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见证日本投降的老兵为何认为远征军是丑恶的历史

2011年07月18日 15:54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赵振英:由于我判过刑,坐过牢,我自己总认为这是一个丑恶的历史,不是一种光荣,谈不上光荣,所以我就不愿意跟家里人说。

凤凰卫视2011年7月17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赵振英(远征军将士):我叫赵振英,是北京人,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那年我是二十岁。我是1939年春天到五十四军的,军部十四师当参谋。1939年,年底日本人从广州向北要打通粤汉路。我们这个五十四军被派到衡阳,在广东翁源就跟日本人打起来了。到1944年三月份,我记得我们那时候,就是在昆明西边了,部队接到空运到印度这样一个任务。

他是我的老长官,他派十四师四十团去担任受降仪式的警卫,我是当时受降仪式会场的警卫营营长。

晏欢(远征军将士潘裕昆外孙):赵老指着那个投降仪式的照片说,晏欢,你从哪儿弄来这些照片。我就问赵老,我说赵老您没见过这个照片吗,到处都有啊,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就想了想,天啊,64年63年了,赵老自从参加过那个仪式之后,他就没有见过那个仪式上拍的照片影像,他没有见过。

赵振英:由于我判过刑坐过牢,我自己总认为这是一个丑恶的历史,不是一种光荣,谈不上光荣。判决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在国民党的时候当过连长、营长、团长,当过这些个官,反动职务。

晏欢:我就跟赵老这样说,我说赵老这个事情是很光荣的事情,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我真的是相见恨晚。赵老就琢磨着那张受降仪式的照片,他说,我的位置应该在这儿,这个照片恐怕,可能是我。

解说:深圳,一座年轻的城市,年轻到人们都忘记了它也有过沧桑的岁月。对于设计师晏欢而言,这座城市还凝聚了家族的光荣与梦想,尽管已是六十多年过去。

晏欢: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我外公的新一军五十师是被派,驻扎在蔡屋围的,六十多年后蔡屋围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已经成为深圳的最繁荣的金融中心了。

解说:晏欢的外祖父是著名的抗日将领潘裕昆,他曾担任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第五十师师长。二战结束后潘裕昆因为在印缅战争下立下赫赫战功,荣获美国自由勋章和英皇巴斯荣誉勋章,并被派往香港,接受日军投降。

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后,潘裕昆避居香港,逐渐淡出中国历史,曾经的赫赫战功成为这个家族不方便提及的秘密。从小晏欢只知道外公是位国民党的将军,除此之外所知甚少。直到2005年的9月,他受邀到南京参加了一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活动。

晏欢:在这个仪式上,主办方大声地读到了我外公的名字,而且把他的事迹和职务,还向所有的人介绍他们的后人,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一种荣誉感,我从来没有过的,从来没有过的。我的外公,整个八年抗战,从第一场大战一直打到外国缅甸战场,后来还作为第一支踏上港英政府,香港土地的中国军队,我就觉得他这个经历非凡。其实从那一刻开始,我才产生了想给我外公写一本书的念头,在开始了我研究的第一步。

解说:这注定将是一程不同凡响的时空之旅,为一段尘封多年的历史擦去灰尘。

晏欢:我当时在网上用英文密支那战役去搜索的时候,就一下搜索到尼尔·葛顿南的网站。这里面就有一篇文章就叫THE BATTLE OF MYITKYINA(密支那战役)。我就发现他有大量的历史照片,黑白照片。我眼界一下打开了,我没有见过,在国内我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源,也没有来源,看见这么完整的我熟悉的将领军官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影像,特别是影像。马上就按照他的地址,给这位名叫尼尔·葛顿南的人写了一封信。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远征军 赵振英 抗战 缅甸 文革 史迪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