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1

最后一个“看门狗”不会走

吴晓波文章所体现出的“看门狗”的幻灭感、彷徨感,具有相当代表性。媒体通常承担着监测环境变动的功能,若连他们都陷入某种程度的彷徨,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

《最后一个“看门狗”也走了》,这是内地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最近备受争议的一篇文章。

吴将最后一个“看门狗”的殊荣赋予了好友秦朔,后者刚离开奋斗多年的《第一财经日报》。这篇文章像是一篇临别赠言,对秦的职业生涯,不吝溢美之辞,对“看门狗”挥袖离开的商业世界,则充满了担忧,称其“真宛若无度原始的丛林盛宴”。

不知道最后一个“看门狗”的说法,只是吴晓波的表达策略,还是他内心的精准想法,总之引来了众多质疑。质疑者中不少是媒体人,大有同室操戈的意味。因为若说起舆论监督,实在有太多的媒体和媒体人曾倾注心血,如今都成了秦朔身后的省略号,未免显得太过武断。当然,细究这种说法意义也不大,吴晓波不过是一家之言罢了。

更值得关注的,是内地媒体人中所普遍弥漫的悲情。秦朔之前,内地媒体人早就开始持续流散失守,把所有的离开都变成悲情的告别,未必客观,媒体人转型的原因很多,当中既有互联网+掀起的创业潮所诱,也有舆论环境的不确定感所迫。但不管怎样,吴晓波文章所体现出的“看门狗”的幻灭感、彷徨感,具有相当代表性。媒体通常承担着监测环境变动的功能,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若连他们都陷入某种程度的彷徨,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

可以肯定的是,媒体人想做过去理解的“看门狗”不再容易。网上曾有流传,内地多家报社的深度报道部被压缩甚至撤销。而此前内地市场化媒体的深度报道部,多是高扬舆论监督的大旗。媒体和媒体人这种或主动或被动的转型背后,必然是他们所处的环境也在转型。

对秦朔的离去,吴晓波给出的诊断,是“社会性共谋的结果”。共谋的主体到底包括哪些,权力、资本还是某种形式的民意?这诊断类似于“你懂的”,具体怎么理解,取决于你所站的位置、所持的立场。一些媒体和媒体人的仓促转型,“看门狗”精神的迷失,可能是管理压力,也可能是生存压力,是资本诱惑……

无论原因是什么,结果对于内地媒体和社会来说都可能是悲剧性的。舆论监督远远不能承载一个现代媒体的所有功能,但不能想象一个缺了“看门狗”精神的媒体,还能够扮演好社会角色、承担社会职责。而缺了媒体这个重要的“看门狗”,“门”后的一些隐患可能会潜伏成大危害。

所以,在这个令人困惑的转型期,那些坚守的媒体人需要额外的智慧和耐力;选择和资本共舞的媒体,需要更好地掌控分寸、守住边界。内因之外,值得担忧的还有莫测的外因。真正有“看门狗”精神的媒体人,最看重的体面惟有职业尊严。能够按照媒体规律从事,付出努力能够赢得职业荣耀,这些底线的要求,不应被转型的洪流冲散。只要外在的各种管理依法而行,媒体自会在互联网和资本的各种冲击下,调整姿态,找回生存空间。

但不管怎样,最后一个“看门狗”不会走。社会有对真相的渴求,就会有对真相的披露,这是无法阻挡的供求。即便粗粝的岩石一时阻挡阳光,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会顽强如小草,从缝隙中、从边缘处蜿蜒探头,迸发顽强的生命力。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我们可信赖的,还有时间。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