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民进党与大陆交往,可否真正找到了门路?

2012年3月29日,代理民进党主席的现任高雄市长陈菊,在致市议会的”施政报告”书中,谈到有关直航航班增班问题时,以“大陆大陆地区”来称呼对岸,取代过去一向惯称的“大陆”用词。

同样是民进党里重量级人物,曾经担任该党党主席的谢长廷,为了因应民进党在2012年2月将提出败选总检讨之前,特别提出“宪法各表”的建议。比较让外界印象深刻的是,三位具有民进党党籍身份的学者,在2012年3月中旬前往云南腾冲,参加一项由具有官方性质的国台办海研中心所主办的研讨会,没有像过去一样采低调或问避的动作,显示与大陆尚称良好的互动。其中陈淞山尚建议,以“态度友善”的方法,改称“大陆大陆”。

说起来,这应是民进党内部高层人士开始对“大陆政策”的反省与调整,与该党在2012年2月22日提出本次“大选”的败选检讨报告时比较,可说“步伐”更进一步。虽然“报告”中已经有提到对该党“大陆政策”需要重新厘清,但是报告是否具有“反省”与“启示”的意义,则必须从二个不同文本的内容去整理出来:一份是民进党中执会所通过“2012大选检讨报告”,另一份则是党蔡英文在中执会结束后所发表的声明。

首先不可否认的,不管是民进党或蔡英文个人,把败选的责任,还是推到大陆经济力量介入台湾选举的原委上。蔡英文也在她事后的声明中,特别呼应到这样的检讨观点,她说:“其实最后阶段的‘经济恐吓牌’,我们真得不能够完全否认它对整个选举结果的影响”。

但问题是,当多数台湾民众最后还是决定选择要与大陆存有更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并没有被民进党口中形容的“经济恐吓牌”所说服,那么作为以“执政”为目标的民进党,是否应想到今后将如何去争取这股多数的民意?

其次,是蔡英文对“处理大陆问题”,似乎是提出了方案。她说:要处理大陆问题必需要了解大陆,要了解大陆必须要在互动中去了解,而且“从互动当中可以去找出替我们自己与替台湾面对大陆一个新的解决方法”。

这段论述,以她曾是民进党的“大选”候选人以及党主席的身份说出,是有一些跳脱该党传统思维的创新。但再仔细回忆起蔡英文在竞选过程中曾释出对北京善意的谈话,譬如说,她在2011年10月访问日本时曾说过类似的话,她说:对于两岸之间存在的差异,民进党不能太天真去面对。她愿意和北京领导人一同以互利、明智、负责的方式,用和平发展的共同语言,推动两岸关系。但是,北京当时却没有特别回应。

责任编辑:黄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