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浪漫妈妈”彭玉:最美莫过夕阳情

2012年06月15日 14:16
来源:新民晚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彭玉、赵珈琪母女情深

彭玉与老伴陈久荣崇尚快乐养生

文/华月

认识彭玉,是因为《空镜子》中那个真实可亲的妈妈;喜欢彭玉,是因为《浪漫的事》中那个浪漫个性的妈妈。彭玉自幼喜欢演戏,父亲却看不起演员;八年服侍病重的丈夫,自己完全退出舞台;64岁作为最老的“北漂”,在离开舞台8年后重新找寻自己的事业;65岁再次找到真爱,幸福的生活……

荧屏第一妈

彭玉是个很有观众缘的演员,因为她塑造的都是一些平民百姓,和她合作过的导演,对她的评价是“认真、开朗”。今年已经81岁的彭玉笑着说:“只要一演戏,我什么病都没有了,年轻得都忘了自己多大的年龄。”

彭玉出生在哈尔滨一个铁路工人家庭,生性活泼的她从小就爱唱、爱跳、爱表演,从小学到中专都是班里的文艺宣传委员。父亲的粗暴干涉并没能浇灭她对艺术的痴爱之火。师范学校毕业,她被分配到小学当教师。三尺讲台对她来说太狭窄,她向往着更宽广的舞台。于是,她背着父亲,悄悄参加了业余话剧团,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话剧中饰演小角色,演艺水平不断提高,终于考入哈尔滨话剧院。她不敢告诉父亲自己是演员,而是谎称自己的工作是抄剧本。

彭玉29岁时,参加电影《千万不要忘记》的拍摄,在北京受到周总理的接见,报纸上发了消息。父亲的同事看了电影,夸奖“你的女儿真不简单”,父亲才转变了态度。总理关切地询问女儿的年龄,他这个当父亲的也骄傲啊!

64岁的彭玉来到了北京,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成为了“北漂”。彭玉难以忘记自己刚开始接戏时的一幕幕辛酸,从群众甲到群众乙,她难以忘记自己接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是米家山导演的《人间烟火》。难以忘记在剧组里没有人搭理的日子,更难以忘记一个小剧务对她说的话:“姥姥,您摆什么架啊?您这不是毛遂自荐阶段吗,跟小学生有什么区别?还是刚起步,有台词就不错了。”

彭玉拍戏的时候,身上总带着两个小本本:一个是用来做剧本分析的;另一个是用来做个人案头准备的。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抑或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色,彭玉都会精心创作。与她合作过的很多导演钦佩她的创作态度,说她这么大年龄,却从不倚老卖老。彭玉的艺术功力被越来越多的导演所赏识,片约不断,在《候车大厅》、《东北一家人》、《浪漫的事》、《花好月圆》、《追着幸福跑》……中都有精彩表演,成为“老来红”的明星。

由于彭玉扮演的角色90%都是“老旦”,不是老太太就是老大妈,所以喜欢她的观众送给她一个“荧屏第一妈”的称号。对此,彭玉笑称:“我就是特别喜欢演老年人,因为生活在我身边的老年人很多,我从她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演员在进行人物创作的时候,一般都需要提前体验生活。但是,我不用了,因为我天天都在‘体验生活’。现在我也是老年人,所以演起这些角色来特别得心应手。”在从艺的道路上,有了丰富的舞台和生活的种种阅历,让她的表演带着富有戏剧性而又不脱离生活的生动翔实。生活化的表演也使她有了格外生动的荧屏形象和亲和力。许多与她合作的演员都尊她为良师益友,倪萍、宋春丽、殷桃、牛莉、陶红等,先后也都成了彭玉的“女儿”。

爱情从一卷糖开始

“调进哈尔滨话剧院之后不久我们两个就开始了。我们俩谈恋爱特别简单,他见着我之后就说:‘我想跟你好,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你考虑考虑,我现在不难为你,三天之后答复。’”

彭玉刚开始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三天后人家真的找上门来了。“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呢,我说:‘你是真的呀?’他说:‘真的!走啊,咱俩看电影去!’我这人性格特别开朗,心想:看个电影怕什么?就一起去看电影了。”

“看电影的时候,他塞给我一卷糖,水果糖……我就扒开包装纸,让他也吃一块。他说:‘我不吃,你一个人吃就行了。’一卷水果糖,在那时候就是挺大的情意了。后来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就跟孩子说:‘你妈这个人好哄啊,一卷水果糖就把她哄来了。’”

1954年1月1日,彭玉和赵文欣喜结连理,同年11月大女儿赵玲琪出生。《千万不要忘记》公映后不久,“文革”开始了,她因为在影片中扮演“老妖婆子”,和其他演员一起,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批斗”,然后,又被送到农场里面去改造,那一年,她才29岁。1977年二人重返话剧舞台。重新回到话剧院后,彭玉先后演过了铁人王进喜的母亲和江青等角色。赵文欣因在话剧《夜幕下的哈尔滨》得到业界的一致赞扬并在全国获奖。

1988年,正当彭玉演艺事业处于巅峰之时,赵文欣却因脑溢血病倒了。自从丈夫躺下后,彭玉提前办了退休,日夜守在丈夫身边。有朋友为彭玉告别舞台惋惜,建议她雇个保姆,别把自己的艺术生命“牺牲”了。可是彭玉只能顾一头,她拼命压抑着自己对演戏的渴望,甚至不去戏院看戏。

赵文欣在病床上躺了8年时间。彭玉回绝了所有的片约邀请,不管是高片酬,还是本子好都不考虑,这8年里她没有接一部戏,只是为了全心全意地照顾他。有人让她衡量一下比重,“我衡量什么啊,我丈夫是惟一的,只有他活着,我这个家才是完整的家,所以别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丈夫。”

那时候,彭玉每天去晨练都要买一束鲜花回来放在丈夫的床头。没事的时候,她就一边弹钢琴一边唱周华健的《花心》或民歌《星星索》给丈夫听。除了唱歌,彭玉还把经济大权交给病中的丈夫执掌,每天买菜都要到床前向丈夫要钱。有时候她还会装傻,假装忘记了某个名人的名字,这时丈夫就会提醒她,然后笑话她不爱学习、不看报。彭玉的第二任丈夫陈久荣叹道:“其实在彭玉大大咧咧的外表下有一颗细致的心,她真的很善良。那时她表面上唱着歌,心里可是在流着泪呐。”

彭玉说,老伴临终前嘴里说不出话来了,但是眼神还看着箱子,原来箱子里有老伴为她积攒下的4万多块钱。“就这攒的4万多块钱里还有些是零钱,留的都是新的五块钱,还有一点儿粮票,还有他记的日记,用左手记的日记,里面写的是诸如今天彭玉出去了、几点钟回来之类的小事,可有意思了。”在这不离不弃的8年里,用彭玉的话说就是:“我问心无愧。”

醇厚弥香的再婚故事

一般老年人再婚,由于各种原因,婚姻美满率不高,但彭玉夫妇却把第二次婚姻经营得非常好,甚至还很浪漫。彭玉对浪漫的理解是:“浪漫包含许多内容,一对老人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就是浪漫;有的老年人幸福地看着晚辈在膝前嬉戏,这也是一种浪漫;有的人在经历了人生的坎坷、痛苦后,明白了怎样面对人生,这又是一种浪漫。说到底,浪漫就是普通生活中的一粥一饭。”

1999年的一天,陈久荣到哈尔滨出差,彭玉女儿赵珈琪挽着姑父的胳膊在江边散步,突然涌上一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想起了父亲。那时她姑姑也去世了。她对姑父说:“您给我做老爸得了。”她姑父问她:“是你妈妈让你问的吗?”她说:“不是,我妈还不知道呢。您要是同意我就去问问。”后来,赵珈琪与彭玉商量,母女一直谈到凌晨4点多。

“1999年4月29日,是我女儿和我外孙子两个人把我从哈尔滨送到了沈阳,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在车站接我,而且抱着这么多的玫瑰花。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我是哪个大首长上这来视察了,其实我是来找对象、找老伴来了。”彭玉和两个女儿的关系,不像妈妈,更像姐姐,像朋友。

陈久荣是著名的脑外科专家,曾经是沈阳医学院的院长。同学开始并不看好这段婚姻。在陈老师的同学会上,彭玉发言:“我剖析一下我自己,我的职业是演员,但我的性别是女人。凡是中国女人能够做到的事,我都能做到。我既能做贤妻,也能做良母。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要爱人家就要爱到底,不要三心二意,给我现在丈夫的爱,我也全

力以赴,我就这么做人。”

彭玉第一次到陈家,看到160多平方米的住房吓了一跳。看到陈老师的儿女都在跟前,于是开玩笑地声明,“这么大的房子我可不要,这房子都是你们的,这房子不属于我,就你爸爸属于我,我就要你爸爸一个人。”在陈老先生眼里,彭玉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乐观和善良。他说:“我看73岁的彭玉的心理年龄还不到40。每次女儿们去蹦迪,如果不带上她,她都会生一场气。彭玉这人就是爱玩、爱跳舞、爱唱歌。”

彭玉跟老伴每天的生活非常丰富多彩,主要是买菜+运动。“我们每天早起一起走路去市场买菜,之后严格执行老伴安排的老年人作息时间,晚上吃完饭就在楼下转圈走。老伴说了,晚年的你就应该多演几部好戏,给人以快乐,而我就应该多给老年人讲课,给他们带来健康。”彭玉说陈久荣是一个严谨认真的人。“虽然是后走到一起的,但我们的感情一点都没有打折扣,他跟我有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他是一个特细心的人,可能是搞医的缘故,生活特别规律,懂得保健养生之道。不像我们做演员的,生活不规律不说,还不知道锻炼身体。”

陈老先生非常注重养生之道,经常在彭玉拍戏的剧组里和别人说:“人只要心情好,就会产生一种阿尔法波,这种波对身体有好处。”彭玉就喜欢调侃道:“拉倒吧你,恐怕是阿拉法特吧,还阿尔法波呢!”

彭玉和老伴儿在一起已经愉快地生活了多年。早几年时,彭玉在外地拍戏,她和老伴儿每天至少要通两次电话,“这一两年则是彭玉到哪儿拍戏我就跟到哪儿,好照顾她。”陈老先生笑说。

现在的彭玉夫妻就像两只候鸟,他们在珠海和沈阳两地都安了家。每当老伴儿写作时间长了,彭玉就会拖着他出门散步,花前月下,两个老人手拉着手,走一路,笑声也洒了一路。每次彭玉接戏时,陈老先生都会仔细地把剧本读完,然后给妻子当参谋。

 
标签:彭玉 北漂 妈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