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在北美殖民地横征暴敛引发独立战争是谎言
2010年11月06日 12:05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对于英国的贵族和议员们甚至老百姓来说,北美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大英帝国在全世界其他地方的殖民统治从来没有这么多事。英国在其他殖民地还分等级,有些地方仅仅是白种人还不成,政策还照顾英国出生的白种人。在北美,殖民地人和英国出生的人并没有这种区分,属于英帝国里面待遇最好的海外居民了,而且比本土居民都好,英国本土居民缴的税是北美殖民地居民缴的税的50倍。其他地方不说,光在北美和法国人及印第安人打仗,帝国的金库就空了一半,这笔钱殖民地起码应该负担一部分。印花税的钱将用在了保卫殖民地上,总不能你们又发财又惹事,闹出漏子来让祖国全扛着吧?

波士顿倾茶事件 资料图

本文摘自《从华盛顿到奥巴马:美国200多年来的家族政治》 作者:京虎子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英国在北美开辟的第二个殖民地马萨诸塞殖民地由于土地贫瘠,居民多以经商为生。北美地域广大,人口增长很快,因此商机无限,特别是远洋贸易。把英国的工业品和日用品运到美国,然后把美国的农产品和原料运过去,这一转手就有多少倍的利息。于是马萨诸塞出现了许多因为经商而发财的巨富,其中以汉考克家最富有。

托马斯·汉考克出身牧师家庭,哥哥继承家业也成了牧师,他则从书店的伙计开始,白手起家靠经商发了大财,成为了当时美国的首富,并被选为波士顿的议会召集人之一,成为了马萨诸塞有钱有势的人。更可贵的是,他靠自学居然在哈佛学院当上了教授。可是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托马斯·汉考克没有子女,亿万家财没人继承。要是在中国就好办了,娶上几房小的就是了。可是托马斯是牧师家庭的孩子,家教很严,不能停妻再娶,更不能有私生子,何况老婆是当初打工的书店老板的女儿,两人一起打拼出来的家业,正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直到当牧师的哥哥去世,他把侄子约翰收养,才算有了后人。

约翰·汉考克1737年出生在马萨诸塞殖民地的布瑞陲,7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他被叔叔收养。和其他波士顿富家子弟一样,他先进入拉丁学校,然后进哈佛学院,毕业后开始参与家里的生意,1760年起长住英国,为叔叔的造船生意和欧洲的顾客们打交道。

1764年,托马斯·汉考克因病去世,手下赶紧派一条船把这个噩耗送给在伦敦的少东家。半年以后,27岁的约翰·汉考克赶回波士顿,接管了汉考克家的产业,成为了美国首富。作为波士顿商人门阀的代表,他也继承了叔叔波士顿的议会召集人的位子,成为了波士顿的权势人物。

年少多金,受过良好的教育,又有国际贸易的丰富经验,如果生在其他时代,汉考克会成为一名比他叔叔还要成功的商人,汉考克家的财富也会进一步膨胀。但是,年青的汉考克生在了北美骚动的年代,让他的那颗不安分的心跟着骚动起来,像中国战国时代的吕不韦一样,靠着手中的金钱而谋取天下。

接管家里的产业后,汉考克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缴税,因为1764年英国通过食糖法,这个法令取代1733年的《蜜糖法》。《蜜糖法》是贸易保护法案,对来自非英国统治地区的甜酒和蜜糖征收重税。新的食糖法则禁止进口外国的甜酒,并对进口的蜜糖征税,但税率很低。此外,对于酒、丝绸、咖啡以及其它奢侈品都要征税。虽然看起来宽松了,可是管得严了。原来是有法无令,现在是严格执行,不仅海关,连美洲海面的英国军舰也查禁走私。此外,持有空白拘票的皇家官员,有权搜查嫌疑的房舍。

这个食糖法是专门针对北美殖民地的,英国政府和本土的人民觉得理直气壮。因为这个新税法体现了公平。无论是英伦三岛,还是北美十三个殖民地,都属于大英帝国,在缴税上应该一视同仁。

1764年,如果你是一名英国商人的话,你就要依法纳税,因为政府要靠你的税钱运转下去。但如果你是一名北美殖民地的商人的话,你就不必缴税,因为北美殖民地自治到了不向英国政府缴税的程度,虽然有《蜜糖法》,但是殖民地的商人根本不遵守。不缴税也就算了,北美的商人们还影响了帝国的经济政策。当时靠近北美的盛产蜜糖的有两个地方,一是英属西印度群岛,一是法属西印度群岛。英法是敌国,英国的殖民地当然应该从本国的殖民地进口蜜糖,一来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来这是英法之间的贸易战。可是北美的商人偏偏从法属西印度群岛进口蜜糖,原因是价钱比英属西印度群岛便宜。为了贪便宜而资敌,英国政府和民众觉得北美这帮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实在是觉悟太低了,因此立法对从法属西印度群岛进口的蜜糖课税,而且要认真执行,做到有法必依。

选择这个时候通过食糖法,是因为法印战争刚刚结束。华盛顿挑起了这场战争,九年打下来,虽然打败了法国,成就了霸业,可是英国国库为之一空,北美殖民地却得到了实惠,至少俄亥俄是大英帝国的了。帝国议员们认为战争的包袱要平均分担,本土和殖民地的人民都要为帝国作出贡献,所以要课税。

汉考克没有管过家,不知道应该交多少税,所以叫人拿过账本算一算。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原来每年自己家的产业要从法属西印度群岛进口150万加仑的蜜糖,按食糖法的规定,这一项他每年就要交37500英镑的税。但是如果没有食糖法的话,他只需用2000英镑来贿赂税吏,两者的差距是35500英镑。

按今天也就是2008年6月3日的汇率,一英镑等于美元,35500英镑相当于美元。对于今天美国的富人来说,也就是度一次假的消费,这还是一般的富人。对于那种离婚一次就要掏出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真正的富人来说,为了这点钱来抗税真的比拥有10亿身价、却为了几十万的股票内幕交易而坐牢的家庭时尚专家玛莎·斯图瓦特还愚蠢一万倍。

但是在1764年,35500英镑的概念和今天的概念大不一样。成为华盛顿夫人之前,玛莎号称是弗吉尼亚最富有的寡妇。这种富有如果用钱来表示的话,就是拥有价值30000英镑的土地。这30000英镑还是她和一对儿女的财产总数,她自己只拥有1/3,其他20000英镑是监管。就这点钱,已经让弗吉尼亚殖民地所有的光棍都红了眼,也让华盛顿一跃进入弗吉尼亚殖民地上流社会,汉考克怎么会甘心情愿地交出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京虎子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