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还要再等多久,才能为自己而活?

2013年04月28日 03:49
来源:西安晚报

原标题:还要再等多久,才能为自己而活?

《睡在悬崖上的人》,易思婷/著,同心出版社2013年版

□易思婷

记得小时候和哥哥讨论个人志向,哥哥说,他想成为科学家、发明家、创业者。我说,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好玩,我想要这一辈子活得快快乐乐,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然而,没想到这句“做我想做的事”,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社会价值的制约,父母长辈的期望,甚至有时候旁人的眼光,让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在升学体制中,一步一步往上爬。这个过程中,虽然我衣食无缺,也曾经组织活动、搞社团,偶尔的不务正业,发展读书外的兴趣,尝过年少轻狂的滋味。整体上来说,我过得很快乐,但心里知道与小时候想要的快乐还差了一大截,更糟的是,我还没有搞清楚,“我想做的事”到底是什么?

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我告诉自己,这下够了,再不给自己机会,我就是在浪费更多时间。我必须知道什么是我想做的事,这个答案没有找出来,我一定会在午夜梦回时候,啜泣从指间悄悄溜走的青春。我开始往户外追寻,只因为山野溪流间似乎有和我心灵共鸣的声音。

刚开始的时候,相当困难。我很会读书,但是我从小跑不快也跳不高,标准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为了打足体力基础,我给自己定下锻炼计划,并且严格遵守,在日积月累之下,终有小成。跨过那个门坎之后,也惊喜地发现,户外运动中,很多技术和危机判断部分,需要缜密的头脑,我本身是信息科学出身,倒是在分析和学习技术上,占了很多便宜。加上我愿意吃苦,在高山环境中,遇到严峻的天气状况,也不气馁。

几年下来,尝试过滑雪、激流泛舟、登山、攀岩等运动,终于找到命定的最爱:攀岩。而在攀岩这一块,我最热爱的还是高山岩攀:可以在山野无人之境,利用攀岩技术,攀上耸立的山峰,享受清风浮云和绝佳视野。在此过程中有无比的自由,也充分挑战自己、激励自我的蜕变成长。这种满足难以言喻,千金难换。

我终于找到想做的事了,而我发现,我对未来的不确定并没有那么多迷茫,找到自己后,我可以笃定地有自信地随时有准备地应付迎面而来的挑战。只是这一路走来,还是有些遗憾,最大的就是与母亲之间的关系。

母亲那一代,苦过来的,她一心就想让我功成名就,希望我成为大家闺秀,相夫教子,培养国家栋梁。可是我却在博士毕业后,理所应当进入职场发光发热的时候选择流浪,选择找自己,对她来说,这是不能理解的怪念头。每次通电话,妈妈都是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头是岸,多次的劝退不起作用,她开始威逼利诱,甚至责怪我让她食不甘味、寝不安枕。那时候我只能选择逃避,在找寻自己的过程中,我用全部力量对付自己挣扎的内心都不够,如果还要花精力应付妈妈,我一定会溃不成军。还记得乔布斯2005年在史丹佛毕业典礼中鼓舞人心的演讲吗?我就是被激励者之一,他说人一定要找到自己心爱的事情来做,如果一时没找到,那就继续找,那就是我的写照。而当他用有力的语调勉励大家绝不要妥协,我的眼泪马上哗哗地流下来了。

这本书的初稿完成后,很多好友问我,希不希望母亲阅读这本书?我沉吟好久,依旧无法给予一个明确的答复。母女关系一直是我人生中最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我不能切断这份血缘,也不想割舍这苦乐参半的联系。我希望母亲能以我为荣,为我高兴,但是如果我不能享有笃定的快乐,怎么会有能力让我关心的人快乐?

撇下了累积多年的资讯工程训练,走上了全无基础的户外探索道路,凭借的是一份直觉的向往。一路上走得艰辛,有趣的是,母亲教导的坚持、不放弃、对自己要求严苛的原则,全在这时候成为我咬牙撑下去的动力,而这一撑,成果璀璨馥郁,我也找到攀山攀岩核心的妙处,在与山、雪、冰、岩的互动中找到强大的自信、自由和成长。我终于蜕变成完整的人。

在与大自然对话的过程中,我常常反思我与母亲的关系,也许母亲像陡峭、美丽、诱惑人的岩壁,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爬,岩壁的难度让我连地表都离不了。也许我可以用工具敲敲打打,把岩壁打凿出一个个坑坑洞洞,让手脚有着力处,但是岩壁就不像以往那么漂亮了。我只好暂时离开,去别处修炼,把对这道岩壁深厚的眷恋放在心底。

周游四方长见识之后,再回到这道岩壁,眼界不同的我看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可攀登片段,只是还不能一气呵成,只好反躬自省琢磨可再加强的技巧与力量。最后脱胎换骨回来,一定可以看出一条完整的路线,展开攀登尝试。

攀登这条路走久了,撤退的次数总是超过登顶的次数,但继续尝试下去,岩壁总是变得越来越亲善,不是它的难度变简单了,而是多次的尝试让攀登者对岩壁的认识更深了一层,彼此的距离也变得更近了。如果这次过不了难关,下次换个方式再试试;如果这次天气风雪怒号,退一步等风平浪静再接近。

然而,母亲比起亘古不变的岩壁多了一颗活生生的心。

她曾经黯然地叹道,我总不和她谈心,当时逃避的我在母亲的诸多批评下,也只背过脸垂泪认为我俩之间的代沟山高海深。这么几年来,我成长了好多,不再是母亲眼中嗷嗷待哺的幼雏,母亲难道会没有变化吗?我总是抱怨母亲没给我机会让我做真正想做的事,也许我也没有给母亲一个机会真正地了解女儿。

而这本书正是个机会。我不但叙述过去十年对自我的探索,对梦想的追寻,也包括从小到大锤炼出的思考和心得,母亲不但可以从中了解到女儿究竟在干什么,也可以进而以人的身份来认识我。终究我是衷心希望母亲能阅读这本书,只是对爸爸和哥哥很不好意思,因为这本书里我把他们给卖了,赤裸地揭穿他们以往为了护卫我,在母亲面前扯下的白色谎言。不过我想他们一定会谅解的。

标签:才能 还要 爸爸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