没法化解,当然了,以上的这些情暗况,红军首长们是了解的,因为负责无线电侦查的军委二局正在时刻监控着吴奇伟部的一举一动。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开国少将 长征 周彬 赤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