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访谈

扫描微信
微信

马晓霖:叙反对派使用化武栽赃政府军可能性大

2013-08-30   第016

经过两年内战洗礼的叙利亚,在8月21日发生沙林毒气袭击事件,导致千人死伤。化学武器袭击事件招致西方国家的强烈不满,美国宣称巴沙尔政权应对此负责。随后10天里,美国频频在海湾地区做出军事调度,并不断向外界释放信号,显示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武力打击叙利亚似乎箭在弦上。

就此凤凰网连线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马晓霖认为,目前使用化学武器,对巴沙尔政权最为不利,可能是反对势力栽赃叙利亚政府;他指出,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美国谋求打击叙利亚的合法性,其最终目的是推翻巴沙尔政权;马晓霖分析称,巴沙尔政权至今不倒,说明其仍然具有相当强大的民意基础,而叙利亚反对派则是“杂毛党”,除本土反对势力外,境外基地组织、周边敌对国家鱼龙混杂之中,叙利亚已偏离民主革命的道路,沦为各大利益集团的博弈战场。

(文/李灏)

美国如何寻求攻打叙利亚的合法性

凤凰网资讯:美国目前开打叙利亚,面临哪些障碍?有哪些顾虑?

马晓霖:美国目前面临的,只有道义、舆论上的障碍。从美国角度来看,只要美国觉得有必要使用武力,它可以不需要安理会授权,但像英法等盟国已明确表态,军事打击叙利亚必须获得安理会授权。

目前,美国能够改变盟国决定的关键点,就在于联合国的调查报告。如果报告结果不利于叙利亚政府的话,美国就可以展开军事打击,法国也可能以巴沙尔违反国际法、反人类罪、战争罪以及人道主义救助等为理由,和美国一起对叙利亚进行惩罚性的打击。

凤凰网资讯:美国如何让国内和国际社会相信其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合法性?

马晓霖:美国可能从三个方面寻求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合法性。首先是来自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美国在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上是这么做的。

另一种发动战争的合法性是建立在国家受到攻击进行自卫反击的基础上。

还有一个是美国提出所谓的道义合法性。比方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英两国实际上伪造了萨达姆政权研发并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勾结基地组织等证据,绕过联合国,以伊拉克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为由发动了战争。

但战争打响后,美国没有找到证据证明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于是就换了一个理由宣称,伊拉克战争是为推翻萨达姆的暴政,解放伊拉克人民,以此建立它的道义合法性。这种所谓的合法性虽然在国际法层面上不成立,但在西方有一定市场。此次针对叙利亚,美国也无非就是利用这些理由获得所谓的合法性。

反对派、基地组织使用化学武器栽赃巴沙尔政府可能性大

凤凰网资讯:有声音质疑巴沙尔政权在此时使用化学武器的真实性,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马晓霖:美国指责巴沙尔政权下令使用化学武器,从逻辑上确实是站不住脚的。从历史层面看,实际上,从伊拉克的萨达姆到利比亚的卡札菲,直到他们覆亡,也没有使用化学武器,因为使用化学武器将严重违反国际法,会遭到反人类罪、战争罪、屠杀罪等等罪名的起诉,严重的甚至会被处以绞刑,一般人不会铤而走险。

目前,叙利亚政府已经收复了不少失地,在军事上完全处于主动,更没有必要以自杀式的方式对反对派,更不用说是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这样做对叙利亚政府最为不利。

而且现在属于非常敏感的时期,一些西方国家时时刻刻都在寻找理由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巴沙尔政权不会愚蠢到给对手制造借口的机会。

我个人认为,化学武器的使用,不会是叙利亚政府的主张,至多可能是下层的一种自主行为,更有可能的是反对派,或者是基地组织获得化学武器,来栽赃现政府。

美国最终目的是推翻巴沙尔政权

凤凰网资讯:奥巴马曾表示军事介入,无益于叙利亚局势稳定,此次空袭准备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马晓霖:我们应注意到,美国的表态历来是很多元的。从五角大楼到国务院,很多时候是两边下注,放出两个截然不同的气球,对国内和国际舆论进行试探,有利于打,它就打。

奥巴马曾给叙利亚划出过一条红线,第一,如果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将以主张正义为理由,出兵干涉。

第二,如果叙利亚的化学武器流落到恐怖组织手中,证明叙利亚政府已经没有能力控制局势,美国就会以维护国家安全利益为理由,进行武力干涉。

我们看到,奥巴马在划红线时将正反两个方面都说到,即占据道义高度,又保证实际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不是巴沙尔政权下令使用化学武器,只要叙利亚境内出现了使用化学武器的问题,就能构成美国出兵的理由。

美国实际上已经否定了巴沙尔政权的合法性,然而叙利亚乱局持续两年多,仍不能以巴沙尔下台告终,反倒是政府力量越来越强,这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所以现在美国希望进一步通过有限的军事行动,试图改变叙利亚战场形势,并借此在政治上发挥敲山震虎的作用,促使巴沙尔内部分崩离析,迫使巴沙尔下台,为反对派提供上位的机会。

如果经过这一轮敲打,仍不能改变局势的话,不排除美国像干涉利比亚一样,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直接参与夺取制空权,帮助反对派打地面战,直到推翻巴沙尔政权。

叙利亚成为五大利益博弈战场

凤凰网资讯:什么原因导致叙利亚政局不稳?巴沙尔政权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境地?

马晓霖:叙利亚今天的问题,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历史上,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统治叙利亚近五十年时间,这个国家90%的人口是逊尼派,却由占少数人口的什叶派进行家族统治,从权力分配的角度分析,是不合理的。

在稳固政权的过程中,巴沙尔的爸爸——老阿萨德,曾在八十年代对穆斯林兄弟会进行过残酷镇压,当时穆兄会因反对当局推行世俗化而掀起暴乱。这次屠城式的镇压导致了2万多人的死亡,借助团结既得利益者和高压政策等手段,巴沙尔家族长期维持着政权平衡,弹压任何可能夺取政权的反对力量。

但到2011年阿拉伯发生剧变,从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一路烧过的战火,也给叙利亚国内反对势力抬头的机会。特别是突尼斯、埃及政权的快速倒台,给了叙利亚反对派崛起的信心和希望。

叙利亚动乱的具体导火线,还是由小事引发的。在最早出现事端的南部小城德拉,由于当地安全人员粗暴执法,无视当地人民的尊严,引发了小规模的骚乱,当局进行流血镇压,引起了更大反弹,最终导致全国局势的风起云涌。

随后这种内乱被沙特、卡塔尔等国利用,这些国家长期希望改变叙利亚什叶派统治逊尼派的状态。这就使一场本来是为民主民生的叙利亚革命,蜕变为地区势力相互博弈的新战场。

所以对于叙利亚的内乱,完全不值得欢呼,因为它完全不同于突尼斯、埃及、也门等国的民主革命,在这场冲突中,我们能看到温和派和强硬派、什叶派和逊尼派、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亲美阵营跟反美阵营等利益派别之间的博弈冲突,还有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开辟新战场,更不用说,联合国五大国在此争夺话语权,重新组织地区格局。

巴沙尔政权有相当强大的民意基础

凤凰网资讯:巴沙尔政权是否具有合法性?叙利亚如何才能重获和平?为此巴沙尔是否必须下台?

马晓霖:我认为,巴沙尔政权的合法性是存在的,巴沙尔毕竟是民选总统。说他不合法,主要是希望巴沙尔下台的阿拉伯国家以及美、英、法国家。

巴沙尔之所以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一个重要原因是巴沙尔还有相当强大的民意基础。从领导层分析,尽管叙利亚内外交困,战火纷飞,但没有高官叛逃,没有高级将领投诚,这说明他们很团结。

我了解到,一些从叙利亚出来的人认为,尽管说巴沙尔有那么多不好,但他毕竟还在往前走,关键是换了巴沙尔,是不是会更好?他们担心上来一个更糟糕的统治者,甚至担心出现利比亚混乱的情况。

目前,叙利亚对峙双方都不能接受对方的谈判条件,特别是反对派坚持巴沙尔先下台,再谈判,这是巴沙尔及其利益集团无法接受的。

所以要想解决叙利亚问题,要么是持续的战争,要么是不战不和,直到2014年巴沙尔总统任期结束,自动下台。在巴沙尔不存在的情况下,朝野双方重新讨论分权,通过一个过渡期,再进行大选,这样叙利亚有可能会进入一个相对和缓的政治进程。

叙利亚反对派其实是“杂毛党”

凤凰网:活跃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反对势力有哪些?

马晓霖:我一直把叙利亚反对派形容为杂毛党。反对派既有境内的,也有境外的。本土反对派既有主和派,也有主战派,意见并不统一。

来自境外的反对势力中,有来自阿拉伯半岛、中亚以及北非的基地组织,他们希望挑动内战,吸引美国等西方国家干涉,派出更多军人,投入更多财力,进而把叙利亚变为像阿富汗、伊拉克一样的战场,最终实现搞跨美国的目的。

此外,还有四股地方势力,一个是海湾国家和伊朗在叙利亚进行的代理人战争。一方面,阿拉伯国家如卡塔尔、阿联酋,不断向反对派输送资金、军火,这是为什么政府军虽然强,但始终无法剿灭看似很弱的反对派;另一方面伊朗革命卫队在不断援助叙利亚政府军。

另一个是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战争。以色列不断轰炸叙利亚境内的化学武器、导弹,避免叙利亚失控后,这些军事设施落入恐怖组织手中,对以色列构成威胁。此外,还有一些空袭针对叙利亚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的军火。以色列没有兴趣介入叙利亚内乱,但以色列对自己的安全非常警惕。

与此同时,黎巴嫩真主党也进入了叙利亚境内,通过游击战,帮助政府,防止反对派建立像利比亚一样的反对派大本营,因为大马士革-德黑兰轴心是黎巴嫩真主党的大后方,黎巴嫩、叙利亚、伊朗,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版权归凤凰网资讯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相关报道:

美媒:叙利亚化武由沙特亲王提供给反对派 意外爆炸

以色列证实与美国在地中海进行联合导弹测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