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访谈

扫描微信
微信

律师详解马跃案:人怎么坠入地铁是焦点

2013-08-19   第015

2010年8月23日,大三学生马跃在地铁鼓楼大街站坠落身亡。中国法医学会出具的鉴定为:马跃血液中无酒精,毒物分析无异常,体表无打击伤,符合电击导致急性呼吸、心脏骤停死亡。警方据此排除他杀和刑事案件,安监部门确认马跃之死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

针对这一结论,马跃的母亲孟朝红,一直持反对态度,在提请行政复议无果之后,起诉西城区政府。今天上午,此案在北京一中院第二审判区开庭。

开庭前,孟朝红代理律师徐利平向凤凰网详解了此案的关注焦点。马跃是怎么掉下去的?马跃身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掉下去后地铁公司采取了什么措施?徐利平称这是马跃家属最为关切的,但相关部门调查包括尸检报告均未给出回应,而事发时的录像,地铁公司也称被系统性删除。

地铁公司称事发时录像被删除 

凤凰网资讯:马跃这个案件的关键点在哪里?王雪梅的分析看有个关键信息是马跃掉下铁轨前受到了点击。

徐利平:我们的分析,当时马跃在站台上是遭到了高压电击以后摔下去的,马跃怎么会从站台掉到铁轨上的,这非常重要,但是官方调查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内容。我们通过各方咨询,包括王雪梅分析,是站台下高达750伏的高压电轨,将站台上的马跃电晕后导致他摔下去的。       

凤凰网资讯:每天地铁里那么多人,之前很少听说这种情况。       

徐利平: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是很低的,而且因人而异,如果你身体出汗,概率要高一点。高压电这个东西是很专业的事情,也因为这个概率很低,要重现是很难的,根据法医的介绍可能会形成一个电伏光,电伏光可能会被录像抓拍到。       

凤凰网资讯:马跃妈妈一直在申请查看录像,未果。相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徐利平:地铁公司现在说事发时十分钟的视频被系统删除,这是不可思议的。我们也咨询了很多计算机专家,偏偏挑中中间10分钟进行删除,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什么叫系统删除什么叫选择删除,都是专业性很强的问题。    

现在这个案子的主动权在官方,他们可以请专家,可以调动社会各方面的资源,可以到地铁公司去看录像,我们都没有这个机会,连调取法医的鉴定档案法院都不同意。      

凤凰网资讯:王雪梅称马跃下颌右侧3厘米的伤口特征显示,死者生前曾受到一次不致死的电击,致其重心不稳坠落轨道,再次遭电击、死亡。你们认为法医鉴定存在哪些问题?       

徐利平:马跃下颚右侧3厘米的伤怎么形成的,法医鉴定没有讲;马跃小腿被严重烧伤,跟背部不一样;还有左腹部有电流的出口,这些东西法医都没有解释清楚。           

这些都是专业性很强的东西,作为受害者一方来讲,没有资源去接触第一手资料,包括录像,包括地铁公司在场的工作人员,以及警察事后找的几个证人,我们都想接触,但根本接触不到这些。   

马跃是怎么掉下去的?        

凤凰网资讯:马跃母亲起诉西城区政府诉求是什么?案子辩护的焦点在哪里?       

徐利平:主导调查的是西城区安监局,首先,调查思路框架是不是科学全面,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官方的调查只是反驳马跃妈妈的一些说法,这个调查思路是非常可笑的,马跃妈妈说有漏电的情况,他们就找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做鉴定,说站台上电伏很低,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不存在漏电的情况,基本上是为了反驳马跃妈妈。

按照北京市安全生产事故处理的调查办法,是不是构成安全生产事故有两点考量,第一地铁公司包括其他部门有没有尽到安全管理的义务,生产运营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疏漏?第二,事发后抢救是不是符合规范。

马跃掉下去后,地铁公司做了什么,这是马跃妈妈严重质疑的,马跃妈妈认为他是在站台上就遭到了高压电伏的打击,然后落下去,落下去以后他没有死,但后来为什么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就是抢救的问题,甚至是人为故意破坏现场。这是马跃妈妈提出的质疑,一是地铁公司抢救不及时,事发以后没立即做断电措施;二是急救医生来以后没有进行有效救治,只是给他测了心电图就说心电图归零了,连心肺复苏都没做,这是急救医生跟警方说的,警方问他你有没有采取什么救治的措施,他说没有,因为他已经死掉了。按照法医的介绍,电击肯定会导致心脏骤停,一个抢救原则是要做心肺复苏,这个工作没有做。                

马跃是怎么进地铁站的?去地铁站干什么?他在哪个位置?他怎么会摔下去?这些东西都要进行调查,摔下去摔在哪个部位?怎么会接触到第三轨?怎么会呈这种姿势?马跃最后死亡姿势是左手插在牛仔裤裤兜里,右手拿着手机,手都没拿出来。可是目前的调查结果没有这些东西。

有人说他摔下去后是坐在地上,最后警方说是斜躺在那里,警方提供的照片已经不是第一现场,这里也存疑。

法医鉴定,马跃身上的三处伤没有解释,一处是右下颚伤口,一处是耳朵末沿,还有左腹部有个电流出口,伤是从哪里来的,这是非常要命的。第二,地铁录像为何偏偏事发的十分钟没有了。

马跃母亲只想得到真相

凤凰网资讯:如果家属质疑成立,从法律上来看,地铁公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徐利平:赔偿是毫无疑问的,另外也构成了安全生产事故,有关责任人就要承担行政责任。此外,如果抢救时真的如马跃妈妈所说用钩子钩,那有可能触犯刑法了,故意伤害甚至故意杀人都有可能了。

凤凰网资讯:民事赔偿有吗? 

徐利平:马跃母亲没有提民事赔偿,因为她担心一旦走民事赔偿程序,也就意味着赔钱了这个案子就了结了,钱对地铁公司无所谓,给你一百万两百万,但真相就找不到了。

(版权归凤凰网资讯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