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台湾还需要行政机关的产业政策吗?

这些日子全球景气下滑,台当局过去“两兆双星”政策所支持的产业,出现困境者不在少数,非仅如此,生技业也因台“行政院”“国发基金”投资宇昌一案扑朔迷离,在台北政坛掀起风暴。这些事件不禁让我们想起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台湾每人GNP即将迈入两万美元的今天,岛内还需要台当局的产业政策吗?

这是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早年台湾资源有限,那时的台当局确曾藉由集中资源发展特定产业,以创造经济社会的最大福祉。举例来说,1960年推动出口扩张政策,设置加工出口区,发展纺织服饰、加工食品、电器产品等轻工业,拓展外销市场以带动经济成长,如今看来,这个产业政策可说是极为成功。

1960年所公布的“奖励投资条例”更明订给予出口产业赋税优惠,1963年台“外贸会主委”徐柏园赴“立法院”报告时曾说:“国际贸易必须以经济实力为基础,我们不能受自然条件的局限,要有一种上山下海、入地腾空,开辟世界的精神。”在那个年代,财经大员们堪称为台湾经济的领航人,由于产业政策明确,使得台湾得以集中资源投入特定产业而带动经济起飞,从而被国际誉为经济奇迹,1970年后台湾的出口更经常在亚洲四小龙名列前茅。

为因应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发展,1978年时任“行政院政务委员”的李国鼎召集首届的岛内科技会议,研商台湾产业升级一事,会中订出“科学技术发展方案”,建议“行政院”设立科学园区。李国鼎并于1986年以“行政院”开发基金一亿美元投资设立台积电(TSMC),并邀请张忠谋主持这家公司。科学园区在相关部门全力支持下,海外学人返台创业者络绎于途,把台湾经济带入了一个新里程。

1990年“行政院”公布“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以接续落日的“奖励投资条例”,自此“促进产业升级条例”又成为产业政策的重要工具。“经济部”透过两年检讨一次“新兴重要策略产业清单”,来决定哪些产业可享有五年免税,又透过每年逾百亿元的科技项目补助研发来引导产业发展,于是两兆双星、太阳能光电、生医材料等产业陆续入列,成为那时的奖励发展的对象。

随着“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于2010年落日,台当局又着手订定“生技新药产业发展条例”、“产业创新条例”,拟藉由这些规定继续做为产业政策的奖励工具,以引导民间资金、人才投入台当局心目中的明星产业。这两部条例,正是今天台当局手上所继续握有的产业政策工具。

我们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叙述近50年前岛内的产业政策、相关奖励条例订定的时空背景,并回顾这段台湾经济发展的历史,乃是希望透过这个历程来反思产业政策是否需要永远存在?昔日在资源不足、资金不足、人才不足的情况下,相关部门藉由奖励投资条例来支持出口产业,不论是加工区的设置、“科学园区”的设立,成立“工研院”、运用开发基金投资台积电等等,这些政策确实为台湾经济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倘若没有政策的引导,台湾绝无可能创造经济奇迹,更遑论居四小龙之首。

但是随着1990年以后,民间的人才愈来愈强,民间的资金愈来愈多,民间的企业规模愈来愈大,市场的机制愈来愈健全,台湾该发展什么产业,是否依然还要由官方来决定,不无疑问。既是如此,官方就不应该再扮演产业政策的领航者,而只要全力改善投资环境、健全市场的发展,以及避免财富集中、维护和谐的劳资关系即可。至于在台湾这片土地会因此出现什么新兴产业,宜交由市场来决定,如此才不致造成资源分配的扭曲,也才符合台湾社会整体的利益。

台湾近50年来的经济环境已出现重大变化,如今台当局所扮演的角色应该要由昔日的参与者、指导者逐渐淡出,致力于提升人力素质、做好基础建设,并提供一个金融稳定、信息充份及竞争公平的环境,如此即可。至于哪些产业具有发展潜力?哪些产业可能是明日之星?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这已非行政机构能力所及,还是交由市场决定才是上策。

【工商时报】

责任编辑:陈爱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