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在赣南:当时的干部不叫干部叫公仆
2010年07月28日 11:27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当时赣南的干部不叫干部,叫公仆,每个人身上有一个公仆两个字的胸徽……蒋经国手上有两个县长,这两个县长现在的老百姓都还很怀念他,一个就是上饶的王继春,一个是南康的王皓安,这两个人是不错,表现得很好,老百姓对他们印象很深。王继春死的时候,一双烂皮鞋,一个烂藤箱,一床被子,就是这样的,王皓安也是这样。”

凤凰卫视7月24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1988年1月13日,前国民党主席蒋经国在台湾去世,回顾蒋经国的人生事业,与他父亲蒋介石血肉相连,与他在苏联留学的2年息息相关,与台湾的发展密不可分。而江西赣南是他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第一站,也是他人生经历中的不可磨灭的一页。

蒋经国自述:我内心始终在热爱赣南,夸耀赣南。因为赣南山水的价值,在我的心目之中,已不止是其山容水色,而已是在情感和精神了。一个人有许多的感觉,确实是讲不出所以然来的。

解说:赣州城位于中国江西省南部,漳贡两江在这里合为赣江,赣州有着2200多年的历史,紧临江边沧桑斑驳的古城墙是宋代的遗存,这是赣州人对历史敬重与呵护的佐证。初到赣州的人,除了感叹它历史的悠久,民风的淳朴,还会惊奇它街道的整洁。当从赣州老人那里寻求解释时,总有人会提及《新赣南家训》。它是60多年前广为流传的治家格言,这个带有传统色彩的家训,是由当时的赣南行政长官蒋经国主持制定的,源自清代朱柏庐的《治家格言》。60多年后的今天,还有老人能够背得出《新赣南家训》。

赣州老人:东方发白,大家起床,洗脸刷牙,打扫厅房。

赣州老人:天天运动,身体健康,内外清洁,整齐大方,时间宝贵,工作紧张。

解说:男女老少受军训,全体动员拿刀枪,人人都是中国兵,个个都去打东洋,国难已当头,战事正紧张,日本鬼子不消灭,中华儿女无福享。这里是杭州西湖畔的澄庐别墅,1937年4月,蒋经国留苏归来,蒋介石选择在这里与阔别多年的儿子见面。

蒋经国归国 12年离别稀释父子隔阂

杨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蒋得到了蒋经国即将回国的确切的消息以后,那么蒋写过这样一段话,他说,教子不慎,自坏家风,可痛可悲。那么四月十九这一天,那么父子两个人见面了,那么蒋在日记中这么写。说,经国昨日到杭,不愿即见,今始见之。尽管事隔多年,蒋对于蒋经国曾经反对过他这件事情,还是念念不忘的。

解说:蒋经国一家到达澄庐别墅,拜见蒋介石和第一次见面的继母宋美龄。父子间的政治隔阂,在12年的离别中被亲情融化了。蒋介石让蒋经国和家人,回到老家浙江奉化的溪口长住,一个星期后蒋经国一家从杭州乘车回到了家乡溪口镇,拜见母亲毛福梅。

王舜祈(浙江奉化市政协特约):毛氏坐在许多女眷的中间,也不讲,看他认不认得妈妈,这个戏剧性的会见,蒋经国一进去,当然,他很快就认出了自己的母亲了,跪在母亲的膝前,激动得流泪。毛氏也高兴地流泪。

解说:蒋经国15岁被送去苏联留学,他的母亲朝思暮想,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礼佛,每天诵经,一心向佛,乡里人都称她是“老佛婆”。蒋经国的归来,令母亲十分欣慰,逢人便说,菩萨真灵。最早的蒋经国传记作者曹聚仁,对蒋介石的这项决定有这样的解释。

曹聚仁:蒋先生让经国回到溪口,有着很多层的作用,溪口异常安静,慢慢的可以把童年的记忆恢复过来,若放在自己身边,容易在后母蒋宋美龄和经国之间引起误会和不安,而和毛夫人一起居住,可以使经国尽点孝,让她冷寂的心灵,因而得到失夫得子的慰藉。剡溪之滨有座小洋房,蒋经国一家人在这里安顿下来,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蒋经国不敢懈怠,他开始遵从父亲的指令苦读起儒家经典。

蒋经国自述:我回国以后,父亲要我读《曾文正公家书》和《王阳明全集》,尤其对于前者特别注重,父亲认为曾文正公对于子弟的训诫可作模范,要我们体会,并且依照家训去实行。

解说:蒋介石一心想把归国的儿子,雕琢成曾国藩那样他心目中的圣贤。

蒋经国自述:父亲因我童年就已出国,而在国外时间又太长,怕我对中国固有的道德哲学与建国精神,没有深切的了解,所以又特别指示我研读国父遗教。

解说:蒋介石给儿子找了个国学老师,后来蒋经国的文章从不假手于人,文字洗练,文笔流畅,应归功于这段时期的闭门苦读。1937年的仲春盛夏,团聚的一家人过着乐陶陶的舒适生活。三个月后,这一段隐士式的生活,被北平郊外卢沟桥的枪炮声击破了。抗日战争爆发,中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随着战争的全面升级,北京、上海先后沦陷。到1937年底,连首都南京也被日本军队占领,中央政府前往重庆。蒋介石前往长江中游的武汉指挥战事,国家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想为父亲分忧的蒋经国再也无法安居家中。恰在此时,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举荐他到江西任职,得到了蒋介石的同意。

李继锋(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对蒋经国的使用蒋介石当时也很为难,因为他回来得比较突然,并没有非常合适的位置可以给他,另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和宋美龄的关系比较微妙。因为宋美龄和蒋经国他们的文化背景,信念和性格都很不相同,从信念上讲。蒋经国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而宋美龄是受西方的教育,而且信奉的是基督教。另外从个性上来说,宋美龄是一个比较崇尚倾向于精英主义的,而蒋经国是比较平民化的。当然,蒋经国非常孝顺他的母亲,而当时他的母亲,却因为宋美龄不得不和父亲离婚了。当然,他在表面上对宋美龄还是很尊重的,但从内心里面,他总是有他的想法的。所以可能熊式辉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对于蒋介石来说正好解除了他的困难,而对蒋经国来说他也很幸运,他可以比较自由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去施展他的才能。

赣南新上任 蒋经国是“亲切的专员”

解说:蒋经国告别家人,去了江西南昌,起先他的职务是江西省保安处副处长的闲职,挂少将军衔。但这只是他走上政治舞台的前奏,更偏远的赣南才是他展示身手的真正舞台。1939年3月18日,是蒋经国三十岁的生日,江西省主席熊式辉选择了这一天,任命蒋经国为江西第四行政区专员兼赣县县长。蒋经国在赣州一直担任这个职务,直到赣州沦陷后的1945年3月。

蒋经国自述:我奉命到江西四区来担任专员的职务,正是二十八年三月,南昌撤退的哪一天。那时我亲眼看到许许多多的难民离开可爱的家乡,妻离子散,哭哭啼啼,负伤将士在秩序混乱的情况中忍痛移动,其状甚惨。同时凄风冷雨打在我的身上袭到我的心头,不禁又有国家风雨飘摇之感,深深的感觉在此国家危机存亡之秋,正是我们青年报效国家的时机。

<<上一页 1 2 3 ... 5 6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