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中国军人在日本:黄包车夫随便踹
2010年08月17日 11:06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这有一个铁证,这也是国家一级文物。你看这是什么呢,他在东京刻的一个印章。他是上校,他带着先遣组去干什么呢。他说,真正的中国军人,扛着机枪、卡宾枪,在日本耀武扬威。他跟我说的,说坐黄包车,日本那个车夫可以踹,去饭馆吃饭,想买单就买单,不买单煽个耳光就走,还有些事更不好说了。然后,他们就把这个章给我了,国家文物局说,我们真正的占领日本没有任何文物了,这是唯一的一件,他在东京刻的章。

凤凰卫视8月12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这两天我要冒充八路军,因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到了,是吧,我这个是正宗的八路军的帽子。

樊建川:对,特别是这个帽徽是七十年前的。

窦文涛:帽徽是七十年前,是咱们这个樊建川这个老师送给我的。

李菁:特意挖出来的。

樊建川:挖出来的,从地下两米多深挖出来的。

窦文涛:唉,你看这顶帽子,大家看,就说明了当年的国共一起抗战的一段历史。青天白日狗牙的。我记得八路军的帽子不是灰色的吗?

樊建川:它有各种颜色,还特别有些军官职务高的用这个颜色,因为灰色的嘛,我们做这个不太好看。

窦文涛:唉,真是,李菁咱们今天当记者了,了解一下这位收藏家。

樊建川拿着抗战文物过安检 差点被当做恐怖分子

李菁:我刚才已经问樊老师,关于挖这个帽徽就有一段很好玩的故事,是吧,他挖了好多。

樊建川:当时我们国家没有铝的,没有铝的话,然后没有铝来做帽徽,然后就用这个瓷器来烧。烧了以后,后来到了我们龙川一带就发现了两三个,卖的很贵,卖给我,我就去看了以后,我说继续往下挖,挖到两米的地方挖到两千多个。

李菁:两千多个帽徽。

窦文涛:你想他是开了多少个博物馆。

樊建川:现在开到15座了。

窦文涛:好家伙,而且很多人见到他,都说向他致敬,李菁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李菁:因为他保存历史嘛,因为我也向樊老师致敬过,但是我们那时候是在地震时候致敬过,因为还保存了很多地震的,当然地震是。先不说地震,我就说这个保存这个抗战历史,也是功莫大焉的一件事情,我是觉得,以前我们所受到的教育都是说自上而下的一种历史教育。我们个人对当中扮演的那种角色是微乎其微的,但是我觉得现在像樊老师这样的艺人,很多的民间研究者,他们都自己拍纪录片,他们做些民间采访,像您这样去搜集资料,我觉得真是特别,就是身体力行的去恢复历史。

窦文涛:而且这个建川我觉得一看就是个血热之人,一听说我们要做节目。我来、我来然后呢?

李菁:精忠报国看到没有。

窦文涛:从四川飞到北京把咱这个开成他的抗日博物馆,而且主要是在机场被当成是恐怖分子给拿了。这一过,大家看他带着一颗子弹头。

李菁:那可不是不让您过嘛。

窦文涛:可是,这个子弹头,你跟机场的人怎么解释?

樊建川:我们过去的时候,他属于敏感物,这个子弹头好大一个,马上就把我们给控制起来,说你干什么,你怎么会有子弹头,因为他怕你组装起来,有的把手枪组装起来把子弹一装可以干活嘛。

窦文涛:没错。

樊建川:后来我们就讲这是一期我们到北京做都窦文涛的节目,然后这个子弹头是新四军叫张震华的一个老战士,腿部中弹,被敌人打中了,后来子弹取出来了,有个老人家收藏了,交给我们了。我们拿来做节目的,最后就请示把他们那个公安局请示、请示、再请示,最后同意让我过了。

窦文涛:对。

樊建川:我担心怎么回去。

窦文涛:怎么回去。

樊建川:这个成都机场我过了,北京机场呢。

窦文涛:就留在我们这吧,不是咱们要鸣谢沿路的这个航空啊,公安局对吧,能够把我们这个抗战的文物放行。这个真的是在老战士的腿上,待了多长时间这个子弹头?

樊建川:他是当时负伤以后,担架抬上,抬下来以后到后方医院去取出来的,取出来以后他这个子弹他一定要收藏。这个日本的子弹。

李菁:这个有多少年了,多少年的历史了?

樊建川:1943年,1943年中弹的,1943年取出来的。

为躲避国际公约 日本人把“战败”叫“终战”

窦文涛:而且他这个宝贝,现在你看这真是研究历史,日本的报纸,当年这个日本投降唉,你给我们介绍介绍日本报纸。

樊建川:我是在国内收集了很多报纸你看,这是我们的报纸《大公报》,都高兴了,日本投降了。

窦文涛:这是我们的报纸。

樊建川:对、对。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