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7

股市长牛不能仅靠“政策维稳”

监管部门必须回归其市场化、常态化的监管本位,尽快地、彻底地将A股“坏孩子”赶出去,监督上市公司在中长期区间内努力做到估值水平与盈利能力相对匹配。

在上周五A股罕见的悲剧发生后,央行罕见的“政策维稳”随即祭出——6月27日晚,央行宣布,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同时,下调涉农贷款达标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财务公司下调3个百分点)。

此次A股悲剧的罕见性和央行应对之策的罕见性,应该说,在A股20多年的历史中,缺乏与之匹配的参照。或许,唯有美国股市1987年10月19日的股灾、以及10月20日美联储的应对,与之略为相似。

1987年10月19日,美国股市受多重利空冲击,10月1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狂跌22.6%,高达97%的股票下跌,部分跌幅高达30%以上。次日,为避免恐慌情绪蔓延,刚刚上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随即启动了货币政策的强力维稳,除大量购买政府债券外,更大幅度下调联邦基金利率0.75个百分点。

在简单的类比之后,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此次央行罕见的“双降”(降息降准),其立意是政策维稳、而非政策托市。之所以作出这个判断,有两个原因:

一是,在上周五A股发生大规模踩踏效应之后,如果任由恐慌情绪漫延,那么“黑色星期一”、乃至“黑色星期二”极可能随后发生,这不仅将摧毁好不容易积累起的市场信心,而且更有可能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心理动乱。

二是,在杠杆投机近乎疯狂、且A股估值严重企高之下,央行任何形式的托市只会放大A股市场的泡沫、并助涨A股市场非理性的投机氛围,而这最终又会导致未来更难收拾的局面。

所以综合判断,此次央行的“政策维稳”,其根本用意是为避免“黑色周期一”、乃至“黑色星期二”持续的市场踩踏悲剧,通过释放利好稳定股市和股民心理。

当然,该政策也有值得警惕的负面效应——可能会有中小投资者将“政策维稳”,误解为“政策托市”,从而再度沉醉于参与大牛市的美梦之中。同时,也一定会有上市公司大股东和机构投资者有意误导市场,用刻意的市场反弹诱惑广大散户高位接盘。

事实上,这种政策本意与市场情绪传导的两相背离,早已成为A股市场甩之不脱的毒瘤。对此进行叩问,则有必要反思A股市场的政策逻辑,监管部门的核心宗旨本应为“最大的投资者保护”(限制投机和打击造假)和“最小的市场干预”(不压市、不托市),可事与愿违,在具体的政策落地上,却屡屡扭曲为“最小的投资者保护”和“最大的市场干预”。

以持续近一年的本轮牛市为例,受货币宽松和深化改革双重预期推动,A股“牛抬头”是正常的,但在这一过程中无数依靠编故事而估值离谱的公司,对其缺乏及时性、常态化的监管却是不应该的;放开融资融券激活A股市场流动性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融资融券的制度性倾斜、尤其是早期对场外配资和场内不合规融资的纵容,则是不应该发生的。

这次股市动荡之后,也有外媒再度把A股称作“赌场”,其实从理论上推导,在中国经济结构性转型尚需较长时日的倒逼之下,伴随着市场无风险收益率的递减、以及信托等理财产品刚性兑付的打破,社会资本存在大规模进入股市的需求。也就是说,在降息降准已成为应对经济持续探底的货币政策新常态之下,A股市场已经具备中长期牛市的前提条件。

但理论上可以出现的长期牛市要成为现实,要扭转A股“赌场”式的形象,需要更健康的监管。监管部门必须回归其市场化、常态化的监管本位,尽快地、彻底地将A股“坏孩子”赶出去,监督上市公司在中长期区间内努力做到估值水平与盈利能力相对匹配,如此,A股市场才能走出暴涨暴跌的轮回。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