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

莫把高铁看做天上掉下的“馅饼”

在各地都对铁路求之若渴的现实下,铁路从规划到建设,中间就不可避免地受各种因素干扰,是纯粹从建设成本最低的标准考量,还是要兼顾带动一些地方发展?

近日,又一起“争铁路”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对达渝城际铁路的规划路线,四川广安和达州相关部门披露信息不同,引起地方争议。广安下属的邻水县不少民众甚至上街游行,呼吁铁路过境。

这一现象公众已不陌生。此前河南邓州和新野,争高铁站选址;湖北荆州市和荆门市争高铁选址;为了平衡潮州、汕头、揭阳三地利益诉求,厦深高铁的潮汕站设在了三地中间……

类似地方“争铁路”事件,之所以经常闹出大动静,引起大关注,重要原因之一,这是地方政府和民众广有共识的诉求。经济发达的地方,希望有铁路锦上添花;经济落后的地方,更是将铁路当成发展的“救命稻草”,表达诉求时也就容易表现出义无返顾。在共同的利益诉求下,民众冲在前面,背后可能有着地方政府的默认甚至撑腰,解决起来会更为复杂。

但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是,铁路真的能给地方带来立竿见影、点石成金的奇效吗?未必。有学者通过数据研究表明,在1997-2006年间,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被纳入高速公路网的那些边缘城市,相比于其他边缘城市,其经济增长率平均要低18个百分点,而其工业总产值的增长率平均要低26个百分点。按照国外学者的解释,那是因为交通便利后导致地区间运输成本下降,从而导致边缘城市的工业经济不断向中心城市聚集。

这个分析框架是否适用于铁路和所有地方,当然还有待研究。尤其是从民众个人角度说,交通便利了,至少会增加外出挣钱的便利。可不容忽略的一个问题是,地方对铁路的渴求,几乎是本能的,不太会去考虑成本产出效率。深层的原因是,目前很多铁路建设基本不用地方买单,而是国家投资。换言之,对于地方来说,这相当于“天上掉馅饼”,既然无需太多投入,有没有营养、有多少营养也就无暇深思,先抢过来再说。

在各地都对铁路求之若渴的现实下,铁路从规划到建设,中间就不可避免地受各种因素干扰,是纯粹从建设成本最低的标准考量,还是要兼顾带动一些地方发展?标准如果不够清晰,决策程序如果不够透明,就更容易滋长各地“争路”的情绪,引发激烈的“争路”行动。

在铁路规划中总是存在两难选择,如果单纯当做市场投资,要考虑的就是成本和未来的经济效益,但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又不可避免要考虑对地方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带动。在这样的两难中,如何应对地方的诉求,也就容易陷入困境。

一个可能的出路,还是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拓宽民间资本进入渠道,这样一方面会让铁路的规划决策更科学、透明,摆脱地方的干扰;另一方面通过“开源”,可以提供更多选择,消除更多不通铁路的“盲区”,就会少一些激烈“争路”的冲动。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