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

中美关系迎来震荡期

美国人留给中国人的印象尤其鲜明:霸道傲慢,咄咄逼人。这背后显示的鹰派作风,令外界对中美关系的信心不再那么确定。

近来,美国人留给中国人的印象尤其鲜明:霸道傲慢,咄咄逼人。美方频频出招震慑中国,可谓亦文亦武。这背后显示的鹰派作风,令外界对中美关系的信心不再那么确定。

几乎在同一时间点,中国的军人和教授双双感受到了美国人施加的巨大压力。

5月25日,中国外交部再次发声反对美国的挑衅行为,称美军机抵近南海岛礁侦察极易引发意外。一周来,在中国南海上空,继数日前美国最先进的P-8A反潜巡逻机对南沙岛礁进行挑衅活动后,美方无人机又在同一区域执行侦察任务。不仅如此,美国负责亚太安全事务的国防部副部长戴维•舍尔,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直言,“我们已经制定了长期计划,增强我们在这一地区的军事能力,包括部署”全球鹰“和F-35战斗机”。

与此同时,24日一则新闻在中美媒体同时掀起波澜:国际超导物理学界极负盛名的天普大学物理学系主任郗小星在宾州被捕,罪名是涉嫌非法输送美国机密敏感国防科技给在中国的企业。此事发生在天津大学教授张浩在洛杉矶遭美方诱捕仅仅5天之后。一周内,两名知名华人科学家连遭美国政府指控,美国华人精英圈为之震动。

中美关系将会呈现怎样的走向?全球媒体高度关注。德国全球新闻网24日称,中美两国对对方军事能力的试探仍在继续。尽管目前没有真正冲突的风险,但一个意外就可能导致冲突爆发。

其实,美国的举动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对于如何震慑中国,从今年初开始,美国的鹰派们就在不断琢磨这个问题。其中,最为中美熟知的美国鹰派代表人物、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主任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长篇文章,论述美国三军如何做到有效地震慑中国。

克雷皮内维奇颇有来头,曾在美国军队任职25年,历经三位防长,一度掌管五角大楼内部智囊。近年来他一直关注中国军力增长,其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甚至反映五角大楼对华的思路。以克雷皮内维奇为代表的美国鹰派对华发起震慑行动,目的都是为了制衡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

各种迹象还显示,美国遏制中国的风潮从军事主导延伸到了科研霸权。不过,对教授下手将会十分愚蠢。这一点,美国早有教训。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麦卡锡主义横行于美国,它以其弥天大谎、诽谤中伤和政治迫害构成美国历史上极其黑暗的一章,有“美国文革”之称。这一浪潮对美国内政和外交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也正是当年的麦卡锡主义才把钱学森送给了中国。美国人曾感言,放钱学森回中国是美国曾做过的最愚蠢的事。

据称,此前认为张浩案“只是个案”的判断已出现动摇,更多人开始将两起所谓间谍事件与中美在南海的军事对峙相联系,“麦卡锡主义回潮,华裔科学家将面临大清洗”的帖子在网上流传。

就在不久前,著名的美国问题专家资中筠,还在题为“唯有思想不能用钱买”的文章中提到,近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文,题为“真正的美国梦之队”,说的是美国真正的竞争力在于人才。弗里德曼认为美国保持领先于中国的关键,就是要确保所有这些精力充沛、雄心勃勃的人才与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结合在一起。因此他敦促美国“在世界汲取智力精英的竞赛中总能保留第一轮的优先选择地位”。然而,面对当前美国遏华势头的强硬提升,弗里德曼是否还有这样的信心呢?

正如澳大利亚前总理所观察到的,对美国来说,崛起的中国今非昔比。美国把中国视为一个实力不断增加、正与美国争夺在亚洲的政治、外交及安全政策空间的竞争对手。权力分配的改变能否和平地实现?这将颇为困难。目前,距离中美元首的正式会晤还有100天,在这期间,中美关系的震荡必将为“习奥会”的谈话增添变数。

事实上,近来对中美关系走向感觉悲观的论调越来越多。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兰普顿的判断最具代表性,“美中关系的临界点正在接近。我们各自的恐惧比关系正常化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超越我们对双边关系寄予的希望。我们正在看到对以积极为主的美中关系的一些关键的根本性支持受到侵蚀。”

“和则皆利,战则俱伤”,对中美两个大国来说尤其如此。如果说中美关系正在逼近临界点,悬崖勒马,寻求共赢的对话才是最明智的。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