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网传嫌犯本欲毒害另一室友(图)

2013年04月18日 02:48
来源:山西晚报

原标题:网传嫌犯本欲毒害另一室友(图)

黄洋去世后,同学们纷纷赶来送别。东方IC供图

黄洋去世后,同学们纷纷赶来送别。东方IC供图

“复旦研究生疑遭室友投毒致死”后续:

复旦大学官方微博16日下午披露,疑似被室友投毒的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遗体已被送往殡仪馆。对于网络所说的“误杀”,复旦校方和上海警方均未予证实。

之前引发猜测和争论的有毒化学物到底是什么也有了结论,记者获悉,导致黄洋中毒的物质初步确定为N-二甲基亚硝胺,该物质毒性强,常用于医药及食品分析研究,可在实验动物中人为制造肝损伤的模型。较小剂量的长期暴露也可能增加肝癌风险。普通医院并无库存,一般由课题组购买。有消息称,事发后黄洋师兄获神秘短信帮助,才锁定毒物。

受害人黄洋,嫌疑人林某,这两个家庭背景不同、经历迥异的年轻人,在复旦大学枫林校区20号宿舍楼,人生有了交集,却以悲剧结束。

警方到校调查毒物来源

参与黄洋抢救治疗的复旦大学中山医院麻醉科和危重病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朱彪披露了抢救过程。朱医生表示,4月1日黄洋被送到医院后,经中山、华山医院专家组会诊,临床上对肝毒性较大的可能为包括菌菇中毒、老鼠污染食物和有机化合物的外来毒物,以及免疫系统疾病,当时并没有考虑到被故意投毒的可能性。

虽然医院动用最好的力量全力救治,但4月3日后,黄洋所有的肝功能指标以及生命体征不断恶化。最后死亡是因为急性肝功能衰竭,排除了食物和生物致死的因素,确定“凶手”为有机化合物。

据媒体调查,黄洋遭投毒后,开始几天无法判断毒素,治疗不起作用,直至第9天,其师兄收到一个陌生短信提醒注意一种化学药物,才让案情获得重大进展。警方依此很快查到了犯罪嫌疑人——黄洋的寝室室友林某。

据知情人士透露,警方带走林某一段时间后,曾到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调查毒物来源,调查内容包括“林某在复旦大学实验动物科学部做过实验吗?”“他所投的毒是从动物部得到的吗?”等等。

校方称二人之间不存在直接竞争

林某投毒动机究竟是什么?关于竞争博士名额的说法最占主流,更有网友慨叹“学霸间的竞争无所不用其极”,不过复旦大学校方16日表示,黄洋和林某虽然同在一个寝室,但是就读于不同的专业,不同专业不同医院之间申请博士不存在直接的竞争。

网络上关于这起投毒事件讨论热烈,更有自称黄洋好友以及医院的实习生发布号称“最接近真相”的网帖,其中提到了投毒的药剂用量达到10倍,对此,复旦校方16日表示,10倍这样的数量表述并不确切。至于投毒的真正原因以及病情诊断的抢救全过程,在警方调查结束后,将会向社会公布。

犯罪嫌疑人林某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目前并没有确切的指向性证据,但是,黄洋的父亲黄国强认为,网络传播的情杀、仇杀、侵占他人博士名额等理由应该都是不成立的。首先,黄洋并没有女朋友,因为黄家曾经对黄洋说,读书期间找女朋友会影响学习,而且开销会很大,这对于经济状况不佳的黄家来说,目前不切实际。其次,在老师和同学的印象里,黄洋的为人处事相当优秀,从未与他人产生争执。最后,黄洋的博士资格是通过考试得来的,不存在侵占他人名额的说法。

对于林某投毒原因,网上最新的说法是,学校有学生透露,听到导师说是误杀。寝室里住了3个人,林某与另一个广东同学姜某存在矛盾,曾在网络上注册“诛姜某”的ID,并询问如何使用四氧嘧啶。对于该说法,复旦校方和上海警方均未予证实。

死者父亲曾和嫌疑人见过面

黄国强告诉记者,他一共见过林某两次。3号在寝室的时候,林某表现得很淡定,也很老实,并没有和他聊太多,只是询问了黄洋的身体情况,并说了自己和黄洋关系很融洽。第二次在医院见面的时候,林某表现得依然很淡定,也询问了黄洋的情况。

黄洋母亲——55岁的杨国华、黄洋姑姑、姨妈杨瑞华于4月7日来上海探望这个病重的孩子。黄洋的姨妈杨瑞华说,黄洋由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是有人要毒杀他。

■相关

黄洋:条件不好却记挂着贫困儿童

16日晚,黄洋生前的好友何悦接受记者采访时声音低沉而悲痛。她表示,现在最悲痛的就是黄洋的父母,复旦枫林校区的同学们已经发起捐款,同时希望媒体不要过度打扰老人。

对助人事业充满热情

2006年考入复旦大学医学院的黄洋和其他新生一样热情地报名参加学生组织,因为优秀,好几个学生组织都接受他为新成员,但他最后选择了以助人为主要工作内容的学生资助服务部。当时就是身为部长的何悦对他进行的面试,大他一届的何悦被这个师弟的阳光、开朗、善良和对助人事业的热情感动。

何悦说,不到一个月前,她和黄洋在自己公司楼下吃饭,他又跟何悦谈起面对读博、工作、创业等不同道路的选择困境。“我一边嘲笑他都为此纠结了N多年了,一边帮他分析。其实他的纠结,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照顾父母,为了经济上的考虑。”

不想放弃从医

黄洋的成绩一直很优秀,能力也非常出众。一年前他本就有机会直博,但当时他急着想工作就放弃了。家里条件不好,母亲动过两次手术,这些因素都让他希望早点结束学业。何悦说,当时,黄洋考虑的是到底回成都当医生,还是留在上海去咨询公司工作。这两个选择都能帮他尽快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

一个月前黄洋和何悦吃饭时,告诉她,他还是不想放弃从医,即便白天在医院实习也很辛苦,即便考博考上后意味着要再读三年。

然而,何悦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自己最后一次跟黄洋聊天。“我最开始知道时就大哭了一场,然后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生前最记挂的就是父母

黄洋自己生活条件不好,但却记挂着贫困儿童,两次支教;他同样时刻为身边的室友着想,当天喝了水后他觉得不对劲,就把整个桶清洗了,就是为了不让室友喝到。

何悦告诉记者,黄洋生前最记挂的就是父母,大一时他喜欢跟大家讲家里的饭菜有多好吃,大二大三去香港做交换生,回来开心地告诉何悦,自己特地在机场给妈妈买了一小瓶香水。黄洋一直都是勤工俭学,之后纠结于择业和读书,无非也都是为了父母。“他家里只有他一个小孩,这么优秀,又一直很孝顺。他父母年纪大了,以后怎么办?”

27岁投毒嫌疑人的谜样人生

4月8日,林某被拘前所发的最后一条微博的大意是,有时候挺痛恨医生这个行业,因为对于寻求帮助的病患总不能帮助到底。

优等生忽然之间成为给同学下毒的犯罪嫌疑人,这让林某的同学、朋友和同事都难以理解。

学医是父亲的希望

林某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保送复旦大学医学院,学习的是医学影像专业。案发前在中山医院超声诊断科实习。

记者了解到,在中山大学学习期间,林某就曾参与一项病理研究课题,内容是测试一种中药制剂的小鼠毒性试验,而这种中药制剂其主要功用正是作用于肝细胞。

林某家境殷实,不过其本人并非从一开始就热爱医学,学医是父亲的希望,林某听从家长的意见而学医。

脾气确实有点古怪

2010年,林某因成绩优异被中山大学推荐,免试进入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攻读研究生,并在中山医院见习。“林看起来挺阳光的,也挺开朗的。”与林某一起组织过活动的段同学回忆,林某碰到熟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对师兄师弟也比较客气。

不过,记者从林某的高中同学了解到,高中时期林某比较腼腆。同学小吴回忆说,他和林某同住一个寝室,走得挺近。高中毕业后,他们也在网络上保持联系。

小吴坦言,林某的脾气确实有点古怪,“会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跟同学一起玩,他不打招呼就跑了。”小吴说道,林某有点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活在自我的世界中,“但他对朋友还是好的,不是说多么关心你,而是那种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愿意帮你。”

今年3月9日正值其学校博士考试,林某却没有参加。林某曾在微博中表示,他与导师出现了不愉快。不过,据透露,林某已经找好了工作单位,是广州中山大学的一家附属医院,林某已经做好回家乡工作的打算。

■三大疑问

动机、毒源和室友

经过十多天抢救,黄洋仍因急性肝功能衰竭于16日离世。悲剧已经发生,但围绕案件的一些疑问还未得到解答。

疑问一:投毒动机是什么?

根据多名知情者讲述,林某的行凶动机有多个版本。值得注意的是,一名叫做“高啸”的复旦学生在网上表示,其实黄洋的死是被误杀,涉事寝室住了三人,是一对中山的(在中山医院实习的室友)闹矛盾。五官科(也称耳鼻喉科)的受害者(黄洋)喝水时发觉异味,甚至帮室友换了水、清洗了饮水机。

猜测终归是猜测,嫌疑人是否就是真凶,行凶的真正动机,仍在调查之中。

疑问二:另一个室友在哪里?

黄洋生前住在复旦大学医学院20号楼,宿舍内共住有三人。除了黄洋和嫌疑人林某,还有一名学生事发后并未出现在大众视线中。神秘短信是谁发的?

4月15日,多名住在20号楼的学生确认了黄洋所在寝室住有3人。当时林某被警方刑事拘留,另一个室友,据多方调查已搬离宿舍,至今没有现身。

那么,在黄洋于4月1日发现水有异味并清洗饮水机后,为何之后警方在检测中还能发现饮水机中含有毒物?在4月1日到4月11日长达11天的时间里,那个室友难道从未回到宿舍,也没有喝过饮水机中的水?

目前,另一个室友在哪里,他是否知道有关此案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仍是未解之谜。

疑问三:毒物从哪儿来?

据记者多方调查,基本确定导致黄洋死亡的有毒化合物是N-亚硝基二甲胺,是一种无味黄色液体。

第三方检测机构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化学实验室高级经理吕铁梅表示,N-亚硝基二甲胺是一种高毒类物质,可溶于水,“实验室只是采购少量这种物质用作样品的分析对比。人的皮肤、眼睛接触该物质,吸入或者吃进该物质都有害,会引起肝肾损害,甚至死亡。”那么,毒性如此强大的化合物从哪里可以获得?有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号楼的学生表示,嫌疑人在中山医院超声科实习,超声科不接触这种化学品,林某也没机会接触医院的实验室。

16日,记者联系网上销售化学品公司,被告知购买N-亚硝基二甲胺不需要任何证件。

有学生表示,N-亚硝基二甲胺在复旦大学的实验室可能有存货,但老师会监管取用。然而,假如分多次适量偷取,也很难被发现。

而复旦校方称,有毒化合物并非来自学校实验室,网上也可购买。

本版稿件综合 《东方早报》《法制晚报》《新闻晚报》

标签:林某 黄洋 复旦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