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视频媒体时代的存在主义

2012年04月16日 10:44
来源:海南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文\本刊特约撰稿 王一冰

“黑镜”大概相当于前些年在中国颇为流行的“黑镜头”“黑照片”之类的概念吧,所强调的是警醒和力量。正是这警醒和力量,把三个剧集凝为一体。换句话说,用思想来结构剧集,这一点真的很牛。

青年有文艺、普通之分,尽管现今“文艺”这个词儿听起来有点贬义了,但是依旧有一批人顽强地文艺着。小格子、美少年、膛音厚重的伦敦腔,英伦风要比美国派低调和有品质多了。所以,普通青年追美剧,文艺青年,扭转身来扑向了英剧的怀抱。

《黑镜》(Black Mirror)不长,就三集,但是三集就够了,这就是英剧的长度。因为生产方式的不同,英剧没有美剧那般广告商的掣肘,制作的自由度更宽广,也有时间精益求精地推敲打磨,他们像打磨电影一样打磨电视剧。想起一句中国的老话“生书熟戏”,多数观众看剧,图的不过就是“新鲜”二字。美剧是流水线车间里灌装出来的,同类的剧集看得久了,都变成了一个模样,不觉新鲜了。这也难怪文艺青年纷纷倒戈,向英剧投降,英剧真能做到集集不一样。

就说《黑镜》的三集,被装在同一个名字里,然而谁也不挨着谁,第一集叫《国歌》,第二集叫《1500万的价值》,第三集叫《你的全部历史》。除了片名和左上角的台标,故事、人物、背景等没有交叉的,一言以蔽之,这三集彼此完全独立。三个谁也不挨着谁的故事之间,鲜明地贯彻着剧作者深邃的对视频媒体的反思和批判。“黑镜”大概相当于前些年在中国颇为流行的“黑镜头”“黑照片”之类的概念吧,所强调的是警醒和力量。正是这警醒和力量,把三个剧集凝为一体。换句话说,用思想来结构剧集,这一点真的很牛。

1.《国歌》

《国歌》的故事荒唐得近于荒诞。话说英国首相夜里被一通电话吵醒,原来备受国人爱戴的一位公主被歹人绑架了。绑匪的条件很古怪,一不图名,二不图财,只求电视台直播首相和母猪性交。磋商,营救,剧情并未老套地展现警察探员智勇擒贼的大显身手,而是安排首相一步一步地就范。其实,就在直播开始前,公主就已经被绑匪释放了。当她跌跌撞撞地回到街头的时候,没有人还在乎公主的安危,人们的全部热情都投注在了这场盛况空间的电视直播上。

剧集一本正经地讲述着这个怎么看都不那么正经的故事。绑匪要对首相本人进行人格侮辱。至于为什么这么干,是精神病,是报仇雪恨,是政敌的手段,是恐怖主义,是媒体故意制造新闻,还只是单纯的恶作剧,这个电视剧里没说,也不重要,只是在结尾处告知观众,绑匪在直播开始前就放了人质,还自杀了。重要的是,绑匪的要求一开始就是一场媒体事件。只有通过电视平台,才能保证不暴露自己,又可以目睹首相履约。

最高兴的是媒体。媒体就是看热闹的,永远不会嫌事情大,越热闹,越群魔乱舞,媒体才越开心,那就是收视,就是银子。所以,事情一出来,他们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决定不顾政府禁令,全程跟进。八仙过海的新闻大战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主播们各显神通。卫生间内拍张艳照,就有人肯把首相府内部最新的决策交换出来。

人们觉得,公主为大,首相有义务按绑匪的要求去做。但是随着媒体的跟进,老百姓的兴趣由对公主安危的焦虑,一步一步转向对首相和猪的剧情直播的期待,人们对视频的需求压倒了一切。时间越迫近,事件变味得越迅速,皇室安全彻底成了民众的猎奇和狂欢。此时此刻,没人在乎首相的感受,也不再有人搜寻公主的下落。讽刺的是,随着直播的持续,人们的猎奇渐渐淡去,厌恶、悲悯、同情的情绪开始滋长,人们放弃了初衷,转而觉得首相可怜了。

媒体可以塑造舆论。

一年过去了,公主还是那个公主,首相还是那个首相,电视还是那个电视,百姓还是那个百姓。任凭新闻来势汹涌,反正来得快,忘得更快。伤痕留在媒体看不见的一面,但是谁会去在乎呢?

2.《1500万的价值》

《国歌》揭开的不仅是媒体的皮,更是在反思视频媒体时代里人的行为方式。而《1500万的价值》的触须伸向了未来。

在一个大楼里,人们每天的生活无外乎蹬脚踏车和在虚拟的世界里打发光阴。蹬脚踏车是为了赚取支付虚拟世界一些开支必须的“点数”。“选秀”可以成名,可以改变生活,可以摆脱每日蹬脚踏车的平庸境况。然而参加选秀节目需支付1500万点数。一个黑人男孩,愿意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倾其所有,支付1500万的入场券点数,因为她的歌声具有穿透人心的魅力。故事的发展,很扯淡,这个气质清纯的女孩的歌声征服了选秀节目的三位评委,然而他们给出的建议是要她考虑一下,到成人频道发展,成为一名色情明星。女孩挣扎一番后,居然鬼使神差地同意了。黑人男孩很崩溃,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和超人一般的毅力,赚够了1500万点数,怀揣碎玻璃,登上了选秀的舞台。他以死相逼,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宣泄着自己对社会、对制度、对节目的不满。更扯淡的一幕出现了,一位评委觉得,他的真情告白很打动人,要包装成新的频道。于是,很简单,黑人男孩火了。他告别了蜗居的小空间,住进了大房子,一切照旧,只是蹬脚踏车变成了做节目,每天额外多了一杯橙汁。

这个世界相当虚拟,从窗外的风景到社交方式,全都是由数字虚拟出来的。生活就像一个巨大的网络游戏加上永远不会停止的娱乐节目。人的居所就是四面巨大的触摸屏围拢的小空间。因而,剧中看起来很未来的场所具有了极大的隐喻性,就好像乔治·奥威尔的小说,未来看起来荒谬和不靠谱,但是处处流露出寒彻骨髓的逼真。这个逼真不是对生活细节的准确再现,而是把日常生活中的荒谬抽象和放大出来了。21世纪的人类生活趋势,其实就是一个字: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以科技来延展自己的精神和欲望的边界。过度依赖虚拟而放逐了真实和真诚,数字化社交替代了真实的人与人的交往,娱乐化和官能化的媒体绑架了人们的精神需要和思考方式。与其说是未来,不如认为这一切就是现在。可怕的是,没有人能够逃离或拒绝。它具有彪悍的兼容性,足够为任意一个试图寻找自我的人提供舒适的囚牢。

3.《你的全部历史》

英国人的未来观似乎和美国人不太一样。在美国人的观念里,未来是激情四射的英雄主义时代,人类总是可以克服来自宇宙的种种危机感,向着更高级的生命韧性进化。不信,就看他们的科幻电影。而英国人对未来总是很犹疑,他们总是不太能相信未来会比现在光明。这个率先打开工业化时代大门,并且曾经雾气昭昭的岛国,满怀着对未来的坏心情。请参考《银河系漫游指南》、小说《发条橙》还有乔治·奥威尔。《你的全部历史》,就表达了对未来的另一种惶惑。

纵观人类的发展,我们始终面临两个永远解不开的难题,向外认不清宇宙,向内不了解自己。这一集的内容,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一个非常著名的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故事讲述的是在未来的世界里,人类通过在耳后植入晶粒实现了记忆的物理存储和视频化。你的全部历史,都记录在其中,想回忆,很简单,快退和播放就行,不仅可以自己看,还可以和好友分享。当然了,要是遇到打劫,被生生挖掉晶粒,那么个人的隐私就一览无余了。正因为此,婚姻中的不忠再不能掩饰。而另一方面,不愉快的记忆,再不能被轻易遗忘了。也许,这项技术的初衷,并非如此。但是,人性的脆弱似乎就像是这项新技术的副作用一样,解放了大脑,但却增加了心灵的负担。他人的地狱性被记忆结结实实地变成了视频,物化存档。

《黑镜》是一场视频媒体时代的存在主义的讨论。新知识、新技术、新的交际方式、新的媒介手段,打开了人的自由度,但人类对这些的过度依赖,反而剥夺了人类的自由选择。人在科技化中,更扁平,更渺小,也更荒谬。在视频媒体时代,我们面对的不过是一连串的电子信号而已。一切皆虚幻。

这是个视频化的时代,就像它自己反思和批判的一样,《黑镜》把哲学也视频化了。

 
标签:视频媒体 黑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