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2
往期回顾
NO32

我们需要怎样的好律师

如果说此前有一些“维权律师”,错误地把战场选到了法庭外,那纠正这个错误的最好办法,也是将他们拉回法庭,用法治的办法纠错,而不是其他“以毒攻毒”的方式。

针对国内外广为关注的律师涉嫌犯罪被拘,司法部、北京市司法局及北京律协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表示,律师主流队伍是好的,只是极少数律师的行为严重违反律师职业道德和从业准则。

近来刑拘所谓“维权律师”事件,引发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众声纷扰之中,既有强烈支持,也有各种忧虑,甚至有人质疑是不是要“取缔律师行业”。以敌对思维来探讨或站队,除了造成更大的舆论分裂之外,并无太多裨益。法治是当下中国各方诉求的最大公约数,如果能在尊重法治的前提下,检视律师行业或者更大范围的法治是否出了问题、有什么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无疑更有价值。

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铁板一块,都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律师行业当然不例外。在前些年形成并不断加码的刚性“维稳体制”下,不排除有少数律师会利用“维稳体制”的弱点,通过各种方式(包括不合法的方式)进行博弈,甚至冲撞正常的司法秩序。这种个案中的脱序行为,不符合职业伦理和法治精神,尤其令相当一部分体制内的法律人感到气愤不平。所以打击所谓“维权律师”的行动,也有不少支持的声音。

不过,无论怎么反对一种行为,打击都必须在法治的框架内。如果说此前有一些“维权律师”,错误地把战场选到了法庭外,那纠正这个错误的最好办法,也是将他们拉回法庭,用法治的办法纠错,而不是其他“以毒攻毒”的方式。“以毒攻毒”只会令错误改头换面存活,换种方式继续危害法治。

所以,对于确实涉嫌违法犯罪的“维权律师”,最有力量的打击,是通过司法程序来进行事实认定和法律追究。在案件还处于侦查阶段时,过多地曝光案情甚至做“定性”式地论断,效果可能适得其反。而且一些支持打击律师违法行为的言论,调门显然已经超出惩治“极少数律师”的范畴,有打击扩大化的嫌疑,如果变成对正常律师活动的妖魔化,对法治有害无利。

律师行业可能存在的问题不能回避,关键是如何找到具有共识的解决路径。近日,在内地一个公益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高铭暄等三位法学泰斗级人物,共同反思中国律师权益保障问题,呼吁尊重律师、支持律师、保护律师。

法治中国,需要更为纯粹的律师,需要保护正常的律师行业。支持保障律师权益,不代表无条件为任何律师的任何行为背书;打击一些“维权律师”,也不意味着是要遏制律师整个群体。对于极少数律师确实存在的违法行为,律师群体需要反思,身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一员,遵守宪法和法律,是底线要求。一旦逾越,迟早总是要还的。

而保护正常的律师,需要维护健康的司法环境。在一个正常的司法环境下,律师就是律师,在法律的框架内据理力争,为当事人维护和争取权益,既不必过于抬高,也不能妖魔化。律师和法官、检察官等都属于法律职业共同体,都必须尊重司法过程和法律程序,彼此之间展开良性的业务竞争和合作。但这种正常的司法环境和法治框架,很长时间内在中国是缺失的。

在律师风波还未平息的时刻,需要反思的是,当下的执法和舆论纷争,是有利于净化司法环境还是可能恶化司法环境?尽可能地避免后者,追求前者,才是律师群体的大幸,才是法治中国的大幸。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