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0

稳住股市,赶快收拾人心

在股市问题上,眼下需要摆正短期救市与长期市场化的矛盾,把重点落在救市上,如果连命都快没有了,还谈什么市场化?

大陆股市继续演绎暴跌,上证综指三周跌幅达28.6%,创下1992年来最大的三周跌幅。A股市值蒸发超17万亿元(约2.8万亿美元),相当于10个希腊的GDP。如此局面,为大陆20多年股市历史上所未见。

根据海通券商的研究,此轮A股暴跌幅度与周期均已超出内地“530”,即使对比海外牛市的中期调整也不遑多让。只有1987年美国股灾可有一比,但后者耗时更长,单个交易日平均跌幅没有这么大。

换言之,虽然A股从5178点的高位跌到周五的3626点低位已属严重创伤,但以如此方式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暴跌1552点,即使用大陆股市具有的暴涨暴跌特性来衡量,也显得不正常。在这种情况下,监管当局若袖手旁观,任由股市在所谓“市场”自发力量的作用下自由落体式下跌,想想看,会发生什么后果?

股市暴涨引发全民炒股,股市暴跌更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这就是大陆目前的现实。此次股灾,从充斥于股市论坛、社交媒体和街谈巷议的各种段子、传闻、消息来看,显示出大众太多的无奈、失望、焦虑和不满。而民众的这种情绪大部分似乎指向政府,因为在一个习惯称为政策市的市场,政府容易被股民拿来当做暴跌的出气筒,股市暴跌使得政府的信用大幅下挫,甚至可能影响新一代领导人艰难建立起来的与人民的信任关系。

暴跌之下,哀鸿遍野。按理,既然是历史罕见股灾,政府理应全力救市才是。可在暴跌初期,监管当局反应迟钝,将之视为股市的正常调整,待到发现问题不对,又不能果断干预,进行逆周期调节,而是被市场逼一步才走一步,挤牙膏似的出台措施,可以想见,这种干预不但未能换来股市企稳,反被市场解读为救市态度不坚决,从而导致更猛烈下跌。这可能是监管当局采取诸多救市举措,却不见效的原因之一。

需要指出的是,监管当局面对如此巨大的暴跌,救市所以迟疑,一大原因是大陆舆论在暴跌和救市上出现了分歧。尽管广大股民和部分学者希望政府救市,然而,也有部分学者和媒体反对政府救市,认为此轮暴跌乃是市场所为,是对前期股市暴涨的一个自然纠偏过程,不值得大惊小怪,反而政府救市,会在未来给股市制造更大扭曲,造成更大灾难。因为在股市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救市只会加重人们的投机心理。上述观点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监管当局在救市一事上的犹疑不定,即使不得不作出救市姿态时,所出台措施也缺乏力度。

公允地说,反对政府救市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但在关于救市问题上,应该明了大陆股市一个基本事实,即A股还不是一个单纯市场,某种程度说,如今它成了一个政治市,还不仅仅是政策市。换言之,救市在当下已经变成一个政治任务,而非单纯的市场行为。

反救市观点是以股市去政治化为前提和目的的,可问题在于,去政治化至少在现阶段尚不现实,因为即使政府硬着心肠不考虑股民的损失,不理睬股民的救市呼声,现在及今后能够做到不干预市场,让市场自身发挥调节作用,但并不能阻止股市暴跌会进一步触发和催生系统性社会危机。假如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折不扣是个政治问题。海通的研究也指出,从股灾到金融风险仅三个台阶之遥。以大陆社会目前的脆弱,一旦发生金融风险,极可能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届时中国政府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大得多。

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在股市问题上,眼下需要摆正短期救市与长期市场化的矛盾,把重点落在救市上,如果连命都快没有了,还谈什么市场化?这与各种夹着民粹主义的阴谋论无关,也不是为民意所裹挟,而是着眼于股灾可能造成的次生社会危害本身。故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政府需要讲政治,也必须讲政治,先把股市稳住,恢复人心,之后再将那些未竟的改革措施推出,重建公平、公正、透明的股市治理机制和规则。这并非违反市场规律,许多国家包括经典资本主义的美国,在发生股灾后都采取过救市行为。

做到了这些,股市自己就会去政治化。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