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晋出公找人一起攻打自己的国家

2013年08月07日 03:19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晋出公找人一起攻打自己的国家

范军 著

[内容简介]

春秋末年,经过长时间的混战和兼并,诸侯列国中只剩下西方的秦,中原以北的晋,东方的齐、燕以及南方的楚等。其中,晋国国君权力衰落,把持了实权的“六卿”之间开始了激烈的博弈。最终,赵、魏、韩三家将曾经的中原霸主晋国分而食之,史称“三家分晋”。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策命三晋为诸侯,战国的序幕即由此开始。

[上期回顾]

荀寅和士吉射逃出国门,来到齐国寻求政治庇护。自此,晋国六卿中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中行氏和范氏在该国的政治舞台上永远消失了。历史在这里做了减法。但历史还将继续做减法。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晋国的友邦郑国经不起楚国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毅然与旧主人说拜拜与新主人握手言欢去了。这让智族的少当家智伯瑶感觉受到了侮辱,他就发文要求赵氏家族共同出兵征讨。

在当时,智伯瑶可以说是一个帅哥。很多少女哭着喊着想嫁给他,但他志不在此。他只想成为一个铁血英雄。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政治和军事领袖。所以他挑起了这场联合军事行动,以图一战扬名。

但是赵鞅没去。赵鞅之所以没去是因为在他眼里,智伯瑶太嫩了。智氏一族从荀跞传子荀甲,荀甲再传于智伯瑶,在赵鞅看来可谓是沧海桑田。智、赵两家的恩怨随着荀跞的去世淡去,他已无心过招,过招自有后来人。所以,在这次共同出兵征讨的行动中,出现在智伯瑶面前的是还没有成为长老的赵无恤。这让智伯瑶再次感受到了侮辱。

智伯瑶决定找茬。他把阵前军事会议变成了比酒大会,意在让赵无恤难堪。

赵无恤的酒量果然不行,他不得已拒绝了智伯瑶的一再敬酒,这最终导致了流血事件的发生——智伯瑶直接把酒杯摔到了他的脸上,并骂他给脸不要脸。铜制的酒杯那是相当的锋利,赵无恤马上就血流满面了。剑很快就拔了出来,赵氏的很多将领准备为家族荣誉拼命——但是赵无恤拦住了他们。他手捂着伤口说了这样一句话:此小耻也,不必计较。

在赵氏诸将的悲愤表情中,赵无恤带着心有不甘的他们撤席而走。这样的举动不仅让智伯瑶得到了极大的心理满足,也让晋国大族们对自己曾经的选择产生了动摇。他们开始建议赵鞅换人——见过低调的,没见过这么低调的。忍辱负重也是有底线的,赵无恤是有底线的人吗?但赵鞅心里更有底了。这样的时代,什么叫底线?最后的胜利才叫底线。

当然,局势永远是不容乐观的。智、赵两家的一场大决战随时可能到来,自信满满的智伯瑶肯定会在赵鞅离世之后向赵氏家族发动进攻。他是真正把赵无恤看成软柿子了。赵氏家族的命运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将取决于赵无恤是否能够力挽狂澜,但赵鞅注定是看不到了,因为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个重病在身的老人留给赵无恤的最后一句话是“注意晋阳”——赵鞅认为,他日晋国将有兵难,而晋阳城是最好的防御城堡。作为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赵鞅几乎可以预见这场兵难将有怎样惨烈的结局,只是他没有多说什么,除了“注意晋阳”。他实在太相信赵无恤了。

赵鞅以那句预警性的话语告别人世的那一年,智伯瑶日夜企盼的经天纬地的大事业开始生根发芽。

因为晋出公蠢蠢欲动了。晋出公的心里充满了委屈,晋国四卿的领地一个比一个大,他堂堂国君的直辖地却是少得可怜。

当时的周王国老大是这个王朝的第三十八任国君姬午。事实上,他的日子也过得饥寒交迫。每天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围着王宫里那九只三个脚的大锅不停地打转。多少次,他都想把它们给卖了,以济时艰。但考虑到躺在地底下的三十七个列祖列宗会骂他不得好死,他还是勒勒裤腰带将日子挣扎着过下去。所以,对于晋出公的遭遇,姬午只能惺惺相惜。但是,这样的惺惺相惜是极其有限的。若干年后,姬午悲凉地发现,他那廉价的同情心被一些物质诱惑给出卖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晋出公决定靠自己的力量去创造一个美好的明天回来。他派出密使来到齐、鲁两国,约定共同出兵袭击四卿,然后平分他们的领地。这样的计划简直称得上是骇人听闻。因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国君会引兵攻打自己的国家然后加以瓜分,虽然晋国大部分国土名义上属于四大家族所有,但它们毕竟拥有一个共同的国名啊!智伯瑶在获悉这样的计划之后不禁笑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成语叫“师出有名”。他现在就师出有名了。曾经,智伯瑶一直想把晋出公拿下,自己取而代之,只是苦于找不到理由。现如今,晋出公主动地丧心病狂,一下子让他从“师出无名”变得“师出有名”了。

在智伯瑶的策划下,晋国四卿打响了家族保卫战。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晋出公逃到齐国寻求政治庇护,四卿取得了胜利。

不过,智伯瑶却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因为他没有要到他的胜利果实。坐上晋国国君位置的是晋昭公的曾孙——被后世称为晋哀公的那个一脸懦弱的男人,而不是自认为劳苦功高的智伯瑶。不是智伯瑶不想坐,是其他三卿长老看他的眼神太锐利。忙乎了半天的智伯瑶感觉自己彻底失算了——在晋国国君的位置上,是晋出公还是晋哀公坐在那上面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区别。

重要的是他要坐在那上面。唉,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是该好好替自己考虑的时候了!智伯瑶从来没有想得如此恶狠狠。这一回,他真切地感受到,时机成熟了,经天纬地的大事业不干都不行了。

干大事业,一个人是不行的。要有一群人,一群笑傲江湖的人。智伯瑶就有这样一群笑傲江湖的人。重臣智国、智开,谋臣絺疵,猛将豫让那都是春秋战国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特别是谋臣絺疵,那就是个搞阴谋诡计的专家。在那样一个年代,搞阴谋诡计不比打仗容易,甚至更难。

因为当时的形势相当的严峻。四卿之中,虽说智氏略强一些,也强不到哪里去。如果强行夺权的话,无疑是要与韩、赵、魏三强的联合体直接PK,这显然是自找死路。所以必须撕开一个缺口,让联合体化解于无形。只是,这样的缺口在哪里呢?

絺疵将目光投向南方的越国,在他看来这个鸟语花香的地方隐藏着智氏家族兴盛的密码。

当时的越国刚打败吴国不久,锋芒直指中原,直接威胁到曾经的大国——晋国。当然越国是不是真的要打过来不是絺疵所关心的,他所关心的是,这样的一个背景事件组成了他完美借口的一个部分。如果晋哀公下令韩、赵、魏三家各出百里的领地给智氏作南攻的军资,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只可能有两种选择:一、三家都捐,智氏凭空得三百里领地,实力骤强,三家的实力则大减;二、如有个别不捐者,智氏可以“假晋侯之命征讨而合并之”。

因此问题的关键就集中到晋哀公会不会下令这一点上了。不过,智伯瑶一想到那个一脸懦弱、经常向他早请示晚汇报的男人,就觉得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他狠狠地拍了拍絺疵的肩膀,觉得阴招能出到这个份儿上,也确实难为他肩膀上的那个物什了。

标签:攻打 国家 军事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