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3之“争”


来源:深圳晚报

人参与 评论

再看网络作家。因写作《盗墓笔记》而出名的南派三叔,在2013年也着实不平静。这一年里,关于他的消息,从脱发到封笔、从被传抑郁自杀到自爆出轨离婚,南派三叔最后被证实患有早期精神分裂及双向情感障碍。最终,南派三叔的父亲劝说其入院治疗,并表示“希望他远离网络”,同时强调,“对于我们来说,他永远是徐磊而不是南派三叔”。

原标题:2013之“争”

这一年,文学圈里不平静,争论声不少。既有年初王立群由于在青歌赛时饱受争议;也有青年翻译家李继宏因自称“最优秀译本”而饱受批评;关于学术上的“引用”、“抄袭”或“剽窃”之争也不止个案;作家、批评家的文学批评更是数次引发争议。在网络文学方面,盛大文学变局,网络写手南派三叔抑郁,也数次登上报纸头条,引发人们关注。

“明星讲师”王立群

4月初,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立群,成了继余秋雨之后又一位担任青歌赛的“明星讲师”,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此前,王立群在《百家讲坛》上被认为是一把“严谨温润”的火。但在今年的青歌赛中,另一把火烧到了他身上。

青歌赛开播不久,王立群就成了争议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为显示博学,点评啰唆,像是在上历史课。也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与此同时,也有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认为他在点评时说过不少妙语,王立群后来露面回应争议,强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点评:所谓众口难调。从余秋雨到王立群,似乎担任青歌赛评委很容易遭受争议。“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小记认为,对于青歌赛这样的节目来说,就像王立群在受访时说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况且,如果因为点评对历史产生了兴趣,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李继宏“口出狂言”

今年初,青年翻译家李继宏译本《小王子》等系列套书的腰封上,被印上了“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年轻天才翻译家”的字样,在业界曾掀起轩然大波。但李继宏不在乎人们的任何评价,他两度接受深圳晚报记者李福莹的采访,强调“自己不是一个能够被诋毁的人”。继而又在8月的上海书展上,被认为“口出狂言”地提到——先给徐迟、傅惟慈等老翻译家挑错,接着又说:“钱锺书、陈寅恪的外文水平都很低”。

点评:小记最初听说李继宏的名字,也是从读《追风筝的人》开始。后来,他翻译《小王子》,被人在豆瓣上发起“一星运动”抵制。小记后来采访过“一星运动”的发起人何家炜,以及该书的出版人路金波,和资深出版人田智。他们都认为,李继宏的翻译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就连路金波也认为“最优秀”的说法的确不太合适。但有意思的是,李继宏在该说法上仍表示信心满满。哦,还有,小记并没见过李继宏本人,但据采访过他的同事说,他本人比他的言论更斯文儒雅。

韦白、金雁被指“抄袭”

2013年7月1日,北京大学西语系教师闵雪飞在网上发表文章,指出作者韦白在其刚出版的佩索阿译诗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佩索阿诗选》一书,序言部分句子和译诗《斜雨》组诗抄袭了她和杨铁军早期发表的相关评注和译诗。事后,韦白写了两封公开信,向闵雪飞和杨铁军表示歉意,承认“确实在前言中引用了一句话,而没有加引号”。至于《斜雨》一诗,韦白“个人认为是参考而不是抄袭”。最终,该书的出版方世纪文景发表声明,“该书涉嫌侵权行为,即日起停止发货”。

无独有偶。11月初,曹维安教授指责著名学者金雁抄袭案引发舆论风潮。曹维安认为,金雁在《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中引用了他硕士论文《俄国农村公社初探》中的内容30多处、共1万多字,而他的论文不过5万多字,甚至自己写错了,金雁也跟着犯错。对此,金雁通过网络公开答复,就“引用疏失”表示了歉意,但认为“说本书是一本抄袭之作这是无稽之谈”,而曹维安则回应,这样的道歉“不真诚”,他不接受,“除非是为抄袭道歉,而不是顾左右而言他为疏失道歉”。

点评:学术界的引用和抄袭之争,似乎年年有。小到大学论文,大到学术研究,关于学术规范问题之争一直不鲜见。比如汪晖、朱学勤、易中天等都曾陷入过“抄袭门”。小记想,如果从基础教育做到强调学术规范和对抄袭“零容忍”,也许以后的学术界会少点这类争议。另外还要强调的是,国内学术监督机制缺位,也是金雁事件出现舆论审判的一大原因。

网络文学硝烟又起

2013年,盛大文学经历了不平静的一年。先是年初遭遇起点创始团队吴文辉等人出走,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年底又即将离职,这也是盛大文学五年多来首次换帅。作为中国网络文学最大的平台,盛大文学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等国内知名网络文学网站。之前业界普遍认为,吴文辉的出走将引发国内网络文学的重新洗牌。不知道这次侯小强的离职,是否又会为网络文学的洗牌再添一些变数。

再看网络作家。因写作《盗墓笔记》而出名的南派三叔,在2013年也着实不平静。这一年里,关于他的消息,从脱发到封笔、从被传抑郁自杀到自爆出轨离婚,南派三叔最后被证实患有早期精神分裂及双向情感障碍。最终,南派三叔的父亲劝说其入院治疗,并表示“希望他远离网络”,同时强调,“对于我们来说,他永远是徐磊而不是南派三叔”。

点评:从1998年起,网络文学至今已有十多年发展历史。前不久,中国作协办公厅承认将成立网络作家协会,相信对于网络文学和网络写手都是好消息。业界的人事变动也牵动万千写手和读者的习惯。不过,比起高层变动,倒是网络写手的生存状态,似乎更被人们所关注。事实上,小记曾采访过唐家三少、高楼大厦等网络作家,均表示“生活很规律,白天写作,晚上休息,并且有每天锻炼和每年放大假的习惯”。可见,写作也好,其他工作也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找到排解压力的方式才能长期持续写下去。

文学批评此起彼伏

这一年,木心很热。由作家陈丹青推出的《文学回忆录》将2006年的“木心年”热潮再次掀起。他说,“我可以想象不出国,但无法想象出国之后我不曾结识木心”。后来,评论家张柠在谈到“木心热”时直言,“木心的文字其实没有‘衔接古今’这么高的地位”。出版人沈浩波随后力挺张柠,“木心的诗歌,文学格调不高,过于文人了”。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也发表看法,“不能把木心当做神”。

4月7日,《收获》杂志执行主编、作家程永新在微博上宣布:“再也不读《文学报》了!”对《文学报》“新批评”专刊上发表的李建军批评莫言的文章表示抗议。程永新的言论,随后引发了“文学批评底线在哪里”的讨论。4月9日上午,《文学报》社长陈歆耕接受了本报记者李福莹的采访,认为《文学报》的“新批评”只是一个争鸣的平台,并不代表《文学报》的立场,怎么登几篇批评文章就“毁人不倦”了?

6月14日,在一次新书沙龙上,作家李陀发表其对知名旅美作家林达的看法。“林达一不是学者,二不是作家,甚至也不是一个记者,他顶多是一个很糟糕的业余作者。谁纵容了这么一个业余作者不负责任的言论,这么一个肤浅的观察,这么一个充满了偏见的、充满了无知的思想在中国大规模的出版和贩卖?”同时表示,“林达和琼瑶的这种书,这么肤浅的书流行,它们造成的混乱是很严重的。”此后,李陀的这番言论被专栏作家潘采夫认为“已经超出了批评的界限”,杨早则认为李陀是带有明显“精英的傲慢”。

点评:小记当文化记者时间不长,关于批评报道已颇有感触。做这类采访总是苦于难找采访对象,几乎每次都要经历数次被拒的过程。还有不少作家跟小记感慨,怀念1980年代的文学圈自由争鸣。引用一下“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的微博,“不管如何,希望有一个正常的批评氛围。”

标签:陈歆耕 佩索阿 李陀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