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91
No.291

实力转化影响力系列二
制造一罐百事可乐的吸引力

作者:周方银 时间:2017年4月21日
语:特朗普为何坚持以经济成就撑托“美国再次伟大”?

自立国之始,美国的发展模式就显示出其独特之处。美国在发展经济方面取得的显著成功,无疑增添了它对很多国家的吸引力,这成为其发挥国际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有利条件。

本章为实力转化影响力系列二:资源。

吸引力的形成需要一个重要资源支撑

大国独特的发展模式,以及在其基础上实现的显著经济成就,是国家影响力的重要资源。

在冷战时期,西方阵营在经济发展水平上明显可见的领先优势,成为其在与苏东集团竞争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长期潜在起作用的有利因素。

1959年,首届美国国家展览会在莫斯科开幕,几百万莫斯科市民蜂拥而至,参观美国人制造的产品并品尝百事可乐。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苏联人开始习惯于拿美国的生活水平与自己的生活进行对比,这在无形中影响了很多人的心理。在国际社会中,美国发展模式吸引力的顶峰,体现为华盛顿共识的广泛宣传,以及“历史的终结”论点的出现。但次贷危机揭示出来的美国经济和治理模式中存在的许多深层次问题,使美国模式的光环出现一定的褪色。

1959年,赫鲁晓夫和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在莫斯科举行的美国国家展览会开幕式上参观美国家庭厨房样板间,并在这里进行了著名的“厨房辩论”。

20世纪60至70年代,苏联模式对很多新独立国家也产生了很大吸引力。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些国家认为,苏联虽然也许没有达到物质上十分富裕的程度,但它的模式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在于,可以在很落后的基础上,通过政府有意识的努力和推动,迅速实现工业化的发展,迅速在国内建立稳定的秩序,而这是很多新独立国家所迫切需要的。随着不少国家复制苏联模式的努力出现各种问题,加上苏联自身的发展后来不太成功,这一模式的吸引力在80年代后逐渐消散。

中国当前的发展模式,也被不少国家所羡慕。产生这一心理上吸引力的一个直观方面在于,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美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比较发达,他们的经济本来长期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而中国经济在30-40年前的水平还颇为落后,现在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而且,中国在发展过程中还面临了国际方面比较多的不利条件。

对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精英和领导人来说,这是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亲眼见到的事情。这样的事实,对不少国家的官员具有直观的冲击,这也构成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一个重要资源。

2015年8月17日,中国纬度最高的高寒高速铁路哈齐高铁正式运行,最高时速达250公里。

不过,中国这一影响力要发挥作用,需要以中国的经济成就能够继续总体保持为前提。曾经有一个时期,日本、德国因其二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而对很多国家产生吸引力。后来,由于其经济成就不再那么耀眼,这一吸引力明显下降了。

敢于替别国说话,培育一个稳定支持群

实力转化为影响力的另一个方式,是在国际社会中培育和维持一个稳定的支持者群体。

这方面一个重要的做法,是在国际多边场合,以及在具体的国际事务上,能够替一些国家发声,能够通过自身的行为,帮助一些国家更好地维护其利益,而不只是在国际上完全代表本国利益说话。

很多国家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在国际上维护自身利益的能力较为有限,如果某一个大国能代表他们的讲话,并愿意承受由此而来的国际压力,往往被这些国家所欢迎。如果大国能在这个方面保持良好的历史记录,让这些国家形成稳定的预期,将有助于形成和维持一个稳定的支持者群体,从而在其身边汇聚起一股支持力量,这反过来也会提升该国在国际上讲话的分量。

20世纪60-70年代,中国在国际上的实力并不是很突出,但在非洲国家争取民族独立的过程中,提供了较为有力的物质和道义支持,为非洲国家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做出了贡献。反过来,中国也获得了非洲国家的支持。毛泽东主席曾经形象地说,是非洲朋友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中国这样的做法,一方面会得到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同时也会招致那些试图压制它们独立的国家的不满,这里面就包含了一个战略取舍的问题。

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后,中国代表团笑逐颜开。左为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右为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

冷战时期,国际社会总体上分为两大阵营,美国作为西方阵营的领袖,在西方世界内部获得了颇为稳定的支持。这在很大程度上以美国愿意更多地承担与苏东集团对抗的成本和风险为前提。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美国在获取西方国家支持方面获得了很大成功,这一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延续到今天。未来美国是否能够持续地获得欧洲国家的有效支持,既取决于双方战略利益在宏观上的一致程度,也取决于美国是否能在较大程度上尊重欧洲国家的很多现实利益和关切。

未来中国要在国际社会中保持稳定的影响力,培育和维持一个稳定的支持者群体十分重要,其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具有不可替代性。群体中各国的支持力度不一定很大,一般来说不大可能达到盟国支持美国的程度,但达到一定数量国家的松散支持也有很大价值,这个价值在周边安全、多边外交、全球治理等方面有不同的体现。

用一带一路强化双方之间的利益纽带

在支持者的形成和维持过程中,稳定的利益互惠关系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利益上的互惠最好以比较经济的、从长期来说可承受的实现。通过大规模援助的方式获取影响力,有其一定的弊端,一方面,大规模援助容易养成受援国对援助的依赖,强化其等、靠、要心理,而不利于其自主发展;另一方面,长期接受外部国家的大规模援助,也是一个多少伤害受援国自尊的事情,此时,援助国的指手画脚很容易引起受援国的反感。此外,援助的利益往往只能被受援国的一部分人感受到,这会造成受援国政治回报的不稳定性,包括其政策方向可能因政权更迭而突然发生大的转折。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0届联大一般性辩论时发表重要讲话。

相比之下,规模相对有限的援助,加上经济、贸易利益上的捆绑,是相对经济、能持续更长时间的做法。二战后很长一个时期,美国与其盟国关系稳定性的一个重要方面,是美国向其盟国以很大的程度开放美国的国内消费市场,对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盟国来说,这是一种比提供援助更有价值的安排。

“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或许可以通过实质性地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联系,强化双方之间的利益纽带,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政治、安全、外交等领域的合作,形成一种相互支持的局面。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周方银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战略决策研究》执行主编,周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外交、国际战略、东亚合作。有《国际问题数量化分析》、《东亚秩序:观念、制度与战略》、《大国的亚太战略》等著作多部。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赵全敏 制作: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当前是中国实力转化国际影响力最佳时期

中国崛起过程中,时常面对如何将实力转化为影响力的问题,而实力转化为影响力的第一个有效方式,就是为应对重大国际挑战做出关键贡献。无疑,当前的朝鲜问题算得上重大国际挑战,中美俄多个大国与世界重要玩家都在其中。实力与影响力的较量令局势变化莫测。某种意义上,此轮朝鲜危机也为中国实力转化为影响力提供了重要平台。本章为实力转化影响力系列一:时机。