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欧风美雨中华情


来源:深圳特区报

人参与 评论

第三代华文女作家,不仅人多势众,并且遍地开花,影响越来越广,从区域上而言,大体上可分为北美地区(如1988年成立至今的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中,美国和加拿大的女会员,人数就占了半壁江山)、欧洲诸国(如法国的吕大明、荷兰的丘彦明、德国的麦胜梅、穆紫荆、丹麦的池元莲、西班牙的张琴等)、东南亚诸国(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从事华文写作的女作家人数就更多了)。其中值得一提的是, 80年代后以“新移民”身份而移居国外,继而以其华文文学作品“出口转内销”的女作家,如严歌苓(美国)、虹影(英国)、张翎(加

原标题:欧风美雨中华情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留学欧洲的中国人开始增多,尤其是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一大批中国留学生及新移民在欧洲数国从求学到定居,人数急剧增加,法、德、英、荷、俄五国已有超过十万以上的华人定居。“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华文文学”,华文作家在异国他乡从事华文写作,他们中间涌现出了不少在世界华文文坛上的重量级作家。但欧华文学在欧洲各国的发展很不平衡。无论从作家的人数上,还是作品的质与量上,法国和德国(含法语、德语区,如瑞士、奥地利、比利时等国在内)无疑已成为当今欧洲华文文学的两大重镇。

◎ 钱 虹

海外华裔四代女作家的文学成就

身处海外的华文女作家的文学创作,在当今世界华文文坛上的势头和影响,可以用著名的社会学家麦克卢汉对于“Feminism”(译为“女性主义”或“女性论”)所说的一段话来形容:它在这几十年间不断扩展的势头,“预示了90年代乃至下一世纪人类精神天地中一朵膨胀的星云”!海外用华文创作的女作家,主要是华人,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洋女人”能直接用中文书写文学作品的,出生于中国的赛珍珠后来创作了不少中国题材的小说,如《大地》等,还因此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她是用英文写作的。上世纪80年代以后,有一些第三代或第四代的华裔女作家,比如美国的谭恩美、汤亭亭(她们其实都是“香蕉人”,即除了皮肤是黄色的以外,内里是彻头彻尾的美国人),尽管她们的作品,如《喜福会》《女勇士》都涉及华裔生活以及蕴含中国元素,并已进入美国主流文坛,影响很大,但因为非华语写作,所以不在此列。

目前海外华文女作家大体上可分为四代:

第一代华文女作家,其中有上世纪20、30年代即已成名的苏雪林、谢冰莹、沉樱,及40年代出名的张爱玲、潘柳黛、夏易、十三妹等等,这一代女作家后来主要活跃在台、港地区,目前大多已故去。其中文坛影响最大的仍是40年代就以小说集《传奇》红遍上海滩的张爱玲,她50年代去美国之后仍创作了许多影响很大的小说,如后来被著名导演李安相中的《色·戒》以及《怨女》等,她的文风影响了台港地区几代女作家。另一位值得一提的是苏雪林。她曾因30年代与鲁迅开过笔仗而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教科书中消失许久。她上世纪20年代初即赴法留学,归国后以散文集《绿天》、自传体小说《棘心》等享誉五四文坛,被称为“自然的女儿”。之后执教于东吴大学、武汉大学,教书之余从事古典文学研究。50年代从法国直接去了台湾,在成功大学执掌教鞭直至退休。其散文擅长自然生灵的描述,善于捕捉光线透过景物的一刹那间的明暗对比的质感,每每流露出浓郁的诗情画意,对于台湾散文的影响颇大,其多篇散文被选入台湾地区中小学的国文教科书。2000年5月她以103岁高龄在台中去世。

第二代华文女作家,随着上世纪60年代“留学生文学”而在海外华文文坛声名鹊起,如聂华苓、於梨华、陈若曦、丛甦、木令耆、李黎以及欧洲瑞士的赵淑侠、新加坡的尤今、泰国的梦莉、马来西亚的商晚筠等等,她们一般都有良好的双语能力,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并接受了东西方文化的精髓,文笔优美雅致,其作品往往反映华人知识者和读书人在东西方文化的夹缝中所面临的精神困惑与两难处境,被称为是“流浪的一代”的代言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於梨华,其多部小说,如《再见棕榈,再见棕榈》、《考验》、《雪地上的星星》等,被誉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留学生的教科书”,成为表现新大陆华人族群 “放逐”与“离散”主题的文学佼佼者。另外,聂华苓、陈若曦和丛甦等人,都以“现代派小说”的佳作在当代华语文学史上留下了熠熠生辉的华美篇章。

第三代华文女作家,不仅人多势众,并且遍地开花,影响越来越广,从区域上而言,大体上可分为北美地区(如1988年成立至今的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中,美国和加拿大的女会员,人数就占了半壁江山)、欧洲诸国(如法国的吕大明、荷兰的丘彦明、德国的麦胜梅、穆紫荆、丹麦的池元莲、西班牙的张琴等)、东南亚诸国(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从事华文写作的女作家人数就更多了)。其中值得一提的是, 80年代后以“新移民”身份而移居国外,继而以其华文文学作品“出口转内销”的女作家,如严歌苓(美国)、虹影(英国)、张翎(加拿大)、陈谦(美国)等等,在华文文坛有“海外娘子军”之称。其中以严歌苓的小说创作影响最大。自1989年的长篇小说《雌性的草地》开始,便显示出其文学创作的独特语言风格。她是多产、高质、题材广泛的华文女作家之一。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文学演绎,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代表作品有《陆犯焉识》《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金陵十三钗》等等。最近她又推出了以澳门赌场为题材的小说新作《妈阁是座城》,这部小说描写了人生和人性的多重豪赌:性格的角力,性别的角力,情感的角力,善恶的角力,有很强烈的故事性。不仅如此,她的小说如今已成为众多影视作品争相改编的“香饽饽”。《金陵十三钗》《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一个女人的史诗》等相继被搬上银幕和荧屏。根据其小说《陆犯焉识》改编的电影《归来》由张艺谋执导、陈道明主演,已排定在今年5月上映;同期上映的还将有她编剧的电视剧《毕业歌》;另一部同样改编自其原著《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四十九日·祭》,也将在今年4月开播,以致有人戏言:“看来今年上半年的国产苦情戏,半壁江山已非严歌苓莫属。”可见严歌苓的文学魅力之一斑。

第四代就是更年轻的70后80后旅居国外的华人女作家。其中以70后的山飒和80后的迪安为代表。有意思的是,她们被称为“文二代”但比起文学前辈来,她们基本上没什么约束,思想很开放、表现更大胆。

山飒,本名阎妮,一个早熟的文学宁馨儿。1972年生于北京。十岁后连续在《儿童时代》、《儿童文学》、《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等几十家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和小说,并出版诗集《阎妮的诗》、《红蜻蜓》和小说散文集《再来一次春天》。15岁加入北京市作家协会,曾获北京市银帆奖。1995年秋,她作为法国著名具象派画家巴尔蒂斯的秘书在瑞士生活两年,并开始发表小说。之后在巴黎从事专业写作,以笔名山飒创作了法文长篇小说《柳的四生》、《围棋少女》,书画集《书法家的明镜》等。其法文小说《围棋少女》后为法国思想文学大奖提名,并摘取了法国中学生龚古尔奖桂冠,成为2001-2002年法国最畅销小说之一。该书已在中国以及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美国、德国、希腊、荷兰、波兰、韩国、日本等17国翻译出版。

比起风华正茂的山飒来,80后的迪安实属后起之秀。她原名李迪安,1983年生于山西太原,父母都是著名作家。现留学于法国。已出版长篇小说《告别天堂》、《西决》(龙城三部曲之一)《芙蓉如面柳如眉》《东霓》(龙城三部曲之二)和散文集《怀念小龙女》等。其小说《圆寂》和《莉莉》曾入选“鲁迅文学奖”。2008年,她以短篇小说《圆寂》获得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2010年,凭借小说《西决》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她已出版的作品有:《圆寂》《宇宙》《广陵》《歌姬》《姐姐的丛林》《风花雪月》《塞纳-马恩省河不结冰》《你是我的眼》《莉莉》《曼佐先生》《请你保佑我》《前世的深蓝色》《再见》《我的缤纷与宁静》《城里的月亮》等。《南音》(龙城三部曲之三)2011年1月起由《最小说》连载。可见新一代的华文女作家已经卓有成就了。

欧洲华文文学的起点及其特质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留学欧洲的中国人开始增多,尤其是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一大批中国留学生及新移民在欧洲数国从求学到定居,人数急剧增加,法、德、英、荷、俄五国已有超过十万以上的华人定居。“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华文文学”,华文作家在异国他乡从事华文写作,他们中间涌现出了不少在世界华文文坛上的重量级作家。但华文文学在欧洲各国的发展很不平衡。无论从作家的人数上,还是作品的质与量上,法国和德国(含法语、德语区,如瑞士、奥地利、比利时等国在内)无疑已成为当今欧洲华文文学的两大重镇。

20世纪上半叶,欧洲是当时出国“留洋”的中国知识分子除了“东洋”以外的“西洋”热土,并且日后成为中国现代作家汲取外国文学资源最多并给了“五四”以后的中国现代文学极大影响的圣地,不少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如徐志摩、老舍、巴金、许地山、冯沅君、苏雪林、林徽因、冯至、艾青、梁遇春、戴望舒、钱锺书、陈学昭、萧乾、季羡林等等都曾先后留学欧洲,但他们对于欧洲文化从语言到精神更多的是借鉴而非融入。他们的作品即使是在旅居欧洲时写成,但基本上都寄回中国,发表于国内的报刊,或于国内结集出版。即使侨居异域的时日较长,他们也很少会将作品发表在异国他乡(如老舍、巴金等)。并且他们大都学成即回国(除了季羡林因二战爆发而滞留德国较长时间外),无一“留而不走”,直将异国当我乡地融入其中。

与徐志摩、钱锺书、季羡林等前辈中国现代作家从欧洲汲取文化智慧然后回国从事创作或著书立说不同的是:进入20世纪下半叶,欧洲各国逐渐聚集起一批先留学后定居并且在异国他乡创作并在其所在国直接发表作品的华文作家。但欧洲的华文文学(以下简称欧华文学)与北美或东南亚诸国的华文文学有明显不同:欧洲既没有东南亚华文文学那样拥有三千万华侨、华人的庞大族群的经济实力与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厚根基,也没有北美华文文学那样具有多位科技文化的“精英”后盾与数以百万计的新移民的强大资源。今日欧洲的华侨华人,虽然据称人数已达百万,但仍然仅占整个欧洲人口的0.18%,并且,这仅占全欧洲人口的0.18%的华人,还分散在30多个国家中,人单势薄,华人人数超过十万的仅法、德、英、荷、俄五国。据21世纪初出版的李明欢所著《欧洲华侨华人史》统计:欧洲的华人数量仅为美洲华人的五分之一,约占全球华人的6%,远远不及东南亚华人所占全球华人的77%和美洲华人所占的15%(中国华侨出版社,2002年版)。由于欧洲尤其是西欧诸国实行以“家庭团聚”、“劳工申请”为合法移民的主渠道,而并不采用如同在北美和澳洲普遍实行的“移民记分选择制”,因此,欧洲的中国移民的总体知识结构及移民之前的经济能力远远不如北美洲的新移民群体。况且,在欧洲的华侨华人中,85%以上是属于来自农村或中小城镇、学历层次并不高的农民、青壮年劳工的“非精英移民”,其中以善于做生意见长的“温州人”亦占了不小的比重(这是欧洲的华人新移民与北美等国的华人新移民很显著的不同之处),据著名瑞士籍女作家、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创会会长赵淑侠女士回忆说:“德国的汉堡是世界级的重要港口,数百年来各国货轮不断。中国在清朝时代就与德国有贸易往来,因此汉堡有个水手之家,这个组织存在至今,应属德国最早的华侨会社。此外还有些中国沿海城市,如温州、青田的一些家境贫困的年轻人,鼓着探险的勇气,到外洋闯天下,活动的地区是德、法、荷、英等国。在这些国家,他们并不被允许随意开店,于是就弄一辆小货车,到各处沿户推销。那时他们的统称是‘青田小贩’。”(《披荆斩棘,从无到有——析谈半世纪来欧洲华文文学的发展》)而欧洲真正属于文化人的“精英移民”仅数万人,其中,能够从事华文文学创作的作家就更是凤毛麟角了。然而,文学创作的作者人数与其创作的质量、水准有时并不成正比。欧洲华文文学即是如此。正是在这仅数万“精英移民”中出现的欧洲华文作家及其作品,使得欧洲华文文学从一开始就有了相当高的起点。

不过,欧华文学在欧洲各国发展的不平衡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法国涌现了2002年被代表法国文学艺术最高荣誉机构的法兰西学院授予终身院士的程抱一(法兰西学院额定的终身院士仅40名,且只有当在位院士去世后才能靠民主投票递补选出,程抱一为法兰西学院第705位院士,也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亚裔人士——笔者注)、获法国思想文学大奖提名、并摘取中学生龚古尔奖桂冠的山飒,以及吕大明、郑宝娟、蓬草、祖慰、绿骑士等在中国大陆或台港地区知名度很高的华文作家。而在德国(含德语区)则有瑞士籍的赵淑侠、德国籍的关愚谦及德国汉学家马汉茂(已故)等在海外华文文学创作领域的重量级作家。

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赴欧洲留学生人数以及华人移居者的增多,德国(德语区)以母语创作的华文作家人数和作品逐年增加,并在海外华文文学领域影响逐渐扩大,如目前定居于德国的谢盛友、麦胜梅、黄雨欣、张筱云、郑伊雯、车慧文、穆紫荆、高蓓明、黄鹤升、谭绿屏、于采薇、王双秀、姚舜等人及近年随夫君移居德国的严歌苓;以及属德语区的瑞士有朱文辉(余心乐)、黄世宜、颜敏如、宋婷;奥地利则有俞力工、王若珠、方丽娜;加上德语为官方语言之一的比利时有章平、郭凤西等人,他们有的已成为世界华文文坛的著名作家,屡屡斩获世界华文文学各种大奖,影响日益扩大。这些欧华作家的特征是:其教育程度、文化素质及文学修养普遍较高,且不少人皆能用双语进行创作和发表作品,这与北美、东南亚等国的华文文学创作具有显著的不同。

钱虹 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同济大学女教授联谊会副会长,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教学委员会主任,香港浸会大学、韩国檀国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 ,上海钱镠研究会、钱氏联谊会副秘书长。

标签:文坛 鲁迅文学奖 作家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