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2

“毕节四兄妹”暴露中国崛起的软肋

毕节还有多少这样的留守儿童在孤独中苦苦挣扎,中国还有多少毕节这样的地方?逐渐强大而快速奔走的中国,需要慢下来,低下头,照顾好社会的弱势,这是国家和国民的尊严所在。

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前一日晚11时半,该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不幸死亡之前,这几个孩子辍学在家,无人照料,相依为命;告别人世之后,还迟迟未能联系上他们的父母。

活的卑微,死的凄凉。这样惨烈的事,发生在今日之中国,一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让人更觉悲凉。悲剧曝光之初,舆论的怒火指向地方政府,因为有消息说这些孩子穷困到只能玉米果腹,让人想起几年前同样在毕节发生的,留守儿童丧命垃圾箱的悲剧。但后来剧情“反转”,称孩子一家虽穷,但基本的温饱不成问题,父亲定时寄钱回家,同时享受政府低保。

种种迹象显示,这些孩子可能是因心理问题自杀。这比“穷死”残酷的多,也复杂的多。至少不只是先前网民所愤怒的政府保障问题,同时也是农村家庭问题,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社会救助体系问题。如果这些孩子有大人陪护,如果学校对孩子的辍学干预更积极,如果地方政府的救助更细致,悲剧或许能避免。但现实没有如果,几个孩子被遗忘在三层楼里,他们的不幸,暴露出底层社会的千疮百孔。

谈及当下的中国,人们会看到股市上的狂欢,会看到整体经济实力提升之后国际话语权的改变,等等。但这些强大和鲜亮,不是中国的全部。被遗忘的“毕节四兄妹”,是中国的问题所在、挑战所在。毕节还有多少这样的留守儿童在孤独中苦苦挣扎,中国还有多少毕节这样的地方?逐渐强大而快速奔走的中国,需要慢下来,低下头,照顾好社会的弱势,这是国家和国民的尊严所在。

一个崛起的中国,要想真正赢得世人的尊重,具备长久的竞争力,不仅是看总的经济体量,还要看个体的幸福程度、权利的保障程度。一个儿童生命权都难以保障的社会,一定有太多的软肋需要弥补。为什么那么多儿童注定留守,为什么整体财富急速增长的社会还有那么多人在贫困线挣扎,为什么救助体系在悲剧面前总是不堪一击?这些都是快速发展的中国,必须面对的课题,必须要补上的功课。

过去的这些年,整个内地从个体到政府都在忙于经济的赶超,这是“落后就要挨打”得来的教训,无可厚非,但在快速的发展中,沉淀了很多矛盾,遗留了很多问题,能否很好地解决,将影响社会肌体的长久健康。可以考虑的解决路径很多:进一步破除城乡壁垒,让留守儿童能跟随父母;增加农村公共服务的投入;鼓励更多公益组织、慈善机构展开社会互助等。所有这些缺的不仅是钱,还有更新、更开放的执政理念、社会治理体系。

要从这一次悲剧中汲取教训的,不只是毕节。更多的决策者,需要拥有这样的忧患意识。不能仅仅将目光停留于财富数据、光鲜政绩,矛盾隐患不仅藏于极端贫困中,还会萌芽于悬殊的贫富差距。比如,这一轮的股市狂欢,会不会非理性地加剧贫富悬殊,乃至遗留一地鸡毛的悲剧,需要更理性的思考和应对。

不幸的“毕节四兄妹”无法复生,更多孩子所生活的环境必须改变。这个悲剧暴露了中国崛起中的软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中国真正的挑战仍在自身,很多矛盾仍在内部,正视这些挑战,开拓性地推动变革,才对得起那些年幼生命所换来的教训。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