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

日本神风申遗:挑衅受害国和人民

所谓的“神风特工队”,不过是军国主义急心症的大发作,毫无人性之美、人道之善。它留给后世的,是一段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残杀史。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对于那场改变世界的战争,今年很多国家开始新一轮的纪念和反思,汲取历史教训,应是当今文明社会的共识。但最近日本再次逆流而动,谋划为“神风特攻队”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日本南九州这个收集了大约1.4万件“神风”特攻队员遗物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已经有美化“神风特攻队”的嫌疑,而今再公然为“申遗”吹风打气,简直是对二战受害国家和人民的挑衅。这一做法,正遭受多国媒体舆论的质疑。

对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神风特攻队”在二战中做过些什么。上千名狂热信奉军国主义的日本青年,作为“神风特攻队”队员,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冲向美军舰船……这种有组织、战争性的自杀式攻击,甚至可说是现代恐怖主义的“鼻祖”。如果这种疯狂举动也能申遗,拉登之类恐怖分子及恐怖行动,岂非也可包装申遗?

所谓的“神风特工队”,不过是军国主义急心症的大发作,毫无人性之美、人道之善。它留给后世的,是一段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残杀史。日本本该从历史的癫狂中吸取教训。然而,“知览会馆”中,所展示的却都是书写着“尽忠”、“玉碎”的物件,渲染的尽是特攻队员“大义凛然”、“为国捐躯”的“高尚”形象,而无一点对战争责任的反思。

这样的“和平会馆”,所传达的真是“和平”的信息?而在此背景下的申遗,难道不是在为以往的军国主义招魂?

去年,一部名为《永远的零》,刻意美化“神风特攻队”的电影,在日本隆重上映。七十年前带有恐怖性质的自杀行动者们,被塑造成了“悲情英雄”。当那些“悲壮”的场景,再次展现在日本人面前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他在观看后“深受感动”。

安倍晋三的“感动”,在于他看到了自明治维新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曾经有过的“辉煌”与“胜利”,以及这些“辉煌”与“胜利”背后的“日本精神”。正在大力推动修改“和平宪法”的安倍晋三,自上台以来所矢志追求与竭力推动的,不正是纠正所谓“自虐史观”、恢复过去的那种“日本精神”吗?!

所以,“神风特攻队”申遗的喧嚣并非偶然, 背后隐约是一个要将过往侵略历史正当化的日本。几年前,位于日本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在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压力下,撤下了记录日本侵略历史的展品,改写了展示说明;对“南京大屠杀”,日本官方一直躲躲闪闪,甚至索性一口否认;在“慰安妇”问题上,日本政府近年来也百般抵赖。

不仅如此,日本还刻意将自己打造成“受害者”。日前仍在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提出在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七十周年之际,希望全球领导人访问核爆受害地。大量日本人在核爆的恐怖中悲惨死去,的确令人沉痛,但如果不是日本对他国的加害在先,又何来广岛、长崎之痛?日本领导人是不是应该先到中国南京、美国珍珠港去凭吊呢?

在日本学者中村雄二郎所著的《日本文化的罪与恶》一书中,他认为奥姆真理教的极端教义,反映了现代日本社会的盲点,那就是认为优秀者乃上天所择,有权力为拯救世界而对敌对者先发制人进行杀戮。

从“神风”申遗、岸田文雄的提议中,人们可以清晰感受到,在二战结束七十周年之际,一度危害亚洲国家的日本军国主义之恶,正在被轻轻带过,一直未得到有效清算的“罪”与未曾认真执行的“罚”,似乎也被进一步悬置。这真是日本之福吗?!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