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进联合国工作就是为了回祖国大陆
2010年10月25日 11:45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联合国中国职员:联合国一直处在改革之中

解说:这是联合国秘书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公共行政和发展管理司,一大早司长钱海燕正忙着开例会。钱海燕早在七十年代末就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加对外科技工作,和联合国科技部门有过业务来往,1988年正在国家科委工作,并准备留学美国的钱海燕,突然收到联合国科技发展中心,一位巴西籍助理副秘书长的电话,要求她尽快补缺做特别助理。

钱海燕(联合国秘书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公共行政和发展管理司司长):这个助理副秘书长是个非常有特点的人,是个属于改革派的人,特别喜欢创新的人,他不喜欢走老路的,所以他说我这次我不要巴西人了,我要一个中国人,因为他一直想要中国人一直没位置,而且中国政府也想,也想让我们中国人进来,但是也没有位置没有办法,当时我就知道打一个电话给我,说你有没有兴趣到联合国工作,啊?我说,哎呦。

解说:在联合国中国职员全部由中国政府指派的年代,钱海燕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机会感到犹豫,直到领导批准她去联合国工作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1971年后,经中国政府批准联合国总部自由录取的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职员。

钱海燕:各国家大使都经常要到秘书长那见秘书长,然后见秘书长他就谈起来这关于派人的问题,就说中国,然后我们的大使就有一个名单,就是因为我没告诉你,都是这样派嘛,然后大家就政府定好了以后,各个部门定好了以后,然后给这个大使,然后大使去跟这个秘书长交涉,然后交涉完了以后,那个秘书长跟他说,你忘了一个名字吧你们中国还有一个人,他说谁啊,他说叫,他拿那个叫钱海燕,为什么呢?就是那个助理秘书长跑到那个秘书长那要求说,你给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是要她了,我不要别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科委的领导说,那这是为我们中国争了个位置,那你一定要去,而且我记得特清楚,跟我,走以前跟我谈话说,你要在那好好干,为中国人争光。

解说:如果说改变钱海燕人生轨迹的是一场机缘,那么创造她今日成就的是她自己的努力,从科技发展中心的业务人员,到今天主管协调全球政府间公共行政事务的负责人,钱海燕在联合国已经服务了22年。

钱海燕:基本上联合国的这20年我进来以后就开始改,过两年这个科技中心就没了,我那个老板就走了,整个就变了,我们就改成了合成了整个一个,我当时记得我们的那个冀朝铸副秘书长,他当过副秘书长,当时把这五个部门合在一起,他当时就是第一把手,非常非常大,等于是联合国第二把手了,但是过了几年,成员国又开始说这个机构又太大了又要分开,然后又给它分了,又分成三个部门,过来几年以后又改革了,我告诉你,我就在这里头转呀转呀,又跑这又跑那去,最后合到了现在这个部门。

解说:钱海燕所经历的调整,是联合国多年来内部改革的一个缩影,从大楼改建、部门增减、到人事调整,联合国一直在变,联合国的招聘网站Galaxy银河系统,是进入联合国的第一关,目前每年经由这个网站进入联合国人才储备资料库的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万,但真正能够入职的仅仅数百,到联合国去工作是一场真正的全球竞赛。刚退休不久的翁盈盈,就是联合国人事改革的推手之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她大力推动联合国人事招聘的信息化、规范化,2002年Galaxy全球招聘系统在安南任内变为现实。

翁盈盈(前联合国秘书处人力资源管理处人事司副司长):当时就出现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Galaxy上台之后就很多人抱怨,我是电话不停,每天很多人就打电话来给我抱怨,Galaxy是怎么坏怎么坏,你们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我看了半天,我说很奇怪,为什么这抱怨的人年纪看起来比较大,级别都比较高,50岁以上的特别是不高兴,我就说是不是代沟了,年纪方面有问题,我就把手下一般比较年轻人技术方面特别好的,我说你们来吧,我们就来搞一个天使团,你们都是天使,你们都是做好事的,而且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天使,我就安排你们去某某副秘书长、某某司长、某某什么什么,都是那些比较老的,地位比较高的人,你们就去那边敲门,说我叫你们去的帮他们的忙,进去之后请他们把他们门关上,让别人不知道里头在做些什么事情。

你们就跟这位老先生也好老太太也好,坐下来,坐在他那个电脑面前,教他怎么打开他的电脑,很多人不会打开电脑,所以根本就不能用,教他打开电脑,然后一步一步一步地手拉手,教他电脑是怎么一回事,然后走到Galaxy怎么走怎么走,他们要做些什么,其实我们安排给他们工作都是比较简单的,他是负责什么,按这个钮,按这个钮,按这个钮就够了,看得出改革不仅仅是说政策、技术方面的改革,你还要针对你要改革的对方那些人,他们的接受的程度,他们的顾虑是什么,我们这些改革的人,要怎么样去配合他们,让他们不感到受到威胁,不感到这个东西对他们是一种危险,年龄、性别、国籍、文化都要考虑进去,所以这个改革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一个启示。

联合国中国职员:在这儿工作可以帮助更多人

解说:这一天,翁盈盈专门请几个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朋友来家里做客,并且给他们介绍自己最近和中国安徽师范大学合作的环保慈善项目,他们全都是由翁盈盈招聘而来,任职七年的唐春林和任职三年的萧伟毅都从事预算工作,而80后的翟莹则在人事部门。

翁盈盈:伟毅是来自广东,唐春林来自湖南,翟莹来自郑州,还有其他的,从南到北都有。

解说:联合国秘书处目前有200多个中国职员,纽约总部大约占了一半,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参加了中国书会,中国书会的活动地点就设在中文处,在那里中国员工们可以阅读中文书籍和期刊,并且举办各种聚会活动。

唐春林(联合国方案规划、预算和帐务处方案规划预算干事):我们也不是说光中国人圈子玩,我们有时候也是,同一批的,比如说我们联合国一批NCE进来的,大家一块参加联合国这种入职培训的,也经常有联合国的我们叫NCE的group,就是联合国刚才伟毅说的国家竞争力考试,我们中国人叫做国际公务员考试,国内媒体是这么报道,就我们这一批人也经常有一个happyhour,或者是下班以后大家一块去喝咖啡、喝茶的。

解说:翟莹是中国书会的理事,早在留学期间,她就通过考试成为联合国的讲解员,虽然入职才四年,她已经在五个不同的部门工作过。

翟莹(联合国人事处考试科考试行政助理):联合国在做的事业是我一直希望我终身从事的事业,就是说我可以不断地去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通过国家之间的合作,帮助一些地方,帮助一些不光是中国的地方,包括非洲很多的难民,有疾病的地方,解决妇女的问题,妇女的权利问题其实也是联合国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就对这些非常地感兴趣,而且我一直非常相信,我觉得我可以从事这样的工作,而且我觉得我能做出一些事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