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承宗是理想主义者、激情、冲动、极富煽动性
2009年12月17日 13:08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王者不臣供稿)

原标题:开辟第二战场搞反击

明末,天启二年,山海关,孙大学士的巡阅接近尾声,此后一纸长长的奏章摆在了天启的案头,辽东未来数年的命运也随之而改变。

虽说孙承宗在《明史》里因与王在晋掐架而一战成名是假的,但他帝师、阁部的身份却不假,也不是吃干饭的,一身功夫也堪称了得,初来乍道之所以吃亏,那是因为对手太强,情报有误,轻敌冒进,鞍马劳顿,失眠多梦……一句话,不在状态。

在舔干伤口、擦干眼泪以后,孙阁部重新披挂上阵,在这次绝地反击大获全胜,总算是挣回了颜面,而在此次交锋中,王经略不仅输了,而且还不知道怎么输的,糊里糊涂的就被温水煮了青蛙。

孙大学士获胜的法宝就是那篇绵长的调查报告,这篇传世之作有多处被载入了史册(明史),除了叙述他和王经略掐架的那段以外,至少还有两处。

一处是孙承宗阐述修筑宁远的方略,一处是孙阁部进言主战的激情文字,而这两处妙笔正是孙承宗绝地反击的主力,其内容很有针对性,进攻方向也特别明确,目标就是王在晋。

孙大学士所出的招华彩、刁钻,可谓“避实就虚”的经典,具体来说,由于王在晋是个老江湖,常在军旅、久历战阵,带兵方略、用兵策略都是轻车熟路,而且兵马钱粮、工程造办也很是精通,因此跟他扯具体的(俗称战术层面)没处下嘴,就好比八里铺重城的修筑问题,根本就找不到破绽,所以必须避免和他在那些“实”的方面碰撞,简单来说就是不能谈触手可及的工作。

而所谓“虚”的方面则是一些比较宏观、抽象的概念,比如预计收益、未来走势、宏伟蓝图等画饼充饥的东西,这些(俗称战略层面)王经略就不见得在行了。

王在晋是个典型、纯粹的实用主义者,他来山海关一看,士气低落、难民遍地、城墙朽坏不说还有重大隐患,这时言战显然是跟自己过不去,所以他的策略是先固守,且不轻易言战,全力确保山海关万无一失,至于什么时候收复全辽,那得等条件成熟了再说。

孙承宗跟王在晋一比就明显是个理想主义者,激情、冲动、极富煽动性,他极力主战,提出不可战连守都别想,龟缩山海关是不行的,要修筑边墙也不能修在八里铺,8里太近了,200里外的宁远还差不多(注意,孙大人所要修的是边墙,不是要塞[1]),一切都要为作战考虑,要人人言战、事事为战,大有找不到敌人创造敌人也要战的气势[2]。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者不臣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